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牵扯大了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蛊毒入体,外面传的很神,说什么地上铺根施了法的稻草,只要踩上去了就中招。网W w★W★. 8★1 z√这事儿说的太不全面,下蛊用毒是两个方面但也是一回事,不可能凭空而为。大部分现在圈子里遇上的蛊毒其实都是让邪物入体,用下毒的方式让人在不知不觉间中招,蛊入了身体后就像是在身体内滋长的细菌病毒,会有一段时间的潜伏期,或短或长,一开始可能不易察觉,但展到后面想治疗就难了。

  中了蛊毒的最大特征有两个,第一是身体莫名其妙的不舒服,出现腹部胸口等地方的奇怪阵痛,而且找不出原因。第二就是身体表面开始出现奇怪的斑纹,当然不一定就是绿色斑纹,这些斑纹并不规则,起初可能只是生长在不起眼的地方,但时间一久,斑纹会随着中蛊的时间变长而扩张,一般到了像眼前宋爱珍这种程度,那代表中蛊毒已经很深,神志不清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外面的人能透过玻璃窗看见里面的情形,几个护士吓的脸都白了,急忙说道:“这样下去不行,还是报警吧。”

  宋老板其实是想阻止的,毕竟他相信这事儿警察来了也解决不了。但情况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周围几个病房听见声音后也有很多人出来围观,不少传白大褂的医生也跟着走了出来,前后几十个人,围在病房外面。

  “这还不报警啊,快报警!里面别闹出什么事来,怎么都不进去啊!”

  “怎么还关着门,快开门进去啊!”

  周围的人闹哄哄的,宋老板有些控制不住场面。再往里面看,我和胖子不敢轻举妄动,胖子一边盯着面前的宋爱珍一边开口冲我喊道:“山子,你读了那么多书,书里说过咋治这蛊毒吗?”

  我皱了皱眉头道:“要看程度,一般而言是要给解药的,如果没有解药的话就得看是中了什么蛊毒,对症下药,这就和病毒似的。我看宋爱珍中的是尸蛊,要治尸蛊我还得回去翻翻书,这事儿专业不对口啊!”

  就在我们俩说话的时候,病房大门却被撞的砰砰直响,我皱着眉头,外面动静这么大,似乎是失控了。果不其然,没坚持太久大门就被人给打开了,宋老板无奈地冲我看了一眼。一群医生带着护士跑了进来,指着我和胖子喊道:“你们干什么呢?想对患者做什么?”

  这事儿生的突然,我和胖子都来不及将家伙给收起来,几个医生看见我和胖子手上的图山刀以及三棱刺全都愣住了,其中有个护士估计胆子比较小,竟然惊叫一声,这一叫就和在人群里开了枪似的,众人全都慌乱起来。

  我和胖子也没做什么,但几个医生却害怕地连连后退,同时喊道:“快去叫保安过来,快报警,有歹徒!”

  我俩怎么就成了歹徒?胖子赶忙将三棱刺重新插回了腰带上,开口喊道:“都别喊了,我们不是坏人,是来帮忙的。”

  然而此时此刻任何解释都显得毫无作用,四周的人对着我俩是一通乱骂,说啥的都有,总的来看就是认定了我俩不是好人。我苦笑了一下,无关群众群情激奋,中蛊女子生命垂危,也不知道这群凑热闹的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我将图山刀插回了腰带上,冲胖子摇摇头道:“胖子,我看今天咱俩是走不了了。”

  可就在这时候,身后一直打恶心,被我推断应该是中了尸蛊的宋爱珍忽然深深一吸气,听见动静的我回过头这么一瞧,却见宋爱珍猛地张大嘴巴,嘴里一下子吐出来大量绿水,如同呕吐似的,一股脑流在了地上。空气中顿时飘来一股臭味,我和胖子赶紧捂住自己的口鼻,随后快向后退。绿水在地上流动,所过之处像被褥,枕头之类的东西纷纷被腐蚀了个干净,我甚至依稀看见这些绿水中好像喊混杂着一些东西,看着像是小虫子个体非常微小,若不是我眼力好,还看不出来。

  宋爱珍足足吐了得有十来秒,吐完之后好似整个人松快了,一下子瘫倒在了病床上,而我和胖子此时被大量围观群众挡在了门口,很快就有人冲我俩喊,质问我俩为什么要害人!真是有口难辩,到头来变成我俩下毒要害宋爱珍。宋老板想解释,但大家伙的声音太吵,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若不是胖子人高马大,加上我们身上有家伙,大家看着害怕。或许就动手捶我俩了!

  这闹哄哄的也不给我们走,一直到医院保安科和警察同志来了之后,我们才被带走。结果自然是进了派出所,而且在了解清楚具体情况之前我们谁都别想走。

  我不是第一次进号子,大牢我都蹲过,不过胖子是头一回,和我分开关两个房间,也不知道这家伙适不适应。

  民警问了情况后觉得我和胖子很可疑,图山刀和三棱刺也都被收走了。我想打电话也没得到允许,当然最后肯定是查不出什么来,只是这两天恐怕得在看守所过了。

  我坐在床上愣,脑子里盘算着蛊毒的事情。之前在病房里闻到的那股味道也就是绿水散出的臭味,但这股臭味似乎有些熟悉,我翻了个身,想了好一会儿后才忽然灵光一现,想起来了!

  这个臭味不就是我昨天晚上在弄堂里遇到那两个人身上的臭味吗?越想越觉得对的上号,而且当时那个来历神秘的关前辈还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人一尸。”

  也就是说,我昨天晚上遭遇的不全是人,其中一个是尸体。

  早些时候我曾经听到过传闻,说用蛊的人都会将自己下蛊的东西带在身上,就好比带着武器,善用虫蛊之人自然是将毒虫带在身上,而善用尸蛊的人,应该会带着僵尸上路。所以,我其实在昨天晚上就遭遇了可能对宋爱珍下手的人,只是当时不知道!

  想到了这一点后,却又觉得有更多更大的谜团没有解开。

  这么多年来中天门都很低调,这一点从我找探子查不出问题上就能看出来,可既然这么多年来都低调行事,为什么这一次会对普通老百姓下手?难不成是宋爱珍知道了些什么亦或者是其他理由?

  我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本来以为只是帮宋老板一个忙,驱赶一个恶鬼,但展到了这步田地看来牵扯的就大多了。

  看守所熄灯之前,我和胖子又被突击审问了两次,做了笔录,还好没有对我们动手。这些年强调文明办案执法,据说有些地方对于非刑事案犯做笔录的时候都是开着门的。我和胖子本来就是清白的,看情况明天就可以出去了。

  夜里,我了无睡意,靠着墙坐着,伸手撑着下巴想事情呢。大约应该是在十点左右吧,我看见有一些微弱的光点从墙壁上爬了下来,起初我还没注意到是什么东西。可那些光点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多,排成一溜从墙壁上往下走,这才被我注意到了。我站起身向光的东西看了过去,仔细一瞧才现,这些东西居然全是蚂蚁,而且全是光的蚂蚁!

  大约得有上百只,个头都不大,比普通家里看见的蚂蚁也大不了多少。但身体光,团在一起后亮度可不低。

  “怎么会有光的蚂蚁?”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面对蚂蚁却没感到什么威胁,正好奇地盯着,这些蚂蚁忽然停了下来,随后猛然间加快度朝我的脚上爬了过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带着农场混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