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云夷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谁动了?”我三令五申不要动这棺材,感觉太邪乎,但棺材板还是开了。网W wくWく.★8√1√z胖子、洛邛和袁凤都摇了摇头。我皱着眉头,心想难不成还是这棺材自己开的盖?

  想到这里,没来由地心里一紧,这种情况我不是没见过的。当年在宣明寺地下,那个中天门的尸巫不就是自己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吗?

  “都往后退,散开!”我急忙说道,刚往后退,我盯着的棺材盖忽然又微微抖动了一下,这一动我看的很真切,的的确确是棺材板自己动的,我干净扯下了猎妖弩对准棺材,心里砰砰直跳。

  三龙聚这种格局很罕见,先前我就知道这种风水格局是为了压制某些东西,人或者物,如今仙山墲倘的顶上出现了这种格局,难不成镇压的就是这个玩意儿?

  “渚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低声喝道。

  “呵呵,当年我……”它慢条斯理地又想吹牛皮,我不耐烦地喝道,“别当年了,快说说这是啥玩意儿!”

  “嘿嘿,你也太心急了,这口棺材叫云夷棺,材质是经过特殊加工和处理的玉石,当然我还是大妖将的时候是不在乎这种小玩意儿的。后来我落入凡间,最早曾经在你们现在历史上定义为战国时代见过这种云夷棺。听说是从西面一些部族传过来的,棺材外面刻有这些部族的文字,而在棺材内部会绑上锁链。作用也并非是让人入土为安,而是用来活埋的一种行刑道具。”渚幽这一说,我不自觉地吓了一跳,接着问道,“行刑道具?活埋?”

  “是的,这云夷棺是专门用来将一些罪大恶极之人关在其中,用锁链锁上后,埋入土中。棺材表面镌刻的是能安抚人的灵魂,并且灵魂无法脱的咒文。被关在云夷棺内的人会拼命挣扎,但挣脱不开,死后魂魄也会永远被留在棺材内。是一种永生永世的惩罚,所以我觉得吧,你们人类可真是够狠的,杀了人就算了,居然还要把人给活埋了,活埋也就算了,最终居然连人的灵魂都不放过。可怕啊……”渚幽嘀咕起来。

  我却无暇去理会它的感叹,云夷棺既然是种行刑工具,也就是说是用来惩罚犯下大错之人,但这人间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墲倘仙山上?这里可是北斗天尊打坐的地方,怎么会变成将人活埋的可怕场所?另外,既然被关在里面的人肯定会死,而且魂魄也无法脱离,那到底是怎么做到将棺材板给推开的?

  我越来越觉得事情蹊跷,有太多我看不懂,亦或者说是看不透的地方。

  “胖子,我们撤!”我已经下了主意,此地不宜久留,举着猎妖弩往后退,我宁愿出去面对那些在墙壁中钻来钻去的怪物。胖子点了点头,招呼另外两个人正要往后退,可还没走出两步,石棺的棺材板突然弹了起来,出“嘭”的巨响,沉重的棺材板落在地上,出可怕的轰隆声。我们四个被巨响惊动,停下脚步回头看去,棺材中传来“当啷,当啷……”的声音,好像是锁链之类的东西被扯动的响声。

  “有东西!”胖子大声喝道,棺材剧烈摇晃起来,仿佛棺材内的玩意儿正在拼命挣扎。我眉头紧皱,扯了袁凤和洛邛一把,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不管那里面是什么东西,我可都不想和它照面。然而,刚走到山洞口便看见地面上落着三四头黑色怪物的尸体,再仔细一瞧,这些尸体竟然都是那些从墙壁内爬出来的怪物。地上血液粘稠,怪物的身体横陈在地上,而零号小组的几个人正站在不远处。

  “你们做的?”我问道。

  听见我的声音后,零号小组的人立刻看了过来,几个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显然对付这些来历不明的怪物还是费了一番手脚的,尤其是应龙,和我争斗时用尽了全力,但最后却反而自己受了伤。仅仅过了一天,肯定还没恢复过来,此刻其脸色苍白,嘴唇上毫无血色,瞅着就很虚弱。

  “你们找到蒲团了?”应龙问道。

  我摇了摇头道:“上面没有北斗天尊的蒲团,只有一块古怪的棺材,里面肯定有厉害的邪物,我劝你们最好还是不要进去。”

  本来我就没打算坑他们,但是被我之前连续骗了两次的零号小组显然不怎么相信我,化蛇开口嚷嚷道:“骗谁呢!”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就自己上去看,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上面有蹊跷,说不定有个怪物。到时候被弄死了别怪我们。”胖子没好气地说道。

  我摇了摇头,忠告已经给了,至于听不听那就不是我们能管的事了。招了招手,带着胖子他们往前走。零号小组也在应龙的带领下迎面走了过来,就在双方人马擦身而过之际,一声咆哮突然爆,从山洞外的平台上传了过来。这咆哮声回荡在整个墲倘仙山中,带着愤怒和压抑到了极点后的泄,听着不像是人的声音,但也和妖怪或者野兽的咆哮不同。我脸色大变,张口说道:“听见了吗?上面没有北斗天尊,我们快走。”

  可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为时太晚,以土化沙的这条冗长山道开始急变化,脚下的石头开始变松变软,我目光所及之处,山道上不少地方都在变的粉碎。

  “山道在变成沙子……”袁凤惊呼起来,我赶忙向后退,放眼看去,整条山路大片大片的崩塌,我虽然能控制脚下的土地,但总不能将整个山道都控制住吧。不得已下只能往后退,两组人马同时行动,零号小组那边的动作比我们还快一些,青牛和商羊手拉手掀起狂风,将零号小组的人包裹在风暴中,朝着山洞那边飞了过去。他们这边风暴一起来,我们这边却跟着遭了秧,狂风加了山道的崩溃,沙化的山道已经延伸到了我们的脚下。我急忙往后跑,胖子他们也反应极快,争分夺秒间冲回了山洞内,再一回头,看见之前还好好的山道此刻已经全部消失,化作沙子落入了山腹中的黑暗内。

  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他娘的,这是逼着我们回去啊。”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还好零号小组的那群小崽子还都在,我们至少不是孤军作战,大敌当前,也到了国共合作的时候了。”

  我无奈地点点头,带着众人又回到了墲倘仙山的山顶上,果不其然石棺已经彻底被破开,断裂的锁链甩出了石棺,这些曾经加持过**力的锁链还是敌不过时间的侵蚀,已经锈迹斑斑,断口的地方落下了一地的锈粉。而在云夷棺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东西,之所以用“东西”这个词来形容是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确定这东西的本体,看起来像是一个直立的人,但背部几乎弯成了九十度,身上什么都没穿,骨瘦如柴但皮肤不是白色或者古铜色,而是黑色的,看起来就好像用墨汁涂过似的。脚上和手上还套着断了的手铐和脚镣,背部能清楚地看见脊椎骨的轮廓,可却不是笔直的而是弯曲的,腰部非常瘦,肋骨这边明显凹陷了下去。他在呼吸,因为能看见腹部起伏很大的震动。

  “这家伙……也太瘦了吧。”我相信任何一个嘴上喊着想更瘦一点的姑娘看见这样一个怪物在面前都会断绝了减肥的念头。

  “是人吧……”袁凤也不确定并且略带恐惧地说道。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执掌乾坤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超级教练超神级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