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吞噬和重生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怎么会这样的?你的血有问题!”仙官惊慌地喊叫着,仙气攻击,刀剑劈砍都没有任何作用,在这种情况下,这位灰发的仙官终于无法保持冷静。而蔓延开来的血液已经袭上了他的身体,包裹住了他大半的身体。

  “关我鸟事!”我心中暗骂,当然不敢冲过去,虽然覆盖在他身上的血液是从我体内出去的,但我可以保证,这玩意儿这么厉害,和我可没有半点关系。

  强大到我开启了潜能也敌不过他两招的仙官,慢慢弯下腰,双膝终于还是在重压下着地,他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血液已经覆盖上了他的全身。

  “我只不过是想回仙界,我是天尊手底下无数仙官中的一个,被派到这个鬼地方已经那么久了。没有仙界的命令,没有天尊的同意,我不能擅自回到仙界去。这藏书馆是关住我的可怕地方,我不想留在这里,我想回到天上去!”似是生命走到了尽头,也像是终于要迎来可怕的死亡。他的呐喊声让我心惊动魄,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亲眼目睹一位仙人的死亡,这太夸张也太超出想象,更何况他的死很有可能是因为我的关系。

  “但我依然是仙,是高高在上,俯瞰大地的仙,我不能就这样死去,我不甘心!”人也是野兽,仙人也会为了求生而挣扎,我是充分见识到了这一点,当血液开始爬上他的脸,仙气和金色的光芒不复存在的时候,他举起手,开口道:“我不会就这么完了,即便这具身体不要了,尸解成仙,我当个地仙也总比死了好!”

  他双拳紧握,狠狠一砸地面,我分明看见他背部的脊椎好像往外暴出来了一寸,接着从整个后背散发出金色的光芒,低着头,口中咆哮起来。

  “只要不死,百年之后我还有机会再次成仙!”他的身体开始分裂,金光越来越亮,爆炸般地能量席卷整个藏书馆,将四周的书架吹飞,我也在风暴中被吹的撞到了墙角上。

  “啊!”

  尸解对于一个修道的凡人而言是不可触碰的圣殿,很多修道之人都达不到这一步,能尸解就说明道法到了一定的境界,纵然只能成个地仙,但总好过死了之后投胎转世。然而,尸解对于已经飞升的仙家来说,那却是灾难。一旦尸解成了地仙,再想飞升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就好比当了一次总统,被赶下台后还想参加竞选,那怎么可能上的了台?

  可此时此刻,放在他面前的只有这条路,纵然是地狱也好过消亡。

  金光盛大,甚至遮蔽了血光,也刺痛了我的眼睛。我赶紧闭上眼睛,微微低下头,等了好久之后才似乎感觉到强光消散了一些。再睁开眼睛看去,整个藏书馆一片狼藉,墙壁被打穿了一条条裂缝,而那些镶嵌在墙壁上用来照明的宝石也被冲击波毁去了一大半,这造成房间内光芒黯淡,看起来阴森了不少。

  “喂喂,小子,没死吧?”我听见渚幽在喊我,我应了一声后,它听着声音找了过来,见到我后急忙说道:“小子,咱们这次摊上大事了!”

  对于渚幽的话我并不怎么在意,毕竟这头小妖说起话来总是不着边际,夸张的表情加上有些过分夸大的词语让它有时候看起来很好笑。

  “什么大事啊?你妖族的秘密不保了?”我推开因为震荡而压在我身上的书,扶着墙站了起来。

  “那边,就是那个仙官,他娘的,变了!”我一开始并没有理解它所说的变了是什么意思,挠了挠头问:“什么变了?他都尸解成地仙了,现在应该就剩下个魂了。”

