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龙嘴里的钥匙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有十多年没回来了,这龙头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地上落满了树叶,院子两侧的围墙外种的都是高大的梧桐树,叶子泛黄。网W w空气里弥漫的气息给人祥和平静的感觉,我指着龙头说道:“胖子,你确定这个龙头会动?”

  “确定!”胖子肯定的点了点头,我随即走了过去,站在了龙头旁边,仔细看了看,除了石头底子外什么都没看出来,龙头上的刻痕也只是类似龙鳞状,没有任何施法的痕迹。我伸手拽了拽,龙嘴两侧没有任何断裂的痕迹,感觉也没有机关。

  “这东西看起来好像不会动吧,没有机关啊。”我奇怪地说道。

  胖子立刻喊道:“不可能!我当时看的真真的!”

  我向后退了几步,想了想后说道:“你当时在什么位置撒尿?”

  “我操,这我哪记得?都是小时候的事了,不过……好像是这个位置,因为我是背对着龙头的,但不是正面背对着,要侧过去一点……”胖子凭着残存的记忆往前走,站定了位置后冲我说道。我走上前低头看了看,只是一堵墙,不过墙角里有个洞,这个洞很小,约莫也就两根手指的宽度黑乎乎的,看不出下面有多深。

  我蹲下来,招了招手说道:“小洛,把水壶给我。”

  小洛奇怪地递了过来,我将水壶拧开后对着这个黑乎乎的小洞倒了进去,水流进入洞中出“咕噜噜”的响声,显然下面还是有一定深度的,过了也就一两秒的时间,背后忽然传来奇怪的响声,这响声类似老虎的叫声,但比老虎的叫声要轻一些。胖子一听立马喊道:“对头对头!就是这个叫声!”我回过头看去,龙头雕塑慢慢张开了嘴巴,接着一张一合,竟然动了!

  “他娘的,真动了啊!”胖子惊讶地说,整张脸的表情就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似的。我收起水壶走了过去,此时能看见龙嘴两侧的确是没有裂缝,但它嘴里看似做死的舌头实际上并没有做死,舌头下方有一个小机关,可以将龙的舌头抬起来,而这龙舌头一抬起来后又会往下压,远远看去便如同一张一合的嘴巴。

  我盯着龙嘴看了一会儿,刚刚灌下去的水不太多,因此龙舌头也就上下抬了没几下后就再也不动了。我却抿了抿嘴唇道:“舌头下面好像有个东西。”

  “我也看见了,好像是个石头棍子……”袁凤听见我的声音后急忙说道,我回头对着洛邛喊:“小洛,你继续朝那个洞里灌水,灌的慢一点不要停!”

  洛邛点了点头,走到小洞旁边后控制着灌水的量,让水流一点点地往洞里流。片刻后,龙嘴内的舌头开始一点点抬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小洛那边水流一直在灌的缘故,所以舌头整个被顶了起来却没有放下。我们仨定睛看去,果不其然,在龙嘴里现了一个放着的石头短棍模样的物体,就卡在龙嘴内舌头的下方,看起来是被龙嘴的舌头给盖住的。

  “有东西啊!”胖子惊讶地说道,我点点头,伸手往里面探,其实这么做还是比较冒险的,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伸手往里探,万一龙头内有机关,我这只手甚至我这条命都可能搭进去。但好在事情没我想的那么严重,我的手指够到了石头短棍,轻轻拨动了一下,石头短棍是活动的,也就是说并非是龙头的一部分,这进一步验证了我的猜测。看起来,这条舌头就是压着并且作为这根石头短棍的掩盖物。

  我一点点往外拨弄,石头短棍跟着一点点被我撩了出来,握在了手里。入手还稍微有些重,表面为黑色,看起来没什么特殊之处,长度也就和我的大拇指差不多,一头位细长条,另一头为圆形。

  洛邛停止倒水后龙嘴恢复正常,我将这根黑色的石头短棍放在了太阳下对着看,却也没瞧出什么所以然来。洛邛奇怪地问:“这是啥啊?看起来也不像是值钱的宝贝或者有法力的法器啊。”

  我也说不上来,却听见身旁的袁凤开口道:“山哥,这东西看起来有点像钥匙。”

  还别说,她这么一提醒倒真有几分相似,看起来和钥匙还真有那么点像!

  “钥匙为什么会在龙头嘴里?而且还用这么一个巧妙的机关隐藏着,这么重要吗?”我低着头,感觉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胖子他们已经散开四处寻找类似钥匙孔的地方,但找了几处看起来像的,最后证实都不对。

  “我觉得这样瞎找也不是个事儿,不如等关前辈来了后问问他吧。”我正说话呢,祠堂外面忽然传来了汽车的声音,听见动静的我们几个还以为是关老到了,急忙走出去。却看见停下来了一辆小巴士,从车上下来几个人,都穿着西装,有两位手上拿着文件纸张。

  “什么人啊?”洛邛奇怪地问,对面几个人东看看西瞧瞧,还有的拿着相机拍照,走在正中间的是个穿着西服的女性,样子和电视里瞧见的那些职场女性很像,烫了个波浪头戴着大黑墨镜,洋气的很。

  他们走过来后也看见了我们,双方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对面一个戴着厚眼镜的男子走过来问道:“你们是哪个单位的啊?”

  “我们不是哪个单位的,就是路过进来看看。”胖子接口道。

  “哦,那你们不能进来的,这块地我们张总已经买下来了,马上这里就要开了,以后就是私人地方,你们外面人不允许随便入内。”

  我皱了皱眉头,胖子则有些不乐意地说道:“干什么干什么啊!哄人是不是?奇了怪了,路是国家的,土地是百姓的,干嘛不允许人走?”

  “嘿!你这小伙子怎么说话这么大火气啊,我是和你们好好说,干嘛嚷嚷啊?”对方也有些不乐意起来,胖子嘟嘟囔囔地正要开骂,我伸手拉了拉他的手摇头道:“算了,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走吧。”

  说完我就带头要走,却听见戴眼镜那人喊道:“以后别来了啊,不然报警抓你们啊!”

  我挑了挑眉毛,不满地回头说:“要报警抓随你们,我叫巴小山,下次抓人的时候记得告诉警察同志我的名字。”

  说完不等那人开口就朝来的路上走,胖子叹了口气道:“早知道就把车开过来了,把他们的车给堵了,让他们横。不过说来也可悲,这当年文革没拆掉的祠堂如今却又要被拆了,只不过是变成合法的了。时代在变,好些老东西都保不住了,此时拆和那时拆有什么差别啊……”

  我叹了口气,胖子这话说的也在理,随着社会和时代的进步,似乎我们正在丢失一些重要的东西,老祖宗们的传承和遗产正在被更多现代化的东西吞没,这如今的孩子除了四大名著以外就不知道古代还有什么历史名著了。前阵子,老爹邻居家一个**岁的小娃娃,忽然问我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是什么。我下意识地说了“夏”结果这孩子一脸得意地说:“你错了,是秦朝,没文化!”

  正向前走呢,才没走出多少步,后面忽然听见有人喊道:“两位留步。”

  我奇怪地回过头,瞧见一个穿黑衣服的男子正说话呢,胖子不耐烦地说:“怎么着?这条路也不让我们走了?”

  “不是,是我们老总想和这位巴先生聊一下,不知道方便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带着农场混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