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老洋楼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找我?”我很意外,透过眼前的男人看向了那个戴着大墨镜的女子,虽然墨镜遮住了她的眼睛,但好像能感觉到她也在看着我。网W w★W★. 8★1 z√

  “好。”我点了点头走过去,走到近前,女子摘下墨镜露出一张让我感觉特别陌生的脸,从近距离能看出这个女人上了年纪,即便化了妆,但额头上的皱纹以及有些沧桑的容颜还是遮盖不了的。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我开口问道:“你好,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她笑了笑说:“我姓张,你的确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或者准确点来说,我认识你母亲。”

  我一怔,甚至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她继续说道:“你母亲和我是在广东的时候认识的,也一直都是好朋友,这几年在生意上也有往来。几年前她从上海回香港,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她给我看过你的照片,所以我认出你了。”

  “哦,真巧。”我面无表情地回答。

  “听说你和你母亲之间有些矛盾,也很久没有和你母亲联系过。”

  “我和她之间的确有问题,不过都已经过去了,如今我们只不过是彼此认识而已。”其实如果不是五年前她回上海后生的那一系列事情,我也不会对她有那么不好的印象,当然谈不上恨,只是也没多喜欢,说是熟人差不多。

  “孩子,有些事情在你们之间是割不断的,你毕竟是你母亲的骨肉,血缘是无法分开的。就算你们之间有什么问题,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该化解了吧。”

  “你是想当她的说客?那还是不必了,我和她之间无仇无怨,也无爱无恨,以后估计也不会见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还有事。”丢下这句话我就要走,却听见张总摇头道:“你母亲这两年身体一直不太好,小病不断,你毕竟是她的儿子,要是有空还是去香港看看她。”

  我心中没来由地微微颤了一下,却还是笑了笑道:“会的,等有时间吧。对了,我也提醒你一句,这座祠堂有古怪,你要动工之前最好找个师傅来看一看。”

  说完我便没再回头,径直离开。

  往回走了很长一段,基本看不见后面的人后我将钥匙重新拿了出来,之前在祠堂里找了半天也没现这把钥匙到底是开什么锁的。但我一路走过来却冒出了个念头,说道:“胖子,这把钥匙能开的锁孔会不会不在祠堂了?”

  胖子一顿,似是没明白我的意思,用奇怪的眼神瞄了瞄我。我摆摆手道:“你看,从地理位置上来说,那几座老洋楼距离祠堂其实不远,同时,祠堂后面还有村子。这把钥匙肯定是有来头的,那它能开的锁孔如果不在祠堂中,就有可能是在村子和小洋楼内。”

  “你的意思是,锁和钥匙分开了?”胖子领悟过来,接茬道。

  “对!就是这个意思,如果锁孔在其他地方,那么最有可能在的就是小村子和老洋楼。我觉得咱们就这么回去不值得,这样,兵分两路,两个人去村里打听打听,另外两个去老洋楼转悠。”我开口道,“这样,我去洋楼,洛邛和我一组,胖子你和袁凤一组,去村子里打听打听,顺便帮我们买点吃的。三个小时后咱们在车子那边集合。”

  胖子是一脸不悦,不经意地看了看袁凤,脸色有些难看。我是故意这么安排的,以后大家还要在一起做事,如果整天板着脸那算怎么回事,让他们单独相处说不定能尽快化解彼此的尴尬。胖子瞪了我一眼,估计是看出我这点小心思了,我却装作没看见,招呼着洛邛往老洋楼的方向走,很快,两队人马之间就拉开了距离。

  关于这些建在小树林中的老洋楼,对小时候的我而言就像是一个可怕的世界。是我们这群孩子绝对不敢靠近并且不敢踏入的禁区。灰色的墙面上长满了爬山虎,潮湿的环境和覆盖着落叶的院子,那一个个不透光的窗户看起来好像每一扇都非常阴森,似乎随时随地就会有一张可怕的面容从窗户中露出来吓你一跳。

  以至于,我们读书的时候孩子之间曾经流传过不止一个版本的可怕传说,包括曾经有同学走进了老洋楼内就再也没出来过,还有类似里面住着鬼魂,专门吃人之类的事儿。这些传闻代代相传,甚至我问慧智的时候,他还告诉我如今孩子之中依然流传着类似的传说。

  我走到关闭的铁门前,这种铁门并非密不透风的铁板一块,上面的纹路是纯欧式的风格,透过铁门能看见院子前还建了个小喷泉,当然现在只剩下外形了。

  在文革时期,这里也没能幸免于难,很多胆子大的人组团冲了进去,打砸了一番后离开,也有拾荒者曾经摸索进老洋楼搞出过一些瓷实的古董。

  再次站在这里,我只是觉得整栋楼阴沉沉的,倒没有了孩提时代的恐惧。翻墙进去后朝着洋楼大门走了过去,大门并没有关,因为上面的锁早就坏了,我轻轻一推大门立刻打开,迎面飘来一股霉味混合着一些令人不适的腐烂气味。

  “我们分头找吧,现可疑的地方你就喊我。”我带着钥匙先上二楼,整栋老洋楼也不过三层而已,但其中的空间却比如今的洋房要大一些。我顺着石头阶梯往上去,二楼是一间会客厅和两间卧房,会客厅内一地狼藉,桌子和椅子都已经大幅度的朽坏,还有一些被打烂在地的瓶瓶罐罐碎片。左边一间卧房的门是开着的,往里面看了一眼便一目了然,床板上是空的,也没看见任何类似保险箱或者暗门的地方。我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却在角落中现了一个意外收获。看见阳光下有什么东西晃了晃我的眼睛,等走过去仔细这么一瞧才现,晃我眼睛的竟然是个相框。估计是当年被人破坏的时候,相框掉了下去,正好卡在了桌子后面的夹缝中因此没有被现。我将相框拿了出来,放在太阳下照了照。相片上只有一个人,是张黑白照片,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正端坐在椅子上。型和样子都透露着一股子老上海的风情。只是这个女人的脸看起来似乎不怎么高兴,很冷漠,脸本来就很瘦,加上黑白照片中的旗袍看不出颜色,只能看出黑色所以更显得非常消瘦。

  她端坐着,手上和耳朵上的饰能体现出她肯定是大门大户的小姐,看起来这是她的房间。

  我将相框随手放在了桌子上,这间屋子没什么现,我便朝着另一边的卧房走了过去。这间卧房门关着,我推了推,好像是锁着的,但锁头年久失修我稍微用了点力气就将大门给整个推开了。房间内窗帘拉着,空气里弥漫着让人不适的气味。很昏暗,看不清楚内部的陈设。我捂着口鼻走了进去,挥了挥手,空气里扬起的灰尘让我咳嗽了几声。走到窗户旁,伸手一拉,将窗帘给整个扯了下来。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我打开窗户,通了通风。随后回头准备搜索房间,但这一回头却瞬间愣住了。这是卧房,卧房内自然有床。但早就人去楼空的老洋楼内应该没人居住,可偏偏在此时,我看见自己身后的床上用被子盖着,鼓起了一个类似人形的样子。刚刚房间太黑了我没看清楚,但现在看到,心里一下子怔住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带着农场混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