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野渊苏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李大手制造混乱,元诙出手拿人,好一出算计,这俩货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正大光明地打一场,所以才说,江湖之中哪有什么所谓绝对的正道和绝对的邪道,大家都是一丘之貉,正邪不过是个名头罢了,真正动起手来,下三滥的手段谁都会使。√√网W√w W√.★8 1z

  “放了我兄弟!”看清状况后,我开口喝道。

  “巴小山,我们再打下去没那必要。你的小兄弟在我手上,我的人要进去唤醒野渊老祖,你若是再敢阻拦,就别怪我不客气。”元诙一只手按着洛邛的脖子,另一只手已经在他的额头上贴了一张符纸贴在了洛邛脖颈上方,这符纸一黏上去,洛邛身体表面刚刚涌起的妖气就立刻如同潮水般退了下去。

  “你想好后果,中天门野渊苏醒,将来江湖中不可能不知道是你们干的。到时候你么你玄风门名声不保,如果还想维护自己道门正派的颜面,自然会弃车保帅,而你注定是个弃子。”

  “此事就无需你多虑了,师门长辈早有安排,再说了,今日你们怕是也难逃一劫。废话不多说,让开,让我的人进去!”元诙拔出匕抵在了洛邛脖子上,洛邛开口喝道:“你他妈有种弄死老子,不然老子和你没完。”

  “闭嘴!”李大手伸手对着洛邛喉结上方一点,洛邛立刻如鲠在喉,不出一丝声音。

  我回头看了看胖子,又瞧了瞧关前辈,慢慢往后退,开口道:“你最好想清楚了,路我给你让开。”

  元诙身后带着的那几个陌生人立刻跑了出来,这几人我没见过,穿着打扮倒是平常,可身上并未看见玄风门的令牌。从我面前穿过后,大踏步地进了祠堂。

  祠堂外,我们双方对视,兆亮是要杀我的,但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我捏了捏拳头,脑子里盘算着可能生的结果。

  还没到最坏的情况,即便野渊真的苏醒了也没多大问题,这一来关前辈还在坐镇,二来,我葫芦里的火焰还没放出。显然老怪物要比野渊厉害的多,当初在仙山墲倘之巅我能用化作凤凰的火焰烧的老怪物差点被灭,如今对上野渊我也不怵。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祠堂内开始传来奇怪的吟唱声,类似一些边寨巫师唱诵的声音,伴随着古怪节奏的铃声,光听声音就透着几分诡异。

  “啥情况啊?”我低声问。

  胖子对边寨的事情比较清楚,听了一阵子后说道:“好像是唱巫呢。”

  “什么是唱巫?”我奇怪地问道,还是头一次听见这个奇怪的名词。

  “唱巫是一种边寨的说法,边寨都有巫师,巫师施法和我们遇见的道士,和尚不太一样。他们会用唱的形式说出咒语,唱的越准越好,则咒语的强度越大。同时还配合怪异的仪式以及一些特殊的乐器和法器。我们管这种情况叫做唱巫。其实并不算失传很久,清朝时候,每每遇上一些怪事,还会请盛京的巫师来做法。用的也是唱巫的方法,据说求的都是古神,所以是很管用的。”胖子这么一说我倒是知道了一些,但没想到,苏醒野渊居然还要用上这种手段。

  里面唱巫大约持续了十来分钟,时间不算长,过去施法经常一唱就是一天的。声音刚刚落定,里面忽然透出红光大作,我表情一愣,开口说道:“怕是要成了。”

  但见红光越来越盛,同时红色大湖中那股子腥臭味也随着红光一起飘了出来,而且愈演愈烈,我们几个纷纷捂住口鼻。四下里红光闪烁,透着一股子妖异。我用袖子捂着嘴巴,四下里一瞧,竟然现唯有关前辈身边红光照不过去,恐怕是被这位地仙高手的气息所阻,我立刻拉着胖子和袁凤道:“关前辈身边安全,咱们躲到他身边去。”

  这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关前辈身旁,胖子忽然说道:“哎呦,还真没闻到了,老前辈身边安全啊!”

  我蹲下来后低声说道:“前辈,之前元诙带人去找你,是想说服你加入他们,而您拒绝了是吗?可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早点告诉我们,我也能计划一下,有所准备。”

  关前辈没有睁眼,但听见我的问题后还是开口道:“他毕竟是玄风门的好苗子,如果我将他的计划告诉了你,他命中就会有一个大劫,而这个大劫会应在你身上。虽然我不赞成他们的作法,但我也不希望玄风门的好苗子就这样陨落红尘。”

  我尴尬地摇了摇头道:“那前辈咱们今天自己却要陨落红尘了啊!”

  “我和陈堂子多年前就认识,在我还是玄风门掌门之时,那时候我们曾经打过一个赌。当年的他已经靠算卦占卜独步天下,而我在这方面也有自己的心得。加上平时关系很好,有一次饮茶会上赌了一次。我们打赌,门下弟子端上来的两杯茶中各有多少片茶叶,他猜我的,而我猜他的。双方在开杯之前就要说出数量。而那一次对赌,我们俩谁都没胜过谁,因为我们赌了个平手。虽然如此,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陈堂子在占卜之上要比我强,因为几十年前他曾经警告过我,将来有一天我会被赶下玄风门门主之位。而那时候的我却笑着不信,因为玄风门门主从未有过羽化或者兵解之前就替换的先例。但这一次,是我错了。陈堂子在天机大事上的占卜向来很准,而我在那之后于生死上的事都会自己卜卦一次。巴小山,在这一回,我为你和你的朋友卜过一卦。”他闭着眼睛,语气平淡但几句话却揪住了我的心,我急忙问道:“卦象如何?”

  “今日之劫,会死一个人。但并非你或者你的朋友……”

  这话的前半句一下子揪住了我的心,好在他说了后半句,我才渐渐把心放宽下来。瞄了瞄零号小组的几个人,难不成今日他们中会有人死?

  正瞎想呢,祠堂内又有异相生,透过祠堂飘出来的红光落在地面,渐渐变成了流水的状态,从我这里看去,仿佛是祠堂下方的红色湖水漫出了祠堂,将祠堂周围一圈土地都变成了诡异的红色。

  夜空本来还算清明,但此时却见巨大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滚滚而来,汇聚在我们头顶,天地之间黯然一片,唯有那红光夺目耀眼。

  随后从祠堂下方传来“当啷,当啷……”的响声,像是锁链被拉动的声音,我还没将老怪物放出来,它自己倒是先跑了出来,悬在空中看了看祠堂周围的红光道:“野渊要醒了。”

  话音刚落,祠堂内突然爆一声巨响,我神色一变,开口喊道:“什么声音?”

  祠堂房顶被打穿了一个大窟窿,数块碎石飞出十来米远滚落在地,接着红光中有人影快步冲了出来,站在了祠堂大门口,正是之前玄风门安排的几个唱巫之人,此刻清一色地跪在地上,嘴里高声呼喊着类似迎接大人苏醒之类的屁话。

  从红光笼罩的祠堂内慢慢走出一个人,步伐不快,身子微微佝偻,走路的时候出锁链拖拽的响声,慢慢地出现在了我们几个人的眼中。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他开口说道,声音沙哑,但和老怪物的嗓子比起来还是要好些。

  我定睛看去,这是一个看起来垂垂老矣的老头,没有头,光着身子,看起来很瘦,但比老怪物那时候苏醒要好上许多,至少还有个人样。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武逆乾坤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人性禁岛官路弯弯斗罗大陆大道主超级教练永恒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