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老祠堂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有时候生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圈,我们以为离开了起点,但转了一圈后才现其实终点也就是起点。网W wく

  胖子满脸笑容地出现在我面前,害的我以为他俩成了。结果一问才知道,压根就没成,人家袁凤说了句考虑考虑他就乐呵的和吃了蜂蜜似的。

  “胖子,人家姑娘到底咋说的啊?”等开车送袁凤回去后,我坐在车上问道。

  “我一开始不敢说话,太他娘的尴尬了,结果后来咖啡馆里进来了两对小情侣,气氛就好了些。我趁机把心思一说,袁凤也没不答应,不过也没答应。就说回去考虑考虑,我觉着有戏。”胖子笑嘻嘻地回答。

  “崔哥,你咋就这么肯定有戏呢?我和我女朋友搞对象那会儿,我一说她立马就同意了,你这边才考虑考虑,也没说就答应了啊。”洛邛不解地问。

  “你不懂,哥哥我是过来人,以前处对象的时候也有姑娘是我一开口就同意的,但大部分都是冲着老子的钱来的,老子后来学聪明了,等处了对象就装穷,结果不出所料过了两三天这些姑娘就各种找借口要分开。另外还有遇上的就是直接拒绝的,这种事儿读书时候遇到的特别多。像袁凤今天这样说考虑考虑,那就代表她对我还是有心的,只是没有准备好罢了。哈哈……”胖子的盲目自信让我哭笑不得,旁边的洛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道:“哦,那也有可能是袁凤不知道怎么拒绝你,毕竟平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怕伤了你的自尊心所以没直说呢?”

  胖子这一下脸色立马变的不好看起来,回头瞪了一眼洛邛道:“你小子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再逼逼,今晚自己滚回据点睡去!”

  我抽着烟看着窗外,胖子用手肘拱了拱我,我回过头奇怪地看着他。

  “你什么呆呢!我这事儿可是你张罗的,你得负责到底!”

  “哦,我想事儿呢,再过几天就要去关前辈家了,也不知道中天门的事情怎么样了,而且我还想着等这档子事情结束后找个机会带大家提升一下实力。”

  “对了,渚幽呢?这孙子跟着我们从墲倘上下来后去哪了?”胖子这时候奇怪地问。

  “我也不知道,墲倘仙山下分开后它好像就走了,我本来还预备着给它找个风水宝地呢,如今看来也省了这功夫。”说话间车子停在了我家门外面的街上,下车的时候瞟了一眼胖子的脸,提醒洛邛道:“小洛,我觉着今天晚上你还是睡另一个房间吧,要不然胖子能拉着你说上一宿话。”

  到家时候还不算很晚,老爹正在吃饭,见了我招呼了我一声,我推说自己有些累就进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抬头还能看见贴在床头上的明星海报,又瞥了一眼狭小的房间。忽然觉着自己这么多年都白混了,五年多前是从这个小房子走出去的,五年多后我还睡在这里。相比之下,袁凤比我成功的太多。

  闭上眼睛,心中的计划需要至少两年来完成。两年后我会倾家荡产,但心中的耻辱和深深隐藏着的愤怒终究会有爆的时候。

  五天后,关前辈家前的小弄堂中,胖子的车停在路边,洛邛和我并排站着,胖子则笑嘻嘻地找袁凤说话,看起来似乎胖子主动的多,袁凤则有些为难的样子。

  “哐哐”我伸手敲了敲门,没一会儿关前辈就打开了门,看了看我和身边的人后说道:“来了啊,进来吧。”

  推门而入,关前辈家里地方本来就不大,我们全都进来后就显得更狭小了点。坐定之后,关前辈开口道:“根据我这些年的调查,如今中国的几座大城市都有中天门的老祖沉睡,其中有几位已经醒了过来,上海这位是在清末民初的时候陷入沉睡的,算是最后一位沉眠的中天门老祖。地方,应该在宣明寺往北走上两公里左右的地方。”

  “宣明寺往北走两公里……”胖子和我打小就是在那里长大的,所以对于这种地形还是相对比较熟悉,听见这个位置后两个人面面相觑,好半天后才说道,“我记得小时候那一片是农田,没啥特殊的。对了,倒是有几座碉堡,不过碉堡那都是小鬼子那时候的事了,也和中天门不挨着啊。”

  “你们仔细想想,有什么地方是比较特殊的,比如气息,或者环境之类的。”

  就在此时,胖子忽然一排大腿喊道:“想起来了,山子,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有一回体育课,翻墙出去玩,结果想着去田里偷点红薯啥的解解馋,我们不是往北走过吗?那里有个祠堂,还记得吗?”

  胖子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真有这么回事。那座祠堂好像是附近几个村子一起出钱造的,供的是祖宗,可文革那会儿差点被拆了,里面被砸了个稀烂,就只剩下房子和外面的轮廓还在。我们小时候胆子也大,就将这座已经飞起的祠堂当成了临时的“基地”,平时会偷偷在这里集合,玩玩游戏,或者烤烤红薯之类的。

  “我记得,不过那祠堂地方就那么大,我们一群人那时候不就都转悠过了吗?没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啊?”我摇了摇头奇怪地说。

  “谁说没有特殊之处!还记得祠堂后面造的龙头雕塑吗?那时候咱们还用石头往里面丢,同学之间不是还都在传吗?说这龙头有古怪,还说它是活的。”

  “那都是小屁孩不懂事,这要是随便一个龙头都是活的,那天底下的龙头雕塑多了去了,还不都是活的?”我不屑地摆摆手道。却见胖子脸色忽然一正,神情之间竟然一下子变的非常严肃,开口说道:“真是活的,我看见过那龙头动过!”

  这话一下子把我给说蒙了,因为打小能看见鬼怪,还有神神叨叨事情的人都是我俩同学,我们两个虽然说是爱打架还是孩子王,可一个是红旗下长大根正苗红,一个是天不怕地不怕,我小时候都敢自己摸死人脚趾头。因此从来不相信同学说的那些鬼故事,当然,这几年的见闻已经颠覆了我俩的三观,可放在我俩小时候,哪个人说自己昨晚上见到鬼了,胖子上去就是一脑嘣!

  这件事胖子也从来没对我提起过,他点了根烟道:“是真的动过,就在我们俩现那个祠堂之后,有一回下大雨,你不是来上学路上摔了一跤,扭伤了胳膊然后请假了吗?就那天……”

  胖子抽了口烟,我细想了一下还真有那么回事,过去小时候上学的路没现在那么平坦,加上我们上学的地方是在农村,因此很多路都是坑坑洼洼的泥路,天上一下雨,这就是一个个坑,有时候不注意就会摔跤。我那天特别倒霉,被个同学从后面蹭了一下,摔倒的时候手撑着地面给一扭,差点断了,但还是疼的不行,只能请假让老爹带着去了医院。

  “我记得,咋了?”我问道。

  “那天下午不是不下雨了吗?有一节课老师说让我们自己做作业,后来我就和彪子他们几个商量逃课出去玩,翻墙出去后,彪子他们从人家田里弄了点玉米,我们就躲到祠堂里烤了吃。我内急,就跑到祠堂后面撒尿,当时我正尿到一半,听见后面有动静就回头一瞥,没想到正好看见了那个龙头脑袋,而且那龙头的嘴巴,居然张开动了几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大道主带着农场混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