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火毒流尸蛊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小时候总觉得名字里但凡带上一个“忠”字或者“善”字的人大概都是比较善良忠厚之辈。网W w那时候年轻也太幼稚,长大后才知道,有些事往往可能是相反的。

  卫忠这人可以用劣迹斑斑来形容,打小就不是个善茬,偏偏还学了下蛊的本事。三龙第二天就把地址资料一系列都送了过来,也是一分也没多要。我稍微研究了一下,不得不感叹,世上好人总是做相同的好事,而世上坏人却总是能坏出新高度。

  聚福酒家内,这几天宋家的事儿弄的宋老板心情不悦,心思也就没放在生意上,好在他开的是酒家,领班带着一群伙计还算卖力,所以生意依然红红火火。宋老板坐在我们这一桌,看着样子有些疲倦。

  “宋老板睡的不好?”胖子问道。

  宋老板尴尬地点点头,也难怪,正常老百姓知道自家的亲戚是被人下了蛊的,哪还能和没事人似的?这种事细想下来不比恐怖片要轻松。

  我摆了摆手说道:“你也别担心,能处理好。今晚上我们兄弟几个就去找那个卫忠要解药,对方如果配合的话自然皆大欢喜,若是不配合,我们也有办法应付。这事儿你不用操心,操心了也没用。”

  宋老板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却听见后面有人喊道:“老板,这边有人找。”

  宋老板这才站了起来,说了声对不住后匆匆忙忙往后面。他一走,哥几个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胖子开口问道:“山子,三龙的资料我也看了,这个卫忠不好对付啊。”

  我点了根烟说道:“是的,这孙子是耍尸蛊的,尸蛊是蛊毒中相对而言最难对付的一种。”

  “山哥,啥是尸蛊,具体说说呗。”洛邛奇怪地问。

  “所谓尸蛊,自然和僵尸有所关联,通过提取僵尸的尸毒,配合师傅教授的特殊尸蛊调配方法炼制出不会马上致人以死却非常难解开的强悍蛊毒。相传,最早明尸蛊的人本身就是个养尸炼尸的好手。他现僵尸的尸毒虽然可怕,但并非不能破解,而且一般而言僵尸的尸毒都需要通过抓咬或者喷射才会造成感染和伤害。但如果能将僵尸的尸毒提取出来,就可以当做毒液来使用。可尸毒暴露在空气中一段时间后就会效果大打折扣。为了更长时间的保存尸毒以及加强尸毒的威力。这个养尸之人便结合了蛊毒的方法。将尸毒和蛊毒结合,创造了最初的尸蛊。尸蛊到了如今一直在变化,同样分化出了很多不同的流派。卫忠的本事是从他姨婆那里学来的,三龙的调查表明,他学的是火毒流尸蛊。”

  我这么一说,几个人立刻点了点头,袁凤此刻疑惑地问:“山哥,那这个火毒流又是什么?具体说说呗。”

  我喝了口酒,本来就打算接着说下去,此刻便接口道:“火毒流是尸蛊中的流派之一,尸蛊的流派是根据所使用的尸毒不同而命名。而尸毒不同则是因为培养的僵尸种类不同,僵尸以五行分,也有以飞天遁地之分,种类不同则尸毒不同。火毒流选择的僵尸是一种以火为媒介的行尸,这种僵尸能口喷毒火,利爪扫过之处留下的便是一片焦痕。火毒流是提取这种僵尸的毒液,配合一脉单传的配方,制造出火毒。这种火毒打入人的体内后,整个人会变的非常燥热难安,同时破坏人的神经和精神状态。从宋爱珍的情况上看,她中的一定是火毒流无误。解药的配方很难搞到,就算搞到了价格也很贵,所以咱们还是直接去找卫忠比较好。”

  我心中其实更奇怪的是为什么一个圈里的人会对一个普通老百姓下手,从调查上看,他们之间似乎也没有太多交集。

  说到这里,胖子看了看墙壁上的钟,低声道:“八点了,我看咱们应该上路了。”

  和宋老板打了声招呼后就出了饭店的门,胖子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告诉了胖子卫忠藏身之地的地址后我就用手撑着下巴看外面的风景。开了一段路后我提醒道:“对付尸蛊流的人有两点要特别注意,第一他们都是用蛊的好手,下毒的功夫自然也很了得,所以别轻易碰他们屋子里的东西,也要注意别去喝他们给的茶水。第二,尸蛊高手都习惯性地会将僵尸带在身边,我们也要注意别被他的僵尸攻击。”

  说完后我摇下玻璃窗,点了根烟看着外面的夜色。胖子见我心事重重还以为是因为要面对卫忠的关系,立刻笑道:“你现在本事可不小,怎么还这么忧心忡忡啊?”

  我一顿,回过头看了看他道:“咱们如今树敌太多,我总害怕会出些事情,嘿嘿,其实没多大事,就是我自己爱瞎想。”

  车子开到了地方,透过玻璃窗往外面看,四周还挺荒凉,只不过快要晚上九点路上却一个人都没有。我奇怪地皱了皱眉头说道:“够荒的啊,地方没错吧?”

  “没错,你给的地址就是这地方,我看看啊……”胖子往四周瞅了瞅,旋即指着对面的房子说道,“就是那里。”

  这是一栋看起来阴森森的小楼,两层,没有亮灯。地方也不是很大,门口石阶前面竖着两只石狮子,只是这两只石狮子都被破坏的比较严重,看起来早已失去了灵性。我走上前去,围着小楼转悠了一圈后说道:“应该就是这里,你们看小楼四周的植物都枯萎了,地上的泥土中还有死掉的蚯蚓。四周的墙壁以及水潭里都有绿色的痕迹,这显然是受了尸气的影响。”

  “哇哇……”正在此时,空中忽然传来了奇怪的鸣叫声,我仰起头看去,一只黑色的大鸟从空中掠过,双翼展开后大约得有一米左右长,稳稳地落在了小楼的二层阳台栏杆上,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我们,脑袋左右摆动看起来不怎么友善。

  “好大的乌鸦!”洛邛惊讶地说道。

  上海不常看见乌鸦,这种鸟被老百姓看成是不祥的象征,大半夜的一只这么大的乌鸦在空中盘旋,而且怪叫着落了下来,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加上它一直盯着我们,就仿佛是有人在观察我们似的。

  “我把它射下来!”胖子举起猎妖弩刚准备扣动扳机,我却伸手按住了他的胳膊,随后冲着乌鸦走了过去,朗声开口说道:“卫忠兄弟,我是巴小山,有事来访,还请开门一见。”

  本来兄弟几个是打算来个偷袭的,但一看见这乌鸦的模样我就知道这次偷袭是打不成了,既然如此还不如真的来个先礼后兵,我对于哥几个的本事还是有信心的,对方不过一人一尸,就算他的那头僵尸有百年道行我也能拿的下来。

  我话音刚落,乌鸦便回头冲着屋子里“呱呱”叫了几声,随后我们面前的房门便被打开,屋子里同时亮起了微弱的火光,一个高个子穿着黑色的大衣的男子出现在了我的眼中,看不太清它的脸,只是此人身上透着一股子死气,味道里还带着刺人鼻子的臭味,我立马判断出来这个给我们开门的人正是那头僵尸。

  而且虽然上次相遇之前我喝了酒,还走的是夜路,但依然能判断的出,眼前这个人和它身上的臭味就是先前我在弄堂里遇上的。

  “呜呜……”他口齿非常含糊地嘟囔了几句,随后做了个手势,看起来是要我们进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带着农场混异界武逆乾坤官路弯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