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妖鳞盔甲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盔甲上释放出绿光,同时将我打出去的金行气息给挡开,我之前就觉得兆亮不会干多此一举的事儿,如今看来还真猜对了。网W w★W★. 8★1 z√

  “你那头僵尸身上披着的盔甲……不简单!”

  兆亮笑了笑道:“可惜,刚刚两刀没劈死你,但我在此断言,不出十招你定然会成为我宝贝僵尸的第一个刀下亡魂。”

  我没答话,此时和他斗嘴没啥意思,还不如多想想怎么灭了这头僵尸。眯着眼睛细细观察眼前僵尸身上披着的盔甲,看起来很新,但材质却不像是金属,我一开始盲目地认为这应该是金属,但现在一瞧,方知是自己错了。但也不像是骨头或者木头,古代人有用木头或者骨头打造盔甲也很正常。但这头僵尸身上披挂着的明显不是一般的盔甲,看材质更像是皮或者鳞片。

  想到这里,我微微皱起眉头,开口道:“你这是妖怪的鳞片做的吧。”

  兆亮笑了笑,却没说话。这一笑,我知道自己猜的**不离十,这几年和妖物土兽打交道也不少,看来功夫没白下。

  早些时候我接过几单生意,人家买家要的是几款特殊的妖物鳞片,我那时候还纳闷呢,你说妖怪土兽的皮有用倒是正常,但为什么会有人要鳞片的?后来搞到了货,我给人家送过去后一打听,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一些土兽的鳞片很适合镌刻法咒,这些法咒就相当于是小型的结界,能力不强或者比较单一。他们在做一种特殊的法器,类似盔甲的东西。一开始他们使用的是妖物的骨头和皮,但一来这种东西市场价格太高,需求量大很难搞到好货色。二来,一张皮或者一根骨头上镌刻的法咒不多,联动性也不强。所以他们开始寻找某种取而代之的东西,很快就瞄上了鳞片。用几种特定妖物或者土兽的鳞片能取代皮或者骨头,而且效果更好。当然,鳞片的价格也低,这利润蹭蹭的往上冒。

  我当时也有些心动,想弄一件来穿穿。结果当时那几个哥们鼓捣出来的鳞片一股子腥臭味,而且功能法咒都没开完全,所以我和胖子也就没再提这事儿。

  但如今看来,这头僵尸身上披着的八成是类似的玩意儿,过去了几年,这方面的技术明显开的更完善,加上有一些土兽的鳞片非常坚硬,有些甚至比钢板还要结实,我这一点没刺穿也很正常。

  “棘手了!”我心中冒出这么一句话,僵尸缓缓举起刀,准备动第二轮的攻击,回头瞄了一眼,胖子他们自顾不暇,零号小组的人坐山观虎斗。眼下,还得靠我自己。葫芦里的火焰肯定能烧死这头僵尸,但喷出火焰后如果和刚刚一样没掌握好时机,那被僵尸避开后恐怕反而会变的更被动,好招数只能用一次,而且得用的够准!

  僵尸后撤一步,接着突然冲锋,长刀直刺我脑门,我连忙往旁边躲,没想到僵尸变招很快,刀锋平着一削,我反应虽然快但身体来不及做出躲避的动作,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拔出了腰间的图山刀,短刀和长刀这么一碰,出“铛”的一声脆响,僵尸力量非常大,我根本不是对手,整个人被它一刀给扫飞了出去,在地上连滚了五六米。握着图山刀的手一个劲地抖,痛的都麻木了。

  “叮铃,叮铃……”兆亮见我没死,立刻操控僵尸上前追杀。我拔起一座土墙,同时快后退,但土墙在两米高的僵尸面前形同虚设,连劈带砍,也就五六刀土墙就倒了。那双在黑暗中闪烁的可怕绿色眼睛始终盯着我,仿佛永远不会消失的噩梦。

  “来!”我大吼一声,但却不断后退。僵尸越逼越近,兆亮却冷笑不断,开口喊道:“你再怎么躲都没用,逃不掉的,乖乖受死我还能让你死的痛快点!”

