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都是大人物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我不是仙。”他的话很干脆,也省得我继续问了。

  “那……如果您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一下我您的大名,毕竟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对于你们天上的人事关系不怎么了解。”渚幽笑了笑说道,这小妖怪的表现足以说明一点,眼前这个人肯定让它极度害怕,以至于不敢随便招惹。渚幽的尿性我还是知道些的,它这家伙别看实力不怎么样,也就智商高了点,能流利的口吐人言,除此之外没什么本事,但眼光可不是一般的高。整天拽的和老子天下第一似的,遇到妖王估计都不买账,碰上仙官也就是避一避,躲在一旁该吃吃该喝喝。但看见眼前这个披着仙官外衣的人却如此恭敬,说明这个人给它的感觉是压倒性的。

  对方看了看渚幽,随后冷着声音说道:“祖妖山的妖将吗?”

  “是的是的,大人您眼光真是厉害,一眼就看出了我的身份,不过遇到点事儿,沦落至此。要是大人您能抬抬手帮我一把,小的我自然感激不尽。”

  “我的能量你承受不了,哪怕一丝你也会爆体而亡。”对方直接拒绝了,渚幽一脸不甘的表情,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见对方眼神中有些不耐烦,立刻乖巧地闭上了嘴。我在旁边看的好笑,咧着嘴说道:“你不是牛吗?倒是牛逼一个试试看啊。”

  “你……”对方看向了我,我立刻闭上嘴巴,望向了对方。从那双金色的眼睛里好像能看见什么,带着落寞和悲凉,又有隐藏在深处的野心和期望,但更多的是如同死寂一般的冷漠和悲戚。

  “代我向你师傅问好。”他忽然这么说,我一怔,渚幽则用怪异的眼神看了我几眼。

  “我没有……”我刚想解释,他却伸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扳指你替我保管了一阵子,这是谢礼,以后有缘再见。”说完后他甩了一下袖子,转身往黑暗中走。他这一拍,我立即感觉有奇怪的气息钻入了我体内,很强劲,强劲的就像是在我身体内刮起了一场可怕的风暴。以至于我身体内的每条经络,甚至是最细枝末节的经络也变的鼓胀起来,已经消耗了很多气息的丹田立刻充盈起来。但很快,这些气息就消散于我的经络之中,我也没有施法,也没有释放气息,就这么消失了,但身上的伤,无论身体上的还是身体内的,都好了个透,状态完全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拍了拍我就治好我的伤了?厉害啊。”我活动了一下肩膀,吃惊地自言自语。却看见旁边的渚幽正用异样的眼神盯着我,低声道:“你师傅是哪位高人啊?”

  这厮果然因为那位神秘高人的一句话就开始怀疑我,我这时候点穿就傻了,还不如装作神秘的样子,笑着说:“我师傅的名讳不能乱说,他老人家是天上一等一的大人物,我一直都不敢随便在外透露。怕惹他老人家不高兴,等有机会自然会告诉你的。”

  “哦……我就说你运气这么好,这么年轻就这么高强的本事肯定不会没来头。有机会给我引荐一下,如果能治好我的伤,嘿嘿,以后我唯你马首是瞻!”说到这里,渚幽这张小妖怪的脸上如同乐开了花,谄媚的笑个不停。

  我心中冷笑,旋即将话题转了一转,开口问道:“对了,刚刚那位高人说你是什么祖妖山的妖将,你也没否认,说说吧,这祖妖山是咋回事?”

  我先前一直以为这小妖怪没什么本事,但经此一看,它估计还真是虎落平阳,原来可能真的大有来头。听到我的问题,它立马回答:“我也不瞒你,我本名的确叫做渚幽,但原来不是这个样子。我乃是祖妖山大妖将,从上古时代开始就横行天下,你们所说的什么饕餮,穷奇,当年也都是认识的,也都打过架。只可惜,后来祖妖山遭难,我被波及打伤,本体不保。化作年幼之躯,最终落入凡间。这么算起来,已经好几千年了,但身体内的暗伤没有办法可以医治,所以迟迟无法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了个乖乖,这还了得?表面上我依然保持镇定,但实际上心里却大大的吃了一惊,就说这小怪物来历很大,没想到这么大。能和咱们神话故事里的饕餮,穷奇之类的玩意儿打架,还是什么祖妖山的大妖将,估计厉害的很。

  “祖妖山是啥?”我又问。

  “祖妖山乃是妖族发源之地,为女娃道场,由圣兽看管。悬浮于三重天外,麾下四大妖帅和十大妖将,我便是十大妖将其中之一。不过那都是上古时代的事情了,早在你们这些文明建立之前的上万年,祖妖山就遭到重创,圣兽被击伤,娘娘也不知去向。其中几块碎片落入人间,化作几座大山。也从那时候开始,才有了你们人间的妖物,原本大妖都在三重天外,谁来这地上厮混。”它越说越玄乎,但我听听却又有些相信,感觉不像是骗人的。

  “你师父应该很厉害才对,这些都没告诉过你?”它奇怪地问道。

  “额……”我立马一愣,接着笑着说道,“我师父放我在人间历练,不管不顾,将来有了成就才能再回山门,我们门下弟子都是这么锻炼过来的,叫做红尘洗练。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混的这么惨?”

  我也是凭空瞎扯,渚幽明显有些不相信,但还是点了点头道:“现在仙官也走了,我们怎么出去啊?”

  环顾四周,刚刚的震荡破坏了藏书馆的格局,也震动了藏书馆四周墙壁上的阵法,让大门上的封印没那么坚固,我想了想后说道:“如果我的扳指在手,激发潜能,或许能打碎这扇门再冲出去,但现在扳指被那个人带走了,我没有把握。”

  “激发潜能?”渚幽低着头想了想后说道,“刚刚那位大人说送了你一份谢礼,是什么?”

  “应该就是治好了我的伤吧,我现在精神也很好,失血和内伤都消失了。”我开口回答。

  “不可能!那么厉害的大人物居然只是治好了你的伤就算是谢礼了?他哪怕送出一丝气息都足够将我的伤治好甚至可能让我爆体而亡。”

  “那个人,真的那么厉害?”我有些不相信地问。

  “这么说吧,如果仙官是一头蚂蚁,那刚刚那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头真龙,就是这么大的区别,你说呢?”这个比喻倒是形象的很,我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乖乖,这么厉害的人说我有师傅,脑子坏了吗?心里想归想,但似乎渚幽说的没错,这么厉害的人物如果只是治好了我的伤,未免有些小家子气了。

  “刚刚他的确是打入了一道很强的气息进入我体内,但很快就消失了。”我回忆道。

  “是消失了还是被你排出去了?”渚幽立刻追问。

  “是消失了!我可以肯定没有排出去。”我也马上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这样的话,你试试看做一些你平常做不到的法术。”

  “啊?”我没明白他的意思。

  “别废话,快试试!不对,我是说别等待了,快试试……”它觉着自己用词不当,立刻改口客气地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举起手来,平时我想同时操纵两股不同气息的五行之力都很困难,就先从这个开始,左手一翻,火焰冒了出来。我深吸一口气,右手接着一翻,出乎意料的是寒气就这么出现在了我的手心中。

  没费什么力气,但我却轻易地控制了两股相克的五行之气!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执掌乾坤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超级教练超神级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