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饮人血而得不老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胖子在角力上居然输了!即便请了金刚上身胖子居然还输了!我着实没有料到,刚刚明明以压倒性的力量将对方按在了地上,情况却急转直下!

  “咳咳……”被掐住脖子的胖子开始咳嗽起来,但咳嗽的声音也被压在了喉咙中,这是最不好的兆头,咳嗽代表胖子身体内的金刚之气开始消失,没了金刚护体胖子就是个普通人。网W★w W★.★8√1 z★

  “原本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吃了你,毕竟你看起来那么胖而且身上都是肥肉,但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的第一口就落在你身上吧。”怪人眼睛落在胖子的身上,同时抓住胖子脖子的手一点点收紧,胖子的脸上开始出现细密的血丝和如同挤压一般的纹路,紧接着这些血丝一点点地爆开,纹路也跟着慢慢地撕裂,最终演变成了伤口。

  “崔哥!”洛邛和袁凤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胖子状况越来越危机,脖子上的伤口向上延伸,到达了下巴的地方,紧接着又从下巴的地方开始向上走,脸颊两侧也出现细密的伤口,血已经流遍了他的整个脖子,红色的血迹看的人心惊胆战。

  “怎么回事?”洛邛惊惧的问,“崔哥的脖子和脸上怎么平白无故出现了伤口?”

  “还是气刃!”我冷着脸说道,气刃是从老家伙的手指上释放出来,切割胖子的脖子,他娘的,这家伙全身上下每一寸都是武器!

  面对从胖子脖子上流出来的血液,老家伙眼睛中露出贪婪的神色,将脖子凑了过去,舌头居然轻轻地舔舐胖子的脖子,这个动作让人恶心,胖子更是厌恶地直想叫唤,但脖子被对方掐着力气也不如老家伙,此时此刻颇有大姑娘被人按在地上的感觉。

  “血还是不错的,毕竟是年轻人的血液,这味道尝起来还挺甜的。”老家伙越说越兴奋,竟然张开嘴想咬胖子的脖子,就在这时候,一道金光从天而降,落下的瞬间变成了可怕的金色大剑,直刺老头的头顶,老家伙反应也是极快,在金色大剑落下的瞬间抬手这么一挡,看不见的气将金色大剑给挡在了头顶正上方。

  “呵呵,小子,这种程度的偷袭可伤不了我……”老家伙冷笑着说道,却见一个影子极快地闪到了他的侧面,在老家伙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一拳砸了下去,拳头重重地落在了老家伙的手臂上,手臂如同筷子般折断,骨头刺出皮肉之外,暴露在了空气中。这时候他才看清楚,出手的人是全身妖化后的洛邛!

  洛邛也没耽搁,眼见老头抓着胖子脖子的手被打断后立刻出手将胖子给往后拉出一步,随后拽着胖子的胳膊就往后跑。度很快,洛邛全身妖化加全力出手,立刻便将胖子拉到了我的身边。

  其实我也没和洛邛商量,但五年多来的默契让我们一出手就立刻配合无间。我抬手将金剑打下来的瞬间,洛邛就如同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这老头太怪,明明看起来孱弱无能,但一出手力量居然这么大,我出金剑一方面是为了帮胖子解围,另一方面是想试一试他身体还有没有其他特殊之处。洛邛出手是单纯地为了救胖子,不过无意间却给我带来了新的信息,这个老家伙的身子骨没那么硬!

  胖子上气不接下气地站在了我身边,抹了一把脖子和脸上的血后喊道:“他娘的,他这一舔,老子得恶心上一辈子!”

  “能活着就不错了,你到后面休息下。”胖子神打这一开完就彻底变成普通人了,最多只能用猎妖弩在后方支援,但收效甚微。老头晃了晃自己被打断的手臂,却也没露出任何痛苦的神色,将断裂的手臂往上抬了抬,随后开口道:“呵呵,老了不中用了。”说完后,他便将刺出皮肉的断臂给按了回去,这一按,骨头硬生生被他按进肉中,看着都有些痛。

  “山哥,是不是我的错觉,这老头面色看起来好像好看了些……嗯……怎么说呢?好像年轻了一点。”袁凤低声说道,语气之中有些不确定。男人有时候粗心大意,但女孩子往往能够看到很多男孩子看不到的地方。袁凤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有点像。

  “还别说,好像真的有点那一丝,崔哥,你是唐僧啊。”洛邛惊讶地回头道。

  “怎么说?我和唐僧一样俊?”胖子不解地问。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们俩的肉都能长生不老吗?”他这么一说,胖子被气的牙直痒痒,但紧张的气氛却随之冲淡了一些,我苦笑着说道:“好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吹牛呢,这老小子一直嚷嚷着要吃人肉我看不是嘴馋那么简单。前几年我知道一些奇闻趣事,说在咱们中国一些偏远的大山里,曾经有些怪异的邪教,教中的老家伙会定期饮用人的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邪法的缘故,这些饮用了人血的老家伙一个个都能活的比普通人要长。我感觉,眼前这老鬼和这些奇闻中提到的很相似。”

  胖子一怔,开口道:“那照你这么说,这老家伙是杀不死的?”

  “那倒未必……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应龙不和我们联手,单枪匹马的干,我们肯定不是对手。”说话的时候我朝着应龙那边瞟了瞟,应龙带着他的零号小组一点都没有要插手帮忙的意思。而胖子和洛邛这一前一后的攻击也将老家伙给惹怒了,看似是非常针对我们。

  “当啷,当啷……”老家伙向前走了两步,脚镣出脆响,但这一次朝向的目标竟然不是我们这里,而是对上了零号小组那边。应龙表情严肃地说:“老前辈,我们可一直没有动手伤过你,你不必对付我们吧。”

  “你们,他们……都一样……都是吃的……”话音刚落,老家伙猛地一挥手,手指在空中扫过撕裂开一大片空间,应龙往前迈了一步面对看不见的气劲抬手一挡,分裂的能力立刻释放,将老家伙打过来的气刃给当场震碎。

  “老前辈,不是我夸口,无论你怎么做,今天怕是都伤不了我!”他和自信,好似已经从和我一战的失败中走了出来。老家伙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应龙,阴沉沉地笑道:“你的这个本事很有趣,但我过去还是遇到过的。大约是五六十年前了吧……应该有那么久了……在南边遇到过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和众人打赌,说江湖上无论是谁,无论用什么兵器,不管是刀枪剑戟,还是法术符纸,谁都伤不了他。那人和你一样,能把一切撕成碎片。”

  “哦?结果呢?”应龙开口问。

  “呵呵……结果,他成了我手底下的一条亡魂,我觉得他至今应该都还想不通,为什么会死在我手上,就像你一样,应该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受伤吧……”老家伙话音刚落,应龙身边的化蛇突然尖叫起来,这时候我们才都注意到,应龙的肩膀上居然已经被撕开了一道伤口,甚至连他自己本人都并未料到这个局面。

  “怎么会这样!”胖子和洛邛都吃惊地问道。

  应龙自己也没感觉到痛感,但到了此时方才回过神,脸色惊变,向后退了两步,扯下衣服后能看见伤口很深,流出来的血已经染红了半个肩膀。

  “你什么时候对我动的手!”应龙大声问道,赢鱼急忙在旁边出手帮忙,用寒气冰冻住了流血不止的血口子。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执掌乾坤斗罗大陆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大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