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梦里被揍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这事儿放到现在,我和胖子见多了也就不稀奇了。网W wく但放在当时的情况下,胖子没吓到尿裤子上就算不错了。平常说不相信鬼的,万一真遇上了鬼,那估计胆儿都得颤一颤。

  “真动了?”我也有些惊讶地问。

  “嗯,我能看错吗?这事儿我记到今天都不会忘了,真的动了。我看着那个龙头雕像张开嘴巴然后又闭上,这一共得有三四次。我当时真吓坏了,还以为遇上龙了,一泡尿硬生生给卡在了一半,赶紧提了裤子就往外跑。后来彪子他们都问我生了啥,我没好意思说,毕竟平日里我是最不相信这种神神叨叨事儿的人,所以就说在祠堂里看见了大蛇还编了点瞎话,从那以后咱们不就都不去那座祠堂了吗?”胖子说到后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么一提我倒是有印象了,伤好之后我回来读书,就听见大家都在传祠堂里有蛇的事情,说的是有鼻子有眼,而且读书时候的传闻哪里能找的到源头,归根溯源都是无头案。不过确实从那之后,胖子和我们再没去过祠堂,而且关于那些整天说些鬼啊神仙啊之类事情的人,胖子也再没挤兑过。

  但这些小事,胖子不说,我也早就不记得了。

  “能具体描述一下那个龙头动的样子吗?”关前辈也有些好奇地问。

  “就是嘴巴动,外形看起来是个龙头雕塑的模样,我记得当时听见怪声音,回头就看见龙嘴巴一张一合,像这样……”胖子拿自己的手笔划了一下。

  “那你听见的是什么声音?石头摩擦的响声?”我奇怪地问。在我看来,这个龙头雕塑可能是个机关,但有机关不代表就有问题。古来很多遗址或者建筑物都有一些小机关,打个比方,圆明园的大水法就是最好的例子。十二个铜同时喷水,蔚为壮观。民间的机关不一定造的那么精细,但古时候能工巧匠的手艺也不容小觑,有些祭祖的祠堂造点机关之类的都很正常,龙头会动也不算稀奇。可能是胖子撒尿的时候触动了什么机关也未可知。因此我觉得,胖子听见的声音如果是石头摩擦的响声,那可疑是可疑,却还没到让我震惊的地步。

  然而胖子却摇了摇头,用肯定的口气说道:“不是石头摩擦的声音,肯定不是,那声音听起来像是叫唤,硬要拿什么比喻的话,这叫唤声倒是和老虎叫有些像,但比老虎叫要轻一些,比猫叫又响亮的多!”

  胖子的这个回答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回头看了看关前辈,后者似乎对胖子的这段遭遇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你听见的具体是什么声音,但可以肯定的是,你们所说的那个祠堂的的确确是有问题的。而且通过我掌握的情况,两处地方是互相吻合,因此,有理由相信祠堂可能就是中天门老祖沉睡之处。我觉得你们可以尽快去查看一下,确定是否是中天门老祖沉睡之地。”关前辈的话总体没错,但我却敏锐地注意到他用了一个你们,但没将自己算进去。

  之所以我如此担心中天门的事,主要还是因为关前辈说了一句,中天门会报复我,我才有些紧张兮兮地要干人家老祖。但这事儿总觉得进程太快,这位关前辈的来历,包括动机,我是一概不知。

  “那今天就先这样,我们回去后合计合计,到时候定个时间去踩踩点。”我顺口这么一说,大家伙站起身来,关前辈送我们到门口。有些话现在还不是问的时候,因此我憋了回去。

  出了弄堂,胖子就笑呵呵地道:“我今天约了袁凤吃饭,嘿嘿。”

  “今晚上宋老板请客你忘了?”

  “你们去不就行了吗?我就不出席了,还是和妹子吃饭比较要紧,等我好消息啊,今晚上我就能把她拿下!”胖子说完后载着袁凤扬长而去,也没说是在哪里的馆子。留下我和洛邛去了聚福酒家,宋老板是山珍海味做了一大桌,几个亲戚朋友全都陪着,轮番敬酒。我酒量算是不错,但这三五斤白的一灌,还是有些吃不消,头越昏沉起来。

  “不行了不行了,今儿喝多了!我一会儿还要赶汽车回去呢。”我摆了摆手,一再告辞,宋老板起身道:“既然这样,那今晚上就不留你们了,我一会儿开车送你们回去。”

  “不用,你也喝了酒了,别一会儿路上出了事,我们俩搭汽车回去,没问题的。不行就叫个出租车,放心!”洛邛嘟嘟囔囔地喊了起来,我在旁边揉了揉眼睛。每个人喝醉酒之后的表现都不同,有的人是胡言乱语,有的则是呕吐不断,我的特征就是想睡觉,一般两三斤白的下肚我还是很清醒的,但是喝到五斤左右,这就有些吃不消了,眼皮子打架,倒头就能睡着。

  洛邛吆喝半天,我扶着桌子站起来,尽量保持平衡走到门口。宋老板见状急忙扶了一把,随后他老婆张罗着打出租车,一会儿扶着我们上了出租后一个劲地道别。

  只听见司机问了我一声:“去哪里啊?”

  我嘟囔了几遍家里的地址,靠着玻璃窗就睡了过去,这一觉睡的却很浅,感觉车子一开始还有些颠簸,等片刻后就突然平稳起来。随后脑袋忽然一冷,就好像被人推进了冰窟窿似的,猛然间将我给浇醒了!

  “谁!”我睁开眼睛喊道,眼前模模糊糊地看不真切,但能依稀间看到一个人走到我面前,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想反抗,但却使不上劲甚至连手臂都抬不起来。那看不清脸的人上前来掐住了我的脖子,低喝道:“少管我们的闲事,要不然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我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感觉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劲,接着那人举起拳头对着我的脸狠狠揍了一拳,打的我面皮生疼,身子忽然一颤。与此同时,出租车在地上颠簸了一下,我睁开眼摸了摸自己的脸和头,都是干的,难道刚刚是因为自己喝多了所以做了个怪梦?可这怪梦也太真实了吧,感觉好像就生在自己身上似的。

  我伸手摸了摸脖子,这一摸立刻现了问题,脖子上微微生疼,明显有被人掐过的痕迹,而且脸颊上也有些痛,好像被人打了。我奇怪地说道:“这是梦吗?”

  “小伙子醒了啊,前面就快到了。”司机开口道,我点点头问:“师傅,我一直在出租车上吗?”

  “对啊,不然你还能去哪里啊?哈哈,我看你是喝酒喝多了,迷糊了吧!”他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害的我尴尬地点点头。

  是梦还是真实的?亦或者是有人能进入我的梦中?

  车子停下付了钱后我回家倒头就睡,这一觉倒是没啥事,也没做梦一觉睡到了大天明。接近中午的时候我接到了洛邛的电话,听声音好像有些不对头。

  “山哥,你快来看看,崔哥魔怔了!”

  我以为胖子可能遇上和我一样的怪事,紧赶慢赶地到了他家,却看到胖子坐在椅子上抽烟,手边的烟灰缸里已经塞满了,洛邛见我来了急忙上前,低声道:“我早上醒过来就看见崔哥这么坐着,已经抽了足足一烟缸的烟了,屋子里全是烟味。问他他也不说,这是不是中邪了啊?”

  我瞥了瞥胖子失魂落魄地脸,似乎看出了些门道,摇摇头叹了口气说:“不是中邪,是失恋啊,哎……”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不灭武尊大道主天才杂役重生之军火巨头带着农场混异界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