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遭遇玄风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大门派的人说是有两张皮囊也不为过,当然不是指他们真的和妖怪一样会换皮囊,而是指他们有不同的身份。网Wくw W★.√8 1★z ★在门派中穿着的都是地地道道的道袍,梳的是高高的髻。但入了红尘之中便要还上便装,化身成普通人的样子。但这不并不代表就看不出他们的身份,随身携带门派的令牌是必备的,为的是遇上同行的时候不至于不认识。

  每个门派的令牌模样都是不一样的,而且越是强大的门派,令牌就越是没办法仿造。玄风门的令牌我过去见过,上宽下窄的模样,正面刻着玄风门三个大字,同时在旁边还有一行小字,代表的是此人在玄风门中的位置,比如外围弟子,入门弟子如果是亲传弟子的话还会刻上师傅的道号。背面刻着上下环绕的一个阴阳图案,太极两点之处却并非黑白,而是红蓝。

  我刚刚一眼看见的便是其中一个人露出来的身份令牌,红蓝两色的阴阳图瞅了一眼就知道这几个人的来路。三龙说关前辈曾经是玄风门的掌门,如今又有玄风门的人找上门来,看着不像是巧合。

  “玄风门的啊?那不是家门家务事吗?我们上去不太好吧。”胖子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点点头,也是这个意思。可偏偏就在此时几个玄风门的人却盯上了我们,尤其是此时我还拎着那个黑色的大箱子。着实引人眼球。对面其中一个人立刻抬脚就朝我这边走了过来,胖子立马低声说道:“看来来者不善,小洛,凤儿,都小心着点。”

  对面走过来的人瞅着大约四十岁左右,只是头已经有些花白,两鬓处看起来有点白。

  对方走到了我们面前,先伸手拱了拱随后开口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阁下是上海的巴小山巴兄弟吧?”

  “正是,兄台怎么称呼?”我对于这种模仿古人似的交流方式倒不是很反感,对方笑了笑道:“在下玄风门李雨祊,圈子里的朋友抬举,叫我一声李大手。”

  光听名字我是不知道这人什么来路,但一听名号就立刻反应过来。圈子里名号叫李大手的一共有三个人,一个是大元天成府的邪道高手,我前几年见过还曾经接触过差点做成了生意。这第二个是滇南那边的一个民间散客,有些小名气,但据说是少数民族的朋友也不是修道的。这第三个李大手,传闻是道门中人,因为手掌宽大,而且有一手手中雷印之法所以被圈子里称为李大手。我也没接触过,只是听说是个好手。没曾想,竟然今天遇上了,还是玄风门的人。

  “久仰。”我点了点头道,没开口接话,说明不想惹麻烦,这谈话之间也有技巧,如果对方懂行的话就不会再多话。但明显李大手不只是来打个招呼,因此没有告辞的意思,目光反而落在了我手上拿着的黑色箱子上,笑了笑问:“听闻巴兄弟最近在忙大生意,我很好奇,不知道能否透露一下?”

  我皱了皱眉头,玄风门招牌太大,道门双山,法教两门的名号不是随随便便就惹得起的,即便是5o7的沙老也不敢得罪玄风门的大人物。我知道他是想问我手上拿着的这个箱子里装的是啥,但就是不接话,笑笑道:“没什么,江湖之中混口饭吃。”

  “哦……”他知道我没有要透露的意思,便笑了笑又拱了拱手,这一次拱手的意思很清楚,是要告辞,“如果你们是来找关前辈的,还请等上片刻,我的几位师兄弟正和他老人家说话。”

  说完他转身走了回去,胖子凑过来道:“这孙子怕是盯上我们了,话里的意思是我不管你们的事儿,你们也别管我的事儿。”

  我点点头道:“听出来了。”

  点了根烟,站在弄堂口没过去,凝神想听听他们说的什么,但这几个人身上的气都非同小可,说话的时候气息连成一片,自动把声音都屏蔽了,估计就是防止被人偷听。我皱了皱眉头道:“他们说话的内容肯定非常机密,我听不见。”

  “管他呢,反正和我们没关系,他们大门派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够得上的,还是安安心心等着吧。”胖子抽着烟,看起来神情自若,我瞟了瞟他,压低了声音问:“你和袁凤和好了?”

  胖子笑了笑道:“你猜怎么着?多亏了你的分组,我和袁凤去村上买吃的,一开始巨尴尬,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嘴巴闲不住,就主动和她说说话。这一来二去给说开了,凤儿也是直白人,就明白地告诉我,不是嫌弃我长的丑,也不是感觉不合适,主要是她现在还不想处对象,说是因为家里哥哥那档子事还没搞定,而且她也特别独立不希望以后靠着我。所以现在还不想谈恋爱,不过也没把话说死了,说再过几年肯定要考虑结婚生子的事儿,到时候我们再试试看。嘿嘿……”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胖子这张脸和早上判若两人,我笑着摇摇头道:“你先别开心,说不定就是人家故意说这些话来安慰你,实际上没那个意思。反正你得加油,好姑娘大把男人抢着呢,你得加把劲啊。”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扯了好半天,对面玄风门的人似乎和关老闹的不怎么愉快,有几个玄风门的弟子看起来神色愤怒,说话的表情也挺激动的。不过好像一言不合,就没再聊下去,一众玄风门的弟子朝我们这里走了过来,估计要从弄堂口走出去。

  我往旁边退了一步,把路给让开了。这几个人带头的不是李大手,而是另一个看起来稍微年轻一些的,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这男子头还挺长,扎了个小辫。整张脸盛气凌人,就差写上四个大字“精英弟子”,我本来已经让开了路,但经过我们几个面前的时候李大手在此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对方听后忽然停下脚步,看向了我。

  我皱了皱眉头,却见此人竟然自说自话地伸出手抓向我手上拎着的黑色箱子,满面应该如此的模样,好像拿的是自己的东西。在这一刻,胖子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喝道:“干什么呢!”

  玄风门的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扎辫子的男子抬起头看了胖子一眼,又看着我,好似理所当然般地说道:“我要看看你这箱子里是什么。”

  “这是你的东西吗?就随便伸手!”胖子骂道。

  “我看上的就是我的。”他这话说的我们几个都懵了,还真是天下之大傻缺到处都有,顶着一张三十岁的脸做的是三岁孩子的事儿。我将箱子背在了身后,皱着眉头说:“这是我的,为什么给你?”

  “因为我看上了。”他的话让我有种想笑的冲动。

  “我要是不给呢?”

  “不用你给,我自己会拿。”说话间,他又往前迈了一步,继续伸手抓向我手上的黑色箱子,我有些毛了,熊孩子任性点还能接受,但他娘的一个大男人当着我的面抢东西哪能忍?我将黑色箱子往身后一放,另一只手按在了图山刀的刀柄上,低声道:“你敢伸手,我就把你的手多下来!”

  此话一出,玄风门几个人脸色顿时变了,胖子和洛邛他们也马上做出了战斗准备。

  扎辫子的男人却在此时收回手,整理了一下领子,用一副我很想打他的表情对我说道:“你这是挑衅我吗?”

  “不是挑衅。”我往前跨了一步道,“我说到做到,你敢再碰我的箱子,我就砍掉你的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执掌乾坤斗罗大陆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大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