  “你瞎啊,自己看!”它指了指前方,我这时候才回头看去,这一看脸色顿时大变,也终于明白渚幽所说“摊上大事了”是什么意思。

  按照道理来说,尸解成地仙,如同字面意思,身体会随着尸解消失,魂魄会保留下来,升华并且拥有地仙之位。说的直白点,成为地仙后是没有身体的,就个魂飘着,当然鬼差是不敢来拿,判官也管不到,算是成了事了。但我眼前看见的仙官却还是直挺挺地站着,他的身体并没有尸解,而且看起来完好无损,更令我惊讶的是之前覆盖在他全身的可怕血液也消失不见,在昏暗的灯光下,他戴着扳指,站在藏书库的中央,灰色长发垂在眼前,看起来诡异而令人畏惧。

  “怎么会还有完整的身体?”我吃惊地低语。

  刚说完,那边仙官忽然抬起了头,骨头发出“咔咔”的响声,我立刻和渚幽往旁边挪移,躲在了倒下的书架后面继续观察。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这个仙官看起来和刚才不同,虽然样貌什么的都没变化,但偏偏给我一种更冰冷,甚至可以说是无情的感觉。

  我低声道:“咋回事啊?你看出门道来了吗?”

  渚幽凑到我肩膀上,对着我低声说:“不知道,不过好像是换人了。”

  “他娘的,说清楚点,什么换人啊?”我没听明白渚幽的意思,渚幽皱了皱眉头说道:“我的意思是,现在站在我们俩面前的可能不是那个仙官,就像鬼魂附身在人的身上一样,换了一个人!”

  “难不成是鬼魂干的?”我刚说完就觉得自己忒傻,天下间哪个鬼魂敢附身在仙人的身上,又有哪个鬼怪有这样的本事?

  我正想说话,对面的仙官活动了一下肩膀,大风吹过,灰色的长发吹到了他的眼前,他伸手抓了一把,几根灰色的发丝脱落而下,他看了看后竟然自言自语道:“这头发真难看,还有这身衣服,太难看了!”

  这时候我能清楚地看见他手上戴着的扳指,扳指没有任何反抗,看起来就像是戴在我手上那般合适,亦或者说是更加合适,因为我戴上扳指还有时间限制,而眼前这个仙官仿佛变成了扳指真正的主人。

  他话音落下后,围绕在他的脚四周飘起层层烟氯,这些烟化作黑白两色,缠绕着攀升而上,包裹住了他的身体。等片刻后烟雾散去,再出现在我和渚幽眼中的仙官已经彻底变了面貌,灰色的头发变成了黑白两色,连带着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黑白两色的,白色的底子,黑色的绣纹,看起来平添了几分英气和霸道。

  “脸变了吗?”渚幽开口问,我摇了摇头道:“看不清楚,光线太暗了。”

  从我们这个角度是看不见此时此刻仙官的脸,他这一身行头说变就变,让我开了眼界,接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仙官看起来似是有些不适应,接着便走到旁边书架上,取下了一张金色的面具,这面具被炸断了一半,戴上之后只能遮住半边面容。

  他轻轻一挥手,长袍在风中摇摆,扳指闪烁幽光,回过头竟然看向了我们这里,接着开口说道:“躲在暗中,何故?”

  这里也没别人他说的肯定是我们,既然被对方都发现了,我和渚幽也就不躲藏,战战兢兢地走了出去。越是靠近此时的仙官就越是感觉寒意逼人,好似一层层的寒气往骨子里钻。

  “仙官大人,你怎么……”我试探性地问道,但问到一半却瞄见了他的眼睛,原本仙官的瞳孔是边缘一圈为金,但此时此刻竟然变成了全部金色,看着让人心中生畏,因为有些害怕所以剩下的问题被我自己憋了回去。

  他转过头来,面向我们,身子飘在空中居高临下。

  眼神无情,气势无情,此人定然不是仙官,也感觉不出妖魔之意,但比仙官和妖魔都更令人畏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武逆乾坤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人性禁岛官路弯弯斗罗大陆大道主超级教练永恒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