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宋老板的麻烦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低调倒是不难,大不了憋个几年不做生意,哥几个的钱也都够花了。√√网W√w W√.★8 1z可到哪里学本事去?总不见得让我们正儿八经地给人家当徒弟吧,那一两年也学不着啥呀!”胖子说的倒是很实际,我想了想后开口道:“遇上零号小组后我一直在想,咱们是不是也可以像零号小组那样训练。这5o7所到底是咋训练人的,能培养那么一群高手。”

  “你这意思是要我们去5o7所当研究对象?那可不干,这不是和坐牢似的吗?”胖子第一个反对,其他两个人表情看起来也不是很愿意,我索性摆了摆手道:“那到时候再说吧,我再合计合计。”

  随后喝了几杯酒,我却似乎看出些不对劲的地方,这一晚上吃饭喝酒的,胖子居然都没和袁凤妹子说上一句话。有时候虽然故意瞟了瞟袁凤却没敢正眼看,瞅着有些心虚。

  这家伙的样子其实也在情理之中,仙山上这孙子以为自己要死了,还故意和人家妹子表白,结果算是被我坑了,从仙山上落了下来。可说出去的话又怎么收的回来?所以,现在那叫一个尴尬。

  正聊天呢,宋老板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平日里他也有这个习惯,总是会到老顾客这里敬上一杯酒,我见他过来,立刻站起身。平日里宋老板说上几句客套话,喝一杯就走,但今天倒是有些奇怪,拉着一把椅子坐在了我们这桌旁边。

  我瞅他眉眼间似有郁结,便开口道:“宋老板这是遇上事儿了?”

  “嘿嘿,巴老弟眼力好啊,家里是遇上点事儿。”宋老板和我们也是旧识,从我们干起这个行当后也经常来他这里吃饭喝酒,他对于我们做的事情还是有些了解的。有机会我们还将生意上的经历当成故事说给他听,每次都是拍案惊奇。

  “没事,宋老板直说好了,都是自己人!”胖子嚷嚷了一句,宋老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将酒杯放下后先是沉默了一会儿,估计是在组织语言,接着说道:“这件事情,还是要从头开始讲。我家里上面几辈其实不是上海本地人,我爷爷生在江苏徐州,后来跟着朋友来上海做工,之后就扎根在上海了。不过到我这辈的时候基本上也算是半个上海人了,我在上海开个小饭店,生活还是可以的,老家徐州那边还有不少亲戚,这前几天就有几个亲戚来上海玩,我就带着他们四处转转。可是后来过了几天吧,就出了怪事情,我们家一个亲戚好像……嗯……鬼上身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压低了一点声音,生怕被其他客人听见,只是我们四个对这种事儿也算是见怪不怪,所以没什么反应,胖子抽着烟问道:“具体啥情况啊?”

  宋老板瞅见我们几个没有反应,反而有些尴尬,点点头说:“前段日子我带他们去豫园转了一圈,回来后他们就在我家里住,到了晚上我老婆听见外面有响声,像是什么人在翻东西,把我摇醒后我也听见动静不小,还以为是进了贼。就偷偷地往外看,还让老婆报了警。可一开门看见是我一个亲戚坐在地上,桌子上的瓶瓶罐罐都被砸了下来。满手都是血,披头散的,我吓坏了,赶紧让老婆打电话叫了12o,后来救护车一来,医生啥的刚进门就看见我那亲戚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疯似的又喊又叫,还乱砸东西就和电视剧里那种神经病似的。几个医生也吓坏了,赶紧用皮绳子把她给捆了起来,拉上救护车后却突然变老实了,我和我老婆一路跟着过去的,还有另外几个亲戚。奇怪的是到了医院我那个亲戚却一下子变的正常了,还反过来问我们怎么了,就像是做梦睡醒了似的。这后来吧,医院的各项检查报告都没问题,我们觉着可能是梦游了也就没太上心,就让其他几个亲戚多照看一下,晚上别让她乱跑。这事儿过去了好几天,晚上都挺太平的,可没想到的是,昨天夜里又出事儿了。昨天夜里又两桌客人比较闹腾,等关门的时候都晚上十一二点了,回到家快一点了。这一推开门,就看见黑灯瞎火的有个人!我赶紧开了灯,就看见我那个亲戚直挺挺地站在客厅里,还是披头散的样子,怪吓人的。我唤了她一声,什么反应都没有。我就叫她赶快睡觉,她忽然看我,那脸啊,吓死人了,惨白惨白的。还有就是眼神不对劲,看我和看陌生人似的,还特别凶,像是要杀人。我当时也是害怕,就叫了一嗓子,后来我老婆还有亲戚从屋子里走出来。我那个亲戚就失控了,想掐我老婆脖子,我见状不好就上去把她拉开,没想到她反过来又打我,嘴里还骂人,说的话也很怪好像是什么地方的方言,反正我是没听懂。再后来,我们打了11o还有12o,来了一大票人,现在我那个亲戚住在医院里。一觉醒过来又像是没事人。不过我和我老婆商量了一下,要么就是有精神病,要么……就是鬼上身……”

  很少有人敢拍着胸脯说自己绝对不相信鬼神,这世界上也有很多事是人类还不知道的,所以遇到自己没见过的事情会慌张,也会胡乱猜测这都很正常。

  听完宋老板的话,我想了想说道:“你这形容的和鬼上身是有点像,这样吧,明天我和胖子去看看你那个亲戚,反正最近我俩也都在休息。”

  宋老板立刻喜出望外,连连点头道:“那最好了,这顿饭我请了。”

  “不用不用,宋老板哪那么客气,都这么多年老朋友了。”胖子假客气了几句,等宋老板走后,洛邛问道:“山哥,是鬼上身吗?”

  “不知道,听着像,是不是还得见了才知道。”在我看来如果是鬼上身也不是处理不了。胖子这家伙嘴上说着不用请客,结果临到末了还点了俩菜打包带走,酒足饭饱后出了聚福酒家,已经是晚上**点了。

  “他娘的,都喝成这样了,还怎么搭汽车?索性打个的吧,小洛走,咱们一路,先送袁凤回去。山子,你呢?咋走?”胖子打了个酒嗝,拎着菜嚷嚷着问。

  “我自己走,前面不远就有汽车站,明天到聚福酒家碰头,早上十点好了。”说完后我挥了挥手,叼着烟朝汽车站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几年,聚福酒家附近这一带也热闹起来,前面两大块地方造了居民楼,都是一些安置户搬进来,晚上也能看见不少年轻人出来逛逛。我沿着大马路往前走,要穿过一条小弄堂,弄堂里灯光还算亮,抬头瞅见两个人迎面走过来,我也没在意。弄堂比较窄,快相遇的时候我侧了侧身子,准备先让对面过去。对面两个人也没停,迎面走来,和我擦身而过的时候我先是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香粉味儿,接着又闻到了一丝丝臭味。

  这种臭味和体臭不同,没那么强烈,可能也是被香粉给遮盖掉了,但却似乎并不寻常,脑海中下意识地搜索了一下,没想到居然一下子给对上了!这一丝丝臭味就和尸臭有些像,但比尸臭要淡很多。回过头,看见那两个人都穿着大长风衣,戴着工人款式的短边帽子,走路的样子匆匆,显得很神秘。

  我觉着不太对劲,便开口喊道:“喂,前面两位朋友,请留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武逆乾坤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人性禁岛官路弯弯斗罗大陆超级教练异世龙神永恒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