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邪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渚幽反应极快,我刚感觉到有风,它就立刻钻入了后面的书堆中躲了起来。随后仙官的声音便在我身后传来。

  “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枚扳指我戴不上去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如同解开了一道难题的孩子,很兴奋,甚至还有一丝不成熟的雀跃。

  我回过头,他站在我背后,手里捏着那枚扳指。扳指散发出淡淡的光芒,而这种光芒就和我戴上扳指后扳指发出的一样。

  我没开口,他却兴奋地抓住了我的手,开口说道:“因为你的血,你的血是催化剂,正因为你的血才能让扳指发动特殊的效果。”

  “你能戴上去了?”我低声问,其实这扳指到底为什么会对我有效果我一直不清楚,但毕竟是我最大的底牌,如果我最大的底牌变成人家的了,心里还真是挺失落的。

  “我还需要你的血,再给我点你的血!”说话间他再次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在我还未愈合的手指上再次划出伤口,鲜血流下来后径直滴落在了扳指上,扳指的光芒更亮了几分,但并非夺目或者特别璀璨,而是深邃的幽光,如同夜晚小路上挂在墙壁上的路灯。

  “如果我能戴上这枚扳指,按也许我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我替天尊在这里守了这么多年,终于该到我离开的时候了。我可以返回仙界,将这枚扳指交给天尊。等到了那时候,我或许能在仙界某得一个更高的位置,不用再被当成可怜虫。这枚扳指,会变成我的转折点。”他说话间就要将扳指套上自己的大拇指,但当扳指落向其大拇指的一刻,那层无形的隔阂却依然存在。扳指依然压不下去,以至于仙官脸色大变,开口喊道:“怎么还不行,为什么还不行!”

  “显然,你的方法有问题。我的血明显不是关键……”我耸了耸肩道。

  “不会的,扳指发光了说明我用你的血刺激扳指的方法是没问题的,一定是你的血还不够多,一定是这样,我还要你的血,把你的血给我!”他伸手抓向我,看起来似乎已经冲昏了头脑,面对这样一个疯子,而且是个本事高强的疯子,我本能地向后退,但仙官伸手一抓,我便又被那股奇怪的力量给推了过去,却见仙官一手抓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按住了我的手腕,这一回直接切开了我的手腕。普通人都知道,手腕伤的动脉如果被切开后是会一直流血的,但如果刀口不深,那么时间一长,伤口就会自动止血,所以那些割腕自杀的,如果不将手泡在温水里,那自杀也死不成。我的血大量往外流,仙官随手一挥,一个杯子落到了他的手中,被其用来盛放我的血。没过太久就灌满了整整一杯子。

  “这么多血应该够了,哈哈……”他松开了我,狂笑着飘远,而我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本来就因为和仙官战斗而受了伤,伤势还没好透,现在又被放了血,脑袋立刻昏昏沉沉起来,站都站不稳,身子摇晃,脚步也有些打飘。靠着墙,用衣服捂住了伤口,接着运转气息冰封住了伤口,但即便如此,失血没那么快造回来,我甚至都没力气动一动自己的手臂。

  “小子,小子……”我听见旁边书架上传来声音,勉强转过头去,看见渚幽躲在书架上看着我,轻声说道:“喝点酒,快喝点仙酿,再吃点肉,这玩意儿补身体的,快。”

  随后我才发现,刚刚给渚幽倒的那杯酒已经放在了我手边能够得到的地方,我勉强笑了笑,虚弱地说:“多谢。”

  费力地将酒杯拿了过来,抿了一口后,酒水落入腹中,感觉淡淡的暖意,同时一股元气在腹部回荡,让我昏沉的头脑渐渐清醒起来。

  等我将一杯酒喝完之后,基本上脑袋已经彻底清醒了,只是手脚还是有些乏力,但性命肯定无忧。看向前方,得到了满满一酒杯血的仙官,将扳指丢入了酒杯内,大约过了五六秒后酒杯中绽放出强烈的光芒,这一次出现的光芒倒是可以用灿烂这个词来形容。强烈的光甚至冲破了仙官四周围绕着的白光,同时酒杯内有奇怪的烟雾飘荡,从我这个角度看去,这飘荡的烟雾看起来却好似有几分像是鬼魂或者人的脸。

  “看见了吗?你的血是有效果的,这一次我一定能戴上它!”说完,他将手指伸进了酒杯中。

  就在这一刻,我心头涌起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又或者说是某种预感。好似能预见到即将发生的惨剧,他的手指在酒杯中搅动,像是在搜寻落入鲜红血液里的扳指。脸上还带着满足而兴奋的笑容,但这个笑容却在下一秒突然消失了。

  也与此同时,我预感中的可怕突然到达了顶点。

  仙官面色变了,他试图将手指收回来,可好像有什么东西牢牢地吸住了他的手指,以至于让他甩不掉酒杯。而杯子里的血液却开始逆流而上,从液体变成了可怕的触手状的物体,缠绕着攀上了他的身体,从手指一直往上蔓延,很快就到了手臂,再从手臂向上,延伸到了肩膀,很快他的整条手臂加上半边肩膀被我的血液覆盖,而其脸上却满是惊恐和措手不及的害怕。

  “你怎么了?”我也惊讶地问道。

  “别过来!”仙官对我大喊,随后举起另一只手,手心中覆盖强烈的白光,一掌打在了他的肩膀上,我看的出这一掌比起之前对我的时候用的功力更多也更强。然而,却还是于事无补,他这一掌打上去后半分作用都没有,血气只是稍稍散去,竟然没有一丝一毫地受损。反而是因为吃痛,仙官自己惨叫起来。

  这种时候,我是帮不上忙的,就算能帮上忙我也不会傻呵呵地冲上去。定睛一看,不难发现,真正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是因为他手上的那枚扳指,他的的确确戴上了扳指。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戴上扳指的时候,虽然扳指吸走了我一部分血液,心中有些惊恐,但随之而来爆发出的可怕潜能以及强悍的气息驱散了我心中的惊恐,我开始接受并且熟悉这份力量。当然,却也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的状况,扳指并没有想要吞噬我。而此时此刻,仙官却给我一种即将被扳指,或者说是被扳指的力量吞噬的感觉。

  “这枚扳指,果然还是没找到方法。这条手臂,不能留了!”他大喝一声,如同那些在野外被毒蛇咬伤,无法得到医治的人,为了保住自己就只能切下自己血肉,防止毒素地蔓延。话音才落,其面前的地面上汇聚大量金白色的光芒,旋即有闪烁着光芒的仙剑从地下升起,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正是之前对付我的流水纹路仙剑。单手握住剑柄,挥剑向下,从下方向上切。我微微闭上眼,有意地不去看即将发生的断臂流血画面。然而,预想中的惨叫声却没有传来,我回过头看去,居然发现那些缠绕在他手臂上的血液竟然分化出一部分挡住了想要切下手臂的仙剑。

  “我的血……不对……是这枚扳指怎么会有自己的意识?”

  此时此刻仙官和我的想法肯定是一样的,他打定主意断臂自保,但被这么一拦顿时有些慌乱。而就在他慌乱的同时,原本仅仅缠绕在他手臂上的血液竟然开始扩大化,并且向他全身吞噬而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带着农场混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