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炼气士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就在所有人都在猜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而我看见的却是这个“怪物”背脊上刻着的一个印记。√√网W√w W√.★8 1z那个印记我再熟悉不过了,一个类似“中”字的伤疤。

  “中天门……”

  这个名字伴随了我五年,大大小小的奇遇经历中都出现过这个早该灭绝的门派,但从上一次遭遇中天门的家伙来看,这个门派并未如外界传闻的那样消失,而是继续在暗中展而且有了一定的声势。我曾经拜托司徒查过中天门的事,但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这之后便赶上了灵家的那档子事儿,我也就将调查中天门的想法给耽搁了下来。

  “草,又是这伙人?”胖子听见了我的低声细语,惊讶地说道。

  对面的怪人缓缓转过身来,袁凤毕竟还是个少女,见了**下意识地扭过头,我则定睛一望,这个如同干柴一般的家伙全身漆黑,但这种黑却和非洲黑人不同,漆黑的肤色看着更像是某种毒。他的脸上同样没有任何肉,一层皮裹着头骨,骷髅般的样子,但双眼却并未张开,但并非不想张开而是被人用线缝上了。白色的针线看的很清晰,瞅着就让人觉得很痛。

  “呵呵,外面的空气怎么变的那么糟糕了……”他开口说道,声音里透出冷意,但嗓音沙哑,如同卡住的磁带,那会儿子有不少人听单田芳老师的评书,他的嗓音就很沙哑也很独特,而眼前这个怪人的嗓音比单老师还要低沉几分。

  “你是谁?”应龙开口质问。

  我则往后退了几步,低声对胖子说道:“这怪人肯定不简单,一会儿我们别往前挡,让零号小组那群家伙当炮灰。”这么说虽然有些不厚道,但眼前的局势不容我仗义,我有种直觉,这个怪人会很棘手。

  “呵呵……你们这里,谁做主……”他开口说道。

  应龙听后下意识地看了看我,我心中暗道:糟糕,这小子想坑我。果不其然,应龙冲我冷笑一下,开口说道:“巴小山,他找管事的呢。”

  他娘的,真是够坏的,估计是被我耍了几次后心态变了。我皱着眉头说道:“你我平辈,何来我管事之说。”

  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怪人缓慢地抬起脚,稍微一动,腿上的脚镣就出震动的响声,随后怪人对上了我,胖子在旁边奇怪地说道:“这老家伙眼睛不是看不见吗?怎么好像没瞎啊。”

  “我是眼睛瞎了,但心没瞎。”胖子声音说的很轻,但这老头居然还能听的到,吓的胖子立刻闭上了嘴,我开口问道:“前辈怎么称呼?”

  “我叫什么不重要,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谁当皇帝呢?”他似乎对外界的情况并不了解,旁边的赢鱼插嘴喊道:“都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了,早就没皇帝了,解放都几十年了!”

  “解放?没有皇帝……”怪人显得有些困惑,我进一步问:“这里是墲倘仙山,您怎么会在这口云夷棺中?”

  “哦?你倒是知道云夷棺。我被关在这里面已经好久了,这些事你们不必知道。看在你们将我放出来的恩情上,我可以只杀你们一个人,其余的人都可以安全的离开。”他前半句话还说的挺正常,没想到后半句一下子变了意思。

  我立马紧张起来,开口问:“您什么意思?什么只杀我们一个人?”

  “人饿了要吃饭,我在云夷棺中被关了那么久,肯定要找点吃的来填填肚子。这幅皮囊也需要血肉填补,你们选出一个人给我当粮食,其余的人都可以离开。”这话说穿了不就是要吃人吗?如此恐怖的事情怎么从这老家伙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感觉那么正常呢?

  “老头,你疯了吧。”赢鱼开口嚷嚷了一句,怪人却冷笑一声道:“这么多年来,世人还是如此无知,我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时间到了你们还不选出一个人的话,我就把你们都杀了。”

  他看起来有些自说自话,甚至有些傻乎乎的像个疯子,但直觉告诉我,从五年前开始我见过的中天门之人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这个更是所有我见过的中天门之人中最奇怪的一个。被关在墲倘仙山之中,三龙聚镇压,这样的待遇绝对不会只是用来对付一个疯子的。而且从其言语间可以看出他估计活了上百岁,身体瘦成这个样子,怕是也一直没吃过东西。

  “老头,我看你真是疯了。问你一句,此地不是北斗天尊打坐的地方吗?他的蒲团呢?”赢鱼这厮胆子也是贼大,气势汹汹地问了对方一句,老家伙缓慢地坐在了地上,盘起腿开始打坐,并未理睬赢鱼。应龙皱了皱眉头,拉着赢鱼低声说了一句,才说完,赢鱼就一甩手臂,手上凝聚出一根冰锥,随后猛地朝前甩了出去,冰锥快若闪电一般地向前射出,直取老头的面门。老头似是没有察觉,平静地打坐,可就在冰锥即将刺中他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就停在老头面门前方一寸之处,接着慢慢冒出白烟最终化成了冰水。到了此时,老头才冷笑一声开口道:“你们既然想杀我,那就多留下一个人吧。选出两个人来……”

  赢鱼看了看自己的手,皱起眉头道:“刚刚是什么东西将我的冰锥融化了?”

  “是护体的气,我听说过去古代有一些炼气士,和如今的气功或者将气化作法术的修士不同。这些炼气士将纯粹的气当做武器和盾牌,他们可以将气外放,控制,变化,做到任何想做的事情。”勾陈开口为赢鱼解惑,我在旁边听着,同样点了点头,炼气士的事儿我是听说过的,据说最早使用五行法术的一批人就是炼气士,他们放弃了在纯粹气的道路上修炼,而是转而和大自然的气结合,创造了操控五行的各种法门。到如今,纯粹的炼气士已经很少见,当然没有绝迹,但因为修炼起来很麻烦而且需要非常高的天赋,因此变的难以展。但,真正炼气达到一定程度的人都是高手,这倒是毋庸置疑的。

  “选好了吗?一炷香的时间快到了。”老头开口催促,应龙带头向前走了几步,开口说道:“那边的人随便你杀。”

  这孙子居然指向了我们,胖子一听立刻咆哮道:“你他妈说什么呢!”

  老头则开口道:“看来你们还没选好,无妨,还有点时间。”

  “老头!不用选了,他们这边的人你随便杀,他妈的,就你应龙会说?老子不会?”胖子开口骂了起来,应龙面色阴冷,望着我道:“这都是学你的。”

  胖子和洛邛立刻扯开嗓子骂了起来,我则反而沉默着,对付这个中天门底细未知的老头,我感觉光靠我们任何一方自己的实力是不够的,恐怕还需要和应龙联手。但联手这事儿应龙肯定不愿意,现在的争吵都是浪费时间,最终选不出人来还是要对付老头。

  我回头对袁凤说道:“凤儿,一会儿如果动手和那老头干起来了,你别把毂鬣放出去,炼气士杀妖精就和切菜似的,你就躲到旁边。渚幽,关于这个炼气士,你能看出什么?”

  渚幽打了个哈欠道:“挺厉害的,估计得有地仙的水平了。”

  这句话一说出口,胖子和应龙两边都停下了骂战,胖子回头问:“地仙?真有这么厉害?”

  “嗯,肯定有,再说一句,你们就算一起上也不一定干的过他。”渚幽的这句补充让我的心冷了下来,如同掉入了冰窟窿内。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执掌乾坤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天才杂役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超神级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