第一百九十八章,答案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甲一大叔啊?有事吗?”我开口问道,装作渚幽的不复存在。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桌子上正在吃放的渚幽,说道:“我的人刚刚看见洛邛从货舱里带了个东西出去,想来看看是什么东西?”

  我瞄了一眼渚幽,说道:“只是一个小东西,不劳你费心了,我会处理的。”

  “现在这个状态,我想还是将这种危险的东西交给我们吧。这应该是一头妖吧,你私藏一头妖,我想你得向沙老去解释一下这件事。”甲一大叔的性格是绝对秉公执法,从来没有一丝含糊,洛邛脸色一板,喝道:“你们什么意思?是怀疑我们和妖族私通?太可笑了吧,要不是我们,这艘船上很多人都没命了!”

  “一是一,二是二,既然沙老让我负责船上的安全,我就要秉公执法,这边请吧。另外,这头妖我们也要收缴。”他的人走进船舱中,洛邛有些冲动地想反抗,却被我按住了手腕,我摇摇头说道:“我正好也有事要找沙老,走吧。”

  沙老的船舱在另一条船上,也是船队最中央最大也最坚固的一艘船,船舱很大,医疗队的本部就在沙老的船舱旁边,我站在门口等着,没一会儿船舱门从里面打开,我看见了昏暗的屋子,欧式的沙发看起来没有任何光彩,桌子和角落里堆满了书,墙壁上挂着一个老式的钟。沙老躺在床上,正在吊水,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围着沙老来回走动。

  “等一等,沙老正在接受每天的身体检查。”旁边的警卫说道。

  全身插满了管子,看起来像是抢救一般的样子哪里像是检查,还是每天都必须进行的,在这间光线并不算充足的房子里,感觉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棺材。我站在门边,纵然还未走进去却也能清楚地感觉到迎面而来的暮气。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后,医生收起了设备,沙老从床上爬了起来,船上衣服,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着上半身的沙老,褪去了威严的光环,如同任何一个路边行走的老头,孱弱的身体,没有多少肉而垂下来的皮肤,以及背部那一个个看着触目惊心的伤疤,证明了他曾经走过的路和他现在的衰弱。

  他船上衬衫,旁边的秘书走上来为他套上一件白色的西装,梳理他有些凌乱的银发,再转身的时候看起来精神好了一些,望见我后招了招手,我这才得以走进去。

  沙发很软,全套欧式的家具本该看起来很洋气,但在此时此刻却显得有那么几分沉重。面前的茶几上放着已经凉了的咖啡,秘书立刻给我们换了,接着退到了一变。穿戴整齐的沙老好像又变回了原样,他用手抓着拐杖的一端,平静地说道:“甲一在电话里和我说了,你们抓住了一头会说人话的小妖,但没有带给我,为什么?”

  “因为没有必要,该问的我都已经问了。”我毫无惧意地回答。

  “哦,那应该能告诉我你都从那头小妖的口中知道了些什么吗?”他喝了口咖啡,动作很慢。

  “我知道,我们航行的方向并非是直通仙山墲倘,我也知道我们正在接近一座巨大的妖山。这些就足够了。我想您不会不知道吧,我们不是在寻仙,而是要去攻打妖山是吗?”我开口发问,语气之中竟然不自觉地加重了一些,甚至连旁边的秘书都对我咳嗽了一声。

  沙老摆了摆手,秘书很知趣地走了出去,关上门,房间内就剩下了我们两个人。

  “你有没有考虑过,妖都是奸诈狡猾的,它或许在骗你。”

  “我想它没那个胆子。但我不理解的是您为什么如此执着于仙山计划?上一次我就问过您原因,但您没有说,这次我请您一定要告诉我,为什么您一定要去仙山,给我一个理由。”

  “我不告诉你,是因为还没到你知道的时候。但你一再追问,我给你说个故事吧。”他又喝了口咖啡,我留意到在咖啡杯边缘残留的红色血丝,他放下杯子说道,“在中国的南部,有个放牛娃,家中有五个兄弟姐妹,父母很辛苦,身为大儿子的孩子没有钱读书,甚至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但他很懂事,会帮家里做很多事,照顾那些如同雏鸟般嗷嗷待哺的弟弟妹妹们。只有下雨的时候,父母在家不出去田地,才会冒雨偷偷跑到村子里唯一的私塾旁偷偷看,偷偷学,以此来满足自己内心的好奇。这样的孩子,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一生便如此,长大后是个农民,成不了大人物。但没想到,在他成年之前爆发了战争,他们的村子很快就被攻占,在村子被攻破的时候,他带着一群弟弟妹妹躲进了家里的地窖中。但没有吃的,年幼的弟弟妹妹们甚至饿的痛哭流涕,无奈下他只能趁夜色偷偷冲出去找吃的。村子里的人大半都死了。孩子很害怕,知道不能留在村中,就摸索着逃出了村子,想在田野或者山里找点东西果腹。没想到,在村子后面最高的那个山头上,他看见一道白色的光,很强烈的光,他听说那座山里有仙人。如果真的有仙人,或许能救他的弟弟妹妹和整个村子。于是他爬上山顶,看见白色的光芒中站着一个人。孩子甚至都没看清对方的样子就跪了下来,希望他拯救村子。只可惜,那个人最终却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便消失了。疲惫和饥饿席卷而来的孩子晕倒在地,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天,他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急忙偷偷地溜回村子内,当打开地窖的时候才发现,躲在地窖中的弟弟妹妹们都已经饿死了,还有两个因为受不了饥饿跑出来被发现钉死在了墙上。残忍的现实让孩子再次昏迷,再醒过来的时候,村子已经被自己的部队拿了下来。自己的军队在废墟中发现已经快饿死的孩子,救了他一命。而那一家,那个村子,只有他一个幸存者。”

  我沉默着听完沙老的絮叨,接着才问道:“那个幸存者就是您吧?这个故事就是您的故事吧……”

  “你问我为什么一定要执行仙山计划,我可以告诉你答案,而如果你听过这个答案后却要反对我,或者阻止我,那我会把你关起来,直到仙山计划结束为止。但如果你试着反抗,我可能会让甲一杀了你。会有这样的结局,你还要听吗?”

  我没有丝毫犹豫,开口问道:“您说吧。”

  沙老点了根烟,笑了笑道:“正如你所见和知道的,我就快死了。医生说按照现在的医疗水平,如果我不到大医院接受最先进的治疗,包括化疗,放射性物质之类的东西的治疗的话,我就会死。可我拒绝了他们的提议,我告诉他们,只需要告诉我时间,并且尽力拖延我的死亡就好。人总会在快死的时候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说是任性也好,说是怪脾气也罢。反正快死了,做什么不行呢?我们正要去的地方的确是仙山墲倘,不过在久远的时光中北斗天尊放弃了这座道场,才会被妖族霸占。但是墲倘的核心部分,也就是北斗天尊打坐过的地方是妖族绝无法靠近的地带,都说仙人有起死回生之能,我想到北斗天尊打坐过的地方,以请神之法请他现身,然后让他复活我死去的弟弟妹妹们。”

  “你疯了吗?”当沙老说完的一刻,我几乎是脱口而出了这样一句话。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执掌乾坤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超级教练超神级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