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守株待兔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胖子这话说来无意,但我听到耳朵里可就是另一回事了。网W w★W★. 8★1 z√这条蜈蚣是九方格局中的一员,那就是封印的一部分,它是没办法离开这片黑土地太远的,而从条死去的蛇上可以看出,任何生物都没办法在这块黑土地上生存,所以,它不可能在附近觅食。

  那胖子说的就没错了,是有人在喂养它,换句话说,有人知道这地方的存在,而且还在照看这个封印!

  是中天门的人吗?如果是中天门的人为什么我们一直没碰见?

  “先别管这些,大家分散开到处找找!”我开口喊道,“找到类似这样的三阴四怨之地,先确定九方格局的所有位置,然后通过这些位置找到封印之地。再逐个击破!”

  大家伙听完立马散开,我回头瞥了一眼旁边的关前辈。他从昨晚上开始就一直没说过话,也没给出任何意见。我犹豫了一下后走过去,说道:“前辈,九方格局的事,我没说错吧?”

  他却没开口,双目紧闭,以至于如果不是能看出他在吐纳呼吸,或许我还以为他死这儿了。

  “前辈……”我试着问了几句,但依然没有任何回答,无奈之下我只能走开。

  胖子他们搜寻了一天,结果还是比较好的,找到了三块三阴四怨之地,我简单地做了一个图,从图上能看出,如果九方格局是按照东西南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来排列的话,我们已经现的四块三阴四怨指地填入进去是正合适,那基本可以确定出另外几块三阴四怨之地的位置。

  “山子,从你画的这图上来看,好像正中间的地方还是咱们的那个祠堂啊!等等,你看这个角,这个角已经比较靠近宣明寺了,但我们没在这一带现任何的三阴四怨之地。之前不是说宣明寺下面的尸巫其实也是野渊老祖的护卫吗?那会不会宣明寺也是这几块的其中之一?”胖子这么一说,我立刻点了点头,封印格局有大有小,后面我们找到的三块三阴四怨之地大小也都不相同。宣明寺就在这附近,从格局上来看,的确应该是野渊的护卫。

  “这样,按照这个格局继续找,然后确定所有的九方格局位置,明天我们逐个击破!”

  夜里,月上树梢,我蹲在被宰掉的蜈蚣地方旁边,地上的泥土已经被重新铺了上去。胖子走过来悄声说道:“看啥呢?”

  我轻声回答:“那头蜈蚣体型那么大,肯定食量不小,我估计真要有人给它喂食的话,那肯定三天两头要往这里来。我想今晚在这里蹲一蹲,看看能不能撞上!”

  “行,我陪你一起呗。”胖子嘀咕道。

  “没事,你回去睡觉吧,今天大家都忙了一天了,我在前面黑泥土四周布置了一些陷阱,只要有人靠近就会踩到地上的线,线连着几个铃铛,一晃就摇。我就能马上现,不打紧。”胖子听罢,也着实累的够呛,坚持了一会儿后就退到后面睡觉去了。我坐在树后面点了根烟,等了得有十来分钟,抽了两根烟了,还没现什么动静。寻思着,如果手上这根烟再抽完还没动静就迷糊一会儿,反正有铃铛报警。可没想到,我正抽烟内,就看见一个人影慢慢朝我这里走了过来,黑灯瞎火的我也看不清楚,心头立马紧张起来!连忙将烟头给掐灭了,按着图山刀做好了战斗准备。对方拨开几根树杈子到了我面前,这一刻,我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图山刀已经一半出鞘,才看清楚站在我面前的居然是唐雨嫣这姑娘!赶紧停下身子,将图山刀插了回去。

  “你干嘛呢?”她奇怪地看着我问道。

  “没……,没什么……”我总不见得告诉她,刚刚差点对她起了杀心吧。她点点头,拿着一壶水递给我道:“我给你送点水来。”

  还真没看出来这姑娘还有细心的一面,接过水后笑了笑说:“多谢,我这儿蹲的时间久了,还真有点口渴。”

  我喝水的时候,她索性坐在了我身边,这夜里树林子里比较热,我们大老爷们脏点倒是没所谓,但人家毕竟是姑娘家,白天的时候我让她和袁凤到村子上的招待所里开了个房,洗了把澡。但到了晚上树林子里潮气重,女孩子又是满头大汗,一股子幽香飘了过来。我这儿也是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顿时有些招架不住,赶紧倒出点水往脸上抹了抹,心中暗暗念叨:可不能乱来。

  “你怎么了?”人家姑娘还问了我一声,我急忙说:“没事,天气热,擦把脸。”

  “哦,对了,晚上会有人来吗?”她奇怪地问。

  话题岔开后我自觉好了一些,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守株待兔哪能知道兔子什么时候来,你还是快点回去睡觉吧。”

  “天气热,睡不着,而且崔震还打呼噜,嗯,我被吵醒好几次,袁凤都是塞着棉花睡觉的。”这话我听了想笑,还真是那么回事,胖子这厮打呼噜实在是厉害,一个接着一个,而且还是“断命呼噜”,就是那种打呼噜打到一半忽然停住,好半天像是没气似的噎住了,接着突然一泻千里。而且呼噜声贼响,平时更是一个接着一个就没停止的意思。我平时和胖子睡一个招待所房间,都得塞棉花睡觉,估计也就洛邛能睡着,因为这厮也打呼噜,两个人经常呼噜二连奏。

  “那我给你找点棉花吧,习惯习惯就好。”我苦笑着说。

  “没事,算了,反正也睡不着就过来看看。对了,我一直没问你为什么也和中天门有过节?还要来弄人家老祖,为啥啊?”她好奇地问道。

  我对她还是有所保留的,很多事情都没说,毕竟苏日安现在看起来她就是个普通的姑娘,但毕竟是中天门老祖转世,保不齐哪天就觉醒了。我苦笑了一下道:“这里面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总的来说就是闹下了过节,而且仇怨还不轻。”

  谁知唐雨嫣反而有些不依不饶,吵着还要我说清楚,我皱着眉头正在思忖怎么回答,后面忽然传来了“叮铃”一声,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回头看去,身后唐雨嫣奇怪地问道:“哪里来的铃声?”

  我急忙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接着凝神看了出去。透过树枝和叶片可以看见在不远处蜈蚣所在的黑泥土位置,出现了一个影子,身材看起来像是个正常的成年男子,但走路样子有些奇怪,好像是跛的。因为虽然看不清身材,但从肩膀上下摆动的幅度来看,似乎是一上一下的颠簸,感觉走路不稳。手上提着一个类似桶装的物体,慢慢地越走越近。

  没想到还真有收获,我本来用这招守株待兔的方法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曾想,运气居然真的这么好!

  我拔出图山刀,为了防止对方逃跑,我会在第一时间冲出去动手。对方已经走到了距离我大概十米左右的地方,此时能看见对方穿着绿色的旧军装,样子很脏也很狼狈,手上提着一个铁桶,瞅着里面像是装的是血肉。

  随后他走到黑泥土旁边,将铁桶内的东西全部倒在了黑泥土上,紧接着连续拍了拍手便往后退。我觉得这个举动是为了让蜈蚣出来吃饭,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蜈蚣的影子,他便有些着急,想上前查看之际,我提着图山刀从后面的树林子里一下子冲了出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不灭武尊大道主天才杂役重生之军火巨头带着农场混异界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