  我也不开口骂回去,就是一个劲地往后退,不时地方出几道气息攻击,但这僵尸身上的鳞片着实厉害,也不知道是什么妖物的鳞片做的,我的气息打上去后总是被一一挡开。

  “嗷……”正在我后退之时,天上忽然传来一声尖啸,我抬头一看,却见一头天蛮在空中滑过,竟然到了我的头顶,张开嘴,从空中喷出一大口尸毒。我赶紧躲避,但这一躲却来不及往后退,终于被僵尸给赶上了!

  拿着长刀的僵尸双手握刀,如同巨人般矗立在我面前,刀锋闪烁一片寒芒,对准了我的身体正要劈下,可就在这时候,它的动作忽然僵硬了下来。

  “怎么回事?”站在远处操控僵尸的兆亮现僵尸不对劲,急忙摇动阴铃同时敲打铜锣,但声音和僵尸之间却似乎中断了联系,僵尸握着长刀就这么看着我,刀锋却迟迟没往下落。

  “咋回事?怎么不弄死他!”兆亮心急地喊道。

  我冷笑一声,站起身来手指一点葫芦,一瞬间从葫芦口喷出大量的火焰,火焰点燃了僵尸的身体焚烧起来。兆亮见状大惊,往前狂奔了几步,再次摇动阴铃,而这一回僵尸有了反应,快步向后退,同时试图将身上的火焰扑灭。但我葫芦里出来的火焰可不是凡火,哪里是那么容易能扑灭的,便看见兆亮的心头宝,放了大量心血在其中的僵尸在火焰内焚烧成了一团黑色的粉末,连带着那把大刀和那件妖物鳞片打造的盔甲。

  “你都干了什么!巴小山!”兆亮气急败坏地冲我狂吼,自家的宝贝被毁,这家伙一脸要生吞活剥了我的感觉。

  我冷笑道:“还不明白?那我给你说说好了,你这头僵尸炼成时间太短,而且没经历过实战,相比起其他你一直控制的僵尸来,这头僵尸对你而言是完全陌生的。这就相当于开车,你会开车自然什么车都能开,但这不代表你开什么车都能上场比赛。最好的赛车手总会使用自己最数量的赛车,而你恰恰犯了这个错误。这头僵尸很厉害,力大无穷,加上刀法精湛,本来该是个大杀器。可惜它应该花了你很多钱和心血,所以你舍不得放它出来练手。这就造成你不知道它还存在很多问题,其中之一便是它的耳朵部分有问题,我现它对你摇动阴铃的反应比其他僵尸要慢,于是我假装后退,不断引诱你控制僵尸来追赶我。而作为炼尸人,你本身的战斗习惯是躲在僵尸后面,加上这点距离对于你其他的天蛮来说并没有出控制范围,所以你很安心地待在远处操控。但没想到,这头僵尸在这个距离便出了控制范围,因此,在千钧一之际,你没能控制它杀了我。当然,我也做了一些小手脚,比如释放土墙后扬起了一些风沙钻入僵尸的耳朵中,也会阻碍它的听力。在干扰的情况下,你的僵尸在这个距离只会变成一尊雕塑,现在嘛……只能说是一堆骨灰了。”

  “你……”兆亮脸上杀气乍现,声音里透着冷漠的恨意。

  “嘀嘀……”就在此时,远处忽然传来声音,接着两辆车开了过来,车上走下来一波人,我皱着眉头问道:“你们的援军?”

  却见兆亮脸上也露出疑惑的表情,显然并不知道还有第三波人马要到。

  但当对方走到近前后我立马认了出来,来人居然是玄风门的人,但这次来的人比较多,其中有几张面孔我先前没见过。

  这个节骨眼上玄风门的人出现,直觉告诉我来者不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不灭武尊大道主天才杂役重生之军火巨头带着农场混异界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