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石斑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火焰缭绕,我吐出口中的青烟,接着说道:“我一开始也和你想的一样,觉得阿光找错对象了,如果想买,那老外带上阿光自己去谈价钱,如果想偷,那老子又不是贼。结果阿光却告诉我,原本他们是想去买的,可偏偏遇上那户人家出了事。原本答应把缸卖给他们的老家主这几天突然暴毙,死因据说是突然脑溢血,人从楼梯上摔下来了,脑袋撞在墙上当时家里也没人,就去了。老头一死,自然要分家产,这个缸也就成了家产的一部分,老头的几个儿女听说有老外要买这个缸,立马就觉得能值大价钱,所以闹着不肯卖。阿光就替老外出主意,找个圈子里的人吓唬吓唬他们,弄点小法术,再不行弄个鬼出来吓了人,别人自然就肯卖了。但没想到,阿光找的人心术不正,吓唬了那家人后,那家人立刻觉得这缸有问题,就把缸给丢了,阿光找的人就将这缸给捡了去。却没交给老外,相反还问老外要钱,这事儿圈子里也不少见,过河拆桥生意做了一半抬价,都不要脸。阿光也是收了老外钱的,所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自觉丢了面子,就找那人谈,但那人咬死了要一大笔钱不然不交出这缸,双方谈不拢,阿光这才想找个圈子里的高手把那人拿下,再把缸带回来。”

  “我操,这事儿听着有些玄乎了。”胖子也来了兴致,开口说道。

  我笑了笑道:“我当时觉得这单可以接,那人底细我也摸了个清楚,不是什么高手,但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圈子里也算的上是一号人物。我当天接了单,就去了南京。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那人的住处,本来我还想着来个先礼后兵,一上来争取不动手,能说道理就说道理,如果对方实在是不肯把缸交出来,我就动手。可没想到的是,等我到的时候竟然发现那人也死了!”

  “死了?咋回事?”袁凤用手撑着下巴,不解地问。

  “我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检查了一下后,这人死的也是奇怪,面部通红,脑袋上有个大洞,旁边的墙壁边上放着一把锤子,这锤子上沾着血迹。房子是那种租住的临时屋,看起来也没怎么拾到过,所以瞅着乱糟糟的。我觉得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争斗,有人用锤子敲死了这家伙。但门窗都是好的,加上本来找凶手破案这类事情和我也没关系,那是警察同志的活儿。我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只要能找到那口缸,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嘿嘿,还别说,我当时在屋子的角落里看见了那口老外拼了命想要的缸。盖在黑布下面,比我平时看见的水缸要小一圈,从外部看造型好像也不太一样,两边是有扶手的样子,我当时走过去把黑布这么一掀,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说到这里,便见胖子他们纷纷摇了摇头,我抽着烟,笑呵呵地说:“这可不是缸,而是一口鼎!”

  缸和鼎的样子是有很大区别的,用处也不一样,这前者是用来盛放东西的器皿,后者则一直是宗教信仰的某种代表。但放在我年轻那会儿,知识文化水平都不算特别高的年代里,有不少人会把这两样东西给弄混,看着差不多就以为鼎也是缸,往往会闹出笑话贻笑大方!

  “啥鼎啊?什么来头?”胖子眼睛贼亮,但凡提到宝贝他就兴奋。

  “这鼎我说不上什么来头,左右两边刻有祥瑞神兽的模样,大鼎上的两个把手是两条盘踞的蛇,蛇头往外冒,底子我当时摸了摸估计是铜的,下面支撑的四个脚上还刻有蝙蝠纹路,铜鼎的正面则刻着一些文字,但年代久远磨损的厉害,依稀只能看出其中的几行字。我记得大概是类似铭文的东西,好像是用来记录某个朝代发生的某些大事。我对历史不感兴趣,当时找到了鼎,就立刻打电话去通知阿光,让他先派人过来把鼎拿走,接着报警。可等我打了电话回来后却发现,这鼎看起来不对劲。”

  “咋了?有妖怪?”洛邛这话说的挺逗,那会儿西游记电视剧还在风靡全国,他说这话的样子挺像孙猴子,逗的袁凤和胖子咧嘴笑了,原本凝重的气氛也随之冲淡。

  “是有妖怪。”我点了点头道,“我回来的时候发现,这鼎扶手上的两条蛇居然不见了!”

  “雕刻上去的蛇怎么会不见?”袁凤奇怪地问。

  “我当时左右仔细看了看,鼎上的扶手看起来表面光滑,不像是有碎裂的痕迹,两条蛇也不见了踪影。我是一通寻找,知道阿光的人到了场,我也没找到那两条蛇的踪影。阿光的人也不太懂行,将鼎给带了回去,我也跟着走了。买了回上海的火车票,可刚回到上海阿光就找到了我。说我找来的东西不对,钱不能给我。我当时就有些冒火,讹人也不是这么讹的,就想翻脸,便问他少了什么。他说这个鼎值钱不是因为鼎本身,而是因为鼎扶手上的两条蛇。那两条蛇是两条妖,名叫石斑蟒。是一种比较罕见的土兽,趋近于妖。平时不爱动,因为肤类似古铜或者石头,所以会多藏在大石块内或者是铁器上不动弹。若是遇上不懂行的人,这一看还以为是雕刻在上面的花纹。听到这话,我才明白当时看见的不是雕刻的花纹,而是石斑蟒。仔细盘问了几句才知道,那个老外也是懂行的人,早些年就开始做特殊生物的研究。他们所说的特殊生物其实就是中国的妖。不过妖哪里能那么容易就抓的到?但能逮到一辆头稀罕的土兽就心满意足了。早些时候他在南京旅游,看见了老镇上的这口铜鼎,一眼就发现了铜鼎上的石斑蟒。就动了心思,但当时老头还活着不肯卖。这才想办法找到了阿光这样圈子里的探子铺路当个中间人。”我将原委一讲,大家脸上这才露出了豁然的表情。

  “那后来呢?”洛邛急忙追问。

  “这石斑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它们是蟒蛇的一个小分支,但起源很早,虽然是蟒蛇但却没有退化毒牙和毒腺。分泌出的毒液是神经类剧毒,中毒的人会出现幻觉,并且伴随着幻觉进入癫狂状态,最终在幻觉中死去。我估计阿光一开始找的那个家伙也不知道石斑蟒的事情,偷了鼎没注意,石斑蟒爬出来后咬了他,这么着才死的。为了那十万块钱,我不得不又跑了一次南京。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将那两条逃跑的石斑蟒给逮了回来。拿了十万块,心里也有些美滋滋的。这没想到,两个月后我再遇上阿光。就问他那老外带着石斑蟒回国后咋样了?阿光告诉我,那个外国人带着石斑蟒回了家,不到两天就联系不上了。他后来托黑在美国的朋友打听过,你们猜怎么着?这孙子也被石斑蟒给咬了,死的时候还举着枪乱开,差点没崩了隔壁邻居。等警察和救护车赶到的时候两条石斑蟒早就逃之夭夭,如今估计在大美帝的地盘上繁衍后代呢。”

  我这故事絮絮叨叨才说完,胖子却挖了挖鼻孔,笑道:“到底是咱中国的蛇,咬不死他们大美国人,以后繁衍个蛇大军,横扫北美。”

  我笑了笑道:“这也就是做梦想想,好了,该休息了。明儿还要赶路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武逆乾坤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人性禁岛官路弯弯斗罗大陆超级教练永恒圣帝异世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