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玄风门三法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玄风门在江湖上最有名的是三门本事,第一是玄青藏锋道,这一法门主要是在这双手上,有些像是袖里乾坤,但比袖里乾坤要更高级一些。√网Wくw W★.★8く1くz 袖里乾坤一般是用来取物或者装物的,打斗的时候多用在探手将对方手上的兵器给夺下来。但伤不了人,但玄青藏锋道则不同,这套法术要是打全了,基本上一个照面就能将对方的兵器完全拿下,然后以对方的兵器反打对方,取的是手上的一个巧劲,劲气从双袖之间出,双臂挥动,能撼日月。

  第二门本事体现在剑上,玄风门一般不允许弟子用其他的兵器,剑是唯一的。然而,这里说的剑也并非咱们寻常意义上的剑,因为寻常模样的剑并非每个人都能用的好。玄风门的剑样子奇特者不少,剑上附带法力强光,出手便带有可怕的剑气,和剑气能隔开十多米伤人性命。厉害的紧!

  第三门本事乃是玄风门人人皆会的功法,名叫《海元术》,这是从入门的小徒弟开始打底子的功法,有点像是我的《武当五行功》,但人家的《海元术》是很正宗的。分成上中下三部,一般的弟子只能学到下部,也就是最底层的功法。精英弟子据说可以修中部,而那上部功法只有玄风门的高层才能修习。然而,作为法教二门中的玄风门,这作为底子的功法怎么可能没用?我听说,即便只是修炼底层功法,过个三四年时间也能小成,而小成之后在江湖中行走基本不成问题。

  作为玄风门的天之骄子,元诙肯定会上述三门功夫,至于他的师傅有没有亲传什么本事给他,那就难说了。

  空地上,元诙活动了一下手腕,脸色阴冷地说道:“江湖规矩单打独斗不可暗箭伤人,哪方若是败了,事后不可寻仇滋事。”

  “要你说?”我不屑地瞟了他一眼道。

  “只是怕你若是今日败了,找我报仇,反而把自己和朋友都搭进去。”

  这孙子还挺自信,我冷笑起来,抬手一掌拍下,火焰从手掌中打了出去,落地后迅化作一个巨大的火焰圆圈将我们团团包围。

  “五行法术?”元诙瞅了瞅地上的火焰后并没有露出太多惊讶的表情,随后便看见天上有金色的光亮起,化作巨大的金剑从天而降。我一上来就是双五行气息联动,出的是狠招,玄风门的人我没交过手,对他们也不是特别了解。所以想着在对方出狠招之前先下手为强。

  金色剑光破空而来,却见元诙向后退了一步,探手按在了自己的手臂上,随后仿佛抽出了什么东西,闪烁着强烈的光芒,一抖剑锋直击苍天,我看到玄青色的光芒冲上半空和我幻化出的金行法术碰了个正着,当场将金行法术给击穿。我微微一皱眉头,此时才看清楚,元诙手上正握着一把大约和我手臂差不多长的剑,长度算是短的,剑身很细,剑柄好似是一块光的晶石,但依稀间能看到剑身上刻满了各种各样的纹路。

  传闻果然是真的,玄风门弟子人人有一把剑。这剑看着不长,应该是贴着他的手臂捆绑,拔出来的一刹那就算是解了封。虽然和元诙这孙子看不对眼,但不得不承认刚刚那一剑当真是有本事,我的金行法术不算弱,但被其一剑给荡开,手中的功夫可见一斑!

  “还有什么法术?尽管使出来。”他轻轻一抖手中的剑,傲慢地向我挑衅。

  我背起手,图山刀脱鞘而出,刀锋在手上轻轻一抹,鲜血立刻顺着手掌流了下来同时图山刀内的邪气也跟着飘出化作魔影在我周围徘徊。我遥遥一指元诙,魔影立马扑了过去。

  元诙却笑道:“你这本事还真够杂的,看起来什么都会啊。但以邪术对付我们这种正派,恐怕不成。”

  手指隔空一划,指尖在空中画出一个圆来,我看的一愣,看这手法不一般但到底什么路数我却很难说上来。却听见元诙开口道:“我十五岁开始修《海元术》中部,用十年时间略有小成,五年时间巩固成果方才体会到了我们玄风门《海元术》的一些皮毛。但纵然只是皮毛,对付你放出来的这种魔影,很轻松……”

  说话间他虚空画出来的圆圈旋转着朝这里飞了过来,魔影当头被圆圈击中,开始没什么反应但很快魔影就被圆圈层层包裹,如同束缚般将魔影捆在了中间。魔影起初还想反抗,但这光的圆束缚的力量越来越强,好似有某种神秘的力量,一点点将魔影的力量给抽离,最后魔影承受不住败下阵来,歪歪斜斜地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我心中一惊,魔影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拿下了,《海元术》神秘精深,其中不乏我想不到的强**术。贸然用魔影出手看来是个错误的战术,便在此时伸手解下了腰间的葫芦,手指轻轻一抹葫芦的表面,口中念咒,葫芦口上登时冒出死死红光火焰,我向前踏出一步,红光火焰喷涂而出形成可怕的火龙击中了魔影。魔影惨叫一声,但同时束缚着它的圆圈也在此刻破碎。魔影仓慌地飘了回来,落回了图山刀中。

  元诙一看自己法术被破也微微有些惊讶,轻声说道:“这火焰好像和寻常的火焰不同,有几分仙气。你这葫芦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宝贝,借我看看!”

  说完他手臂一甩,我似是看见自己眼前有大袖扫过,紧接着一只手按在了我的手上,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我手上的葫芦就被夺了下来!

  “就是这个吗?没见过啊……”玄青藏锋道!这种手段施展开的时候甚至寻常人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一见葫芦被夺走,便伸手去抢,元诙快步向后退,随后竟然将葫芦口对准了我。玄青藏锋道的真谛不在夺,而在用。也就是不仅仅从你手上将这个武器抢下来,同时还要用这个武器伤了原本的主人。

  这事儿本来不难,说难听的,无论是刀还是枪,本身就没有灵智情感可言,只要会用都能伤人。但我的葫芦却不同,念不对葫芦的口诀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用葫芦放出火焰,然而,这时候便体现出元诙的不凡来了!这孙子想了想后开口道:“我记得你刚刚念的法咒是这样的……”

  旋即开口,竟然将我只是轻声念出一遍的法咒原原本本给念了出来。下一秒,葫芦口就有烈焰冒出来的痕迹,元诙哈哈大笑道:“这东西不错,灭了你之后我可以拿来用!”

  他话音刚落,葫芦中瞬间喷出可怕的烈焰,强大的烈焰化作伞状在我面前铺开,但下一秒却并没有烧向我,而是停留在了空中。元诙一愣,又念了一遍法咒,没曾想伞状的火焰居然反扑回来,一下子烧着了元诙的身体。

  旁边的李大手他们都大吃一惊,元诙自己也没想到,伸手将葫芦给甩飞出去,就地一滚想扑灭身上的火焰,可这毕竟不是凡火,哪儿那么容易就能扑灭的,来来回回折腾了好一会儿后,最终还是用了《海元术》才将火焰分离出去,只是从地上站起来的元诙却狼狈不堪,身上衣服烧的到处是洞,甚至满面黑灰,眉宇间颇有愤怒之色。

  “想用我的葫芦啊,不是我不给你用,是你没那个本事用。”我举着葫芦,冷冷说道。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大道主带着农场混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