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威胁老怪物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出了许家的书库,老管家在门口等我,我笑了笑道:“您还在门口等我啊。√网Wくw W★.★8く1くz ”

  “老爷说你快出来了,所以让我在这里等你。他在书房,想见你一面。”

  在带路下,我进了许老爷子的书房,却见许老爷子已经换了套衣服,正在看报纸。听见动静后抬头看向我,笑道:“小山,坐吧。”

  坐下后,他将报纸放在了旁边的桌上,看了看我道:“最近感觉如何?”

  这样的开场白让我一愣,甚至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耸了耸肩笑道:“还可以啊,怎么了?”

  “你好像参与进了一场比较大的麻烦吧。”他似乎知道什么,我一顿,倒也不隐瞒,将中天门的事儿一说,许老爷子点点头道:“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毕竟上次你帮了沈梦恬,远远出了还我人情的地步,所以我可以帮你一个忙。”

  这么好的事儿我着实一惊,其实是想直接请许老爷子把中天门那老祖给灭了,但转念一想,虽然许老爷子本事高强,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查到过他的底子,而且陈堂子也说不能透露许老爷子的身份那是天机。但也不能让人家平白无故就冒险吧,即便人家手段通天,可保不齐出个意外,受个伤什么的,我也难以交代。当然,这还不是我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在听见许老爷子愿意帮忙的消息时,我脑袋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请他帮忙灭掉灵家。

  可人家说帮忙也不是说当打手,我摇摇头,内部否决了这个提议。

  但机会难得,总不能放过了,因此我想了想后说道:“您言重了,如果您不嫌麻烦的话,能不能请您把我葫芦里的一个家伙给请出来,我实在是叫不动他。”

  “就这个?”许老爷子倒是有些意外,我点了点头后,他笑着说:“把葫芦给我。”

  解下葫芦递了过去,他将葫芦放在手心里,伸手轻轻一点,嘴里念念有词,我距离他比较近因此能微弱地听见他低声念出的法咒,这不听还好,一听顿时吓了一跳!他念的法咒和当初葫芦上红字传入我耳朵里的几乎一模一样。

  这许老先生怎么会知道?难道他知道这个葫芦的来历?

  伴随着我心中的惊讶,许老先生轻轻地将葫芦放了下来,随后轻轻拍了拍葫芦嘴开口道:“出来吧,有事找你。”话音才落却看见葫芦中飘出了一道青烟,旋即老怪物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我叫了好几天都不搭理我的老怪物,居然被许老先生一喊就喊出来了,我当时就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却看见老怪物飘在空中,低声道:“你叫我出来的?”

  口气还是有些盛气凌人,许老先生笑着点点头,却听见老怪物低吼道:“我正修炼呢,你敢打扰我?不想活了吗?”

  我在旁边猫着没吱声,却见许老先生喝了口茶,手指轻轻点了点桌子,低声说了个“斗”字,这一个字出口,便见老怪物身上被强烈的金光环绕,前后也就两三秒的时间,金光仿佛有万钧之力将老怪物整个压在了地上。

  “啊!圣言,你会圣言!”老怪物嘟嘟囔囔地喊个不停,那样子瞅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我则是完全看呆了,这是啥情况?怎么会这样?老怪物不是很厉害的吗?

  这一前一后的对比着实强烈,老怪物被金光压的动弹不得,想挣扎,但过了好久都没挣脱开。此时许老先生才说道:“你已是残魂,为何还这么嚣张?天下能灭你的人很多,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是,是!”老怪物完全认了怂,连声喊个不停。许老先生才抬了抬手,金色的光芒从老怪物身上消失不见。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许老先生指了指老怪物说。我赶忙走上前,笑了笑道:“你不是不睬我吗?现在有人能制你!”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野渊的事吧,他和我过去还算是有些交情,我要是将他的事情告诉你等于是出卖了他,这种事我不想做。”

  “嘿!我倒是没看出来你还挺有情有义的啊,你不说也可以,那我就让老先生再收拾收拾你,反正有的是办法。”我冷着脸喝道。

  “啊……”对方显然害怕的不轻,神色间有些慌张,没挣扎太久就说道:“你问吧,想知道什么。”

  “野渊的来历我大体了解,关键是那个七巧瓶是什么来头?”

  “我们每位老祖在沉眠之前都有一个七巧瓶,这个七巧瓶是留给门下弟子的,为了方便避祸之后门下弟子利用七巧瓶中的信息将封印解开,释放老祖出世。”

  “那我在七巧瓶里现的那句话:三族之血,九方格局。圣地行云,红流环绕。是什么意思?”我又问道。

  “额……”老怪物还有些犹豫,我回头看了看许老先生,老怪物这才乖乖就范,喊道:“我告诉你就是了!三族之血,指的是妖族之血,人族之血以及僵尸之血,三血汇聚后能开启第一重封印,进入后是九方格局,指的是九座镇守封印的石碑,这些石碑呈现巨大格局为第二重封印。圣地行云意思是指第三重封印,这重封印如同行云般难以捉摸,破开之后进入最后的第四重封印,红流环绕,意思是红河血水汇聚的封印石棺,打开之后便是老祖沉眠之处。”

  说来简单,但这其中的复杂程度光是听了听就觉得非同一般。

  “你知道这些机关的解除方法吗?”我急忙问。

  “不知道。”老怪物干净利落地回答,我作势要威胁他,他却喊道,“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每个老祖沉眠的地方都只有自己和信得过的门徒才知道,而且破解之法也只有自己和信得过的心腹才懂。这是保命的地方,怎么可能告诉别人。”这么说来似乎也有道理,我点了点头,接着问:“野渊如果出事,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这我说不好,但肯定不小。如今我能感应到苏醒的老祖数量很少,也就一两个,越早觉醒就越能争夺中天门的霸权。或许还能现老门主留下的宝贝……”他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我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话里的意思,追问:“什么宝贝?”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一些钱币之类的……”他立刻改口说道。

  “放屁!少他妈的骗人,说,什么宝贝,不说老子……”

  “好好!告诉你也无妨。我们老门主当年就失踪了,但传说他曾经留下过一批宝贝,这批宝贝至今下落不明,但传闻他曾经在中天门的遗址内留下了线索,这批宝贝中有一样东西是个非常厉害的法器,听说是能对抗道门双山的**宝。所以当初一群老祖就跃跃欲试地想要争夺,后来遭遇打击后才都作罢。如今百年过去,谁先醒来就有可能最先现这样宝贝,得到了这样宝贝后,或许就能造就不世传说!”

  听起来不像是假话,在之前我看的那本书里似乎也隐晦地提到过这方面的事情,我想了想后确定没什么要问的,就嘱咐道:“以后我叫你,你他娘的就出来,敢不出来有你好看!”

  他无奈地瞄了瞄许老先生,轻声说道:“我就想不通了,你认识那么多牛逼的大人物,又是祖妖山的大妖将,又是这种我看一眼就吓的魂飞魄散懂得道教圣言的高手,可当初怎么会差点死在我的手上。真是个迷……”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不灭武尊大道主天才杂役重生之军火巨头带着农场混异界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