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白衣仙官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再多改变,也无法抹去你身上的邪气,此地,你将埋骨。”

  “哎呦喂,自信满满啊!那来吧,看看谁比较厉害。”戴上扳指后的我对自己也是相当有信心,对方横老子也不虚,如果戴上扳指还干不过他,那我只能认栽,死的也不冤枉。

  金白两色光芒再度缠绕而来,我早有准备,当对方手臂落下,金白色强光再度释放,直冲我而来,我向后退了小半步,强劲的气息凝聚在双手之中,看准金白两色光芒袭来的一刻猛地将手按了下去,喝道:“定!”

  任何法术,无论看起来多可怕邪恶或者光彩照人,但说到底还是纯粹的气息和能量的运转,脱离不了世间万物。如果在不知道对方法术如何破解的情况下,以最原始也最强劲的手法直接压制能量的运转是破招的最佳选择。

  我将自己双手间强大的气息完全打了出去,气息强大到甚至肉眼可辨,化作了两个漩涡将直冲我而来的金白色光芒给挡了下来。但和我预想的不同,我以为靠这一招能将这两道金白色的光芒给挡回去,但没想到的是,气息只是将金白色光芒给制衡了下来,强大的金白色光芒还是将我往后推了足足得有五六米。

  比我想象的还强!我放下手,却看出对方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惊讶。

  “作为凡人,你很出乎我的意料。”他开口说道。

  “别废话,还是要杀我是吧?”扳指的功效是有时间限制的,我不想在和他逼逼的时候浪费时间。

  “你有资格,见证墲倘之光。”他双手举起,房间四周墙壁上开始冒起金色的光,我左右仔细一看,那些光都来自于墙壁上一个个不起眼的圆形壁画,圆形金色的光汇聚在男子面前,一共六道,他伸出手按在了金色的光芒汇聚之处,随后手臂一点点抬了起来,随着手臂的抬起,金色光芒中开始闪烁金属的光芒。

  “兵器?”我像是看出了一些门道,抬手一掌打出,火焰化作巨大的龙状直扑对面的男子而去,张口就将男子吞了下去,火龙撞上地面后立刻爆炸,掀起的狂风甚至点燃了四周的墙壁和嵌在墙壁上的书籍。我脸色一沉,因为金色的光并未消失,火龙也没能将男子吞没。当火焰溃散到了地上之后,男子的面前是一把金色的剑,三尺场,上面有流水纹路。

  我面对过很多危险,其中不乏一些寻常百姓闻所未闻的可怕事情。但即便我对危险的来临是有预感的,可却从没有一次和今天这般预感强烈。

  那把剑,那个身穿白衣不知是仙还是鬼的男子,那六道看起来辉煌盛大的金光。

  当这三样东西组合起来后,我感觉到头皮有些发麻,甚至连我手上的扳指都无法带给我任何信心。我真切地感觉到,死亡似乎正对着我悄然张开双臂。

  “五行齐聚!”当预感危险来临的时候,我做出了最果断的选择,用出自己最强的招数。五行力量被强制聚集,无法估量的气息汇聚于双手之间。代表五行的光芒像是调皮的精灵齐齐涌来,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将五行气息融合在了一起,紧接着狠狠推了出去。

  这一招曾经帮助我打败过强敌,让我有些不堪重负,连连喘气。而对方伸手一点,金色的长剑自己从地面上飘了起来,剑身上的流水纹路闪烁不灭,五行气息震的整个房间摇晃不停,白衣男子却伸手一转,长剑平举,接着直刺而出,剑锋很快就和五行气息撞在了一起。激烈的碰撞带动出一连串的火星,可怕的能量冲击掀起狂风,将我往后推。我在面前释放了一堵石墙,然而,很快石墙也被风暴摧垮,我被强劲的大风推到了墙壁角落中。

  虽然还未分胜负,但我心中却惴惴不安,因为有种不好的感觉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果然,没过多久,五行气息就开始溃退,那把神秘的长剑刺破了五行气息,接着冲着我飞了过来。

  败了!

  面对这一幕的时候,我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败了!以扳指的力量同时催动最纯粹的五行气息居然还打不过对方那把剑,我用了全力,而对方甚至还没出底牌。这样的胜负早已失去了悬念,我必将惨败!

  长剑化作一道电光,刺中了我的肩膀,同时力量很大,直接贯穿了我背后的墙壁,剑锋插入墙壁后我惨叫一声,想将长剑拔出来,但手只要一碰到长剑就立刻被奇怪的电弧攻击,我尝试着摇晃手臂,但长剑插的很紧,丝毫没有动摇。

  他飘了过来,落在我面前,我举起另一只手想要反抗,却见他伸手一挥,金色的光芒压住了我的另一只手,失去了最后的抵抗手段,缠绕在我心头的可怕念头越来越重,我知道,那是因为死亡距离我越来越近。

  他抓住了我那只戴着扳指的手,将扳指给拔了下来,带出一连串的血花,失去了扳指后我被激发的潜能立刻消失,身上的气息也快速衰退,经络空了下来,我疲惫的好像好几天没睡过觉,甚至都没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低着头,如那垂死的骆驼。

  “杀我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问……”在他观察扳指的时候,我连续喘气,好不容易平复了疲惫,勉强开口说道。

  “说吧。”他甚至都没抬头看我,一直盯着扳指。

  “你是仙人吗?”这是我最大的疑问。

  等了片刻后他才回答道:“我是仙官。”

  这个回答虽然我已经猜到了,可还是吃了一惊,真的是仙人,我居然见到了传说中的仙人,而且还和仙人动过手,这就算是死了也值了啊!

  “你是北斗天尊吗?”我接着问,满怀期待,甚至忘记了他还想杀我。

  “当然不是,天尊已经不来此地很多年了。”这倒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如果今天在这里的是北斗天尊,那我估计连戴上扳指的机会都没有。

  “可墲倘仙山已经被妖族霸占了啊,你不知道吗?你不是应该留在这里替北斗天尊管理道场的吗?”我接着追问,一口气说了很长的话,害的我连连咳嗽。

  听到我的这个问题,他慢慢转过头来瞄了我一眼后说道:“这里曾经是仙尊的道场,但早已被废弃,我奉天尊之命来此管理的只是这个藏书馆,至于墲倘仙山的其他地方即便是妖邪遍地,也不关我的事。唯有此地,不可侵犯。”

  “这里是藏书馆?天尊当年是在这里打坐的吗?”虽然对于他话里的逻辑不怎么理解,但我还是抓住机会接着问道。

  “呵呵,当然不是,天尊打坐的地方在墲倘仙山之巅,千花月树之下。我都说了这里是藏书的地方,对了,这枚扳指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是五年前我从三江鬼城的地下拿出来的。”我如实回答,没想到他却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撒谎也不撒的高明点,三江鬼城地下机关重重,怪物无数,岂是你这种凡人能闯的过的?说实话!”

  “骗你干什么?这真是我从三江鬼城带出来的,我也是唯一一个走出那里的人。对了,你有办法能请天尊降临吗?”想起了沙老的嘱咐,我还是问道。

  “你要干什么?大难临头想请天尊开恩?”

  “当然不是,只不过是有个老头托我问天尊一些事,他想复活自己早年间死去的兄弟姐妹。”我这么一说,没曾想却听见白衣仙官笑了起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邪御天娇逆剑狂神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带着农场混异界武逆乾坤官路弯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