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正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我这辈子遇到的人里,大约只有三个人能用“正”这个字来形容的,第一是胖子,胖子的正应该是正气,这家伙不是大善人,但从小受到的教育和长大的环境把其塑造成了一个满怀正气,容不得奸邪之事的人。网Wくw W√. 8 1√z所以虽然我们俩都会耍点小聪明,还经常在做生意的时候坑别人,可归根结底,我俩对付的都是大奸大恶之徒,好人,我们是不去碰的。这第三个,在我二十来岁的时候还没遇上,这里不表,至于剩下的第二个,便是关巽剑前辈。

  我不怎么相信这世界上有绝对正直的人,在金钱,利益,权势等等的诱惑下总会屈服,人心毕竟都有不足,只是每个人所需求和希望的不同,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总会露出破绽。但关前辈,似乎是个例外。曾经一度走上巅峰,站在绝顶高手行列,身为玄风门的掌门身份尊贵,但却偏偏选择退隐。其中必然有很多故事,但不难猜出归根结底最大的原因应该是玄风门和大元天成府勾结的事情败露,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关巽剑前辈才开了玄风门的一个先例。在羽化或者兵解之前,就退了下来,甚至没有留在玄风门而是消失于红尘之中。

  放弃自己已经有的一切,默默在暗中和中天门对抗,功名利禄如过眼云烟,这样的品质,除了正直我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词来形容。

  当然,我这么说还有很多是将来我和关前辈之间生的事情作为因素,但当年在我二十来岁时候,还满脑子想着怎么向灵家报仇,想着如何不择手段地赚钱与生活之际,他却向我展示了不一样的人格。至少在那时候,我开始相信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人为了自己崇高的品格,而放弃荣华富贵的一切。

  野渊显然是敌不过关前辈,一交手就节节败退,尤其是这蛮族之血所化的红光,本该是很厉害的武器可碰上了关前辈使出的玄青藏锋道就立马没了屁用。

  “何必咄咄逼人?我和你们玄风门已经有了约定,你放我一马,将来天下盛世我分你一份!”野渊看起来面色很不好看,甚至想说服关前辈罢手。但关前辈面带正气,开口喝道:“天下盛世与我何干?你为祸苍生就该被灭!”

  说话间关前辈伸手向前一拍,掌风落下瞬间变大,狂风如同海潮般击出,我看着对面的野渊仓惶后退,就像是一只不敢和老虎单打独斗的孤狼。

  “铿铿……”地面在这一掌下都被震的裂开了数道缝隙,甚至玄风门、中天门和大元天成府的几个比较靠近的人都纷纷退后,显然不想卷入野渊和关前辈的战局中白白受到牵连。

  我先前对于地仙的概念是很弱的,真正亲眼见到过当世还活着的地仙还是玄天洞洞主,也就是那个鬼娃娃的亲爹。但也没见他怎么出手,按照5o7的评测标准,在天字级别之上的评测等级分别是少阳、少阴、太阳和太阴,而作为地仙水准,是已经突破少阳等级,稳定在少阴等级的那群高手。看起来似乎应龙巅峰时候也就和关前辈差了一个等级而已,但这一个等级那可真真是一天一地,应龙自己也承认如果关老爷子想弄他,不出十招就能让他趴地上爬不起来。

  野渊的本事还比不上老怪物,也就是比我们这种人强一些。玄风门之所以选他当傀儡扶持,原因有两个,这第一是他比较好控制,而且造反的胆子也不敢有。这第二就是他并不算中天门老祖中的厉害角色,老怪物这种才能排进前三,作为老怪物当年扶持的小弟,野渊顶多就只能算是老怪物的二把手类型,能厉害到哪儿去?

  关前辈对上他,就是三只手指捏田螺,稳的很!

  看出自己和关前辈之间差距的野渊也不是愣头青,眼见打不过就急忙后退,但周身气息已经被关前辈锁定,跑是跑不了的,便继续开口道:“天下邪道如此之多,你为何单单针对我?中天门内当年残暴的老祖不止我一个,比我盛者更是不少,你不去对付他们偏偏来对付我,为什么?江湖之中谁手上没沾着点血,古来君王哪个不是站在枯骨之上,照你的说法,是不是他们全都该死?全都是邪魔歪道?”

  关前辈大袖一甩,气息汇聚在手掌左右,这气很强盛,甚至连我身边的袁凤胖子都能瞧出个端倪。

  “天下有正既有邪,但我心中正气长存,见邪道必灭之!为蛮族三百余口人讨回公道!”关前辈这话说的我差点没喊出一声好来,却见他手掌翻转,已经在手心中汇聚多时的气息快飞出,在空中形成一股劲气。旁边观战的元诙识得此招,急忙喊道:“海元归一,小心!”

  但这话说的太晚了,野渊避无可避,无奈之下忽然伸手一把按住了自己的心口,接着狠狠一抓,这动作仿佛要将自己的心整个挖出来似的。但伴随着他这个举动,却见其面色忽然间变成一片潮红,额头上汗珠滚滚而下,双眼更是通红,张开嘴向外喷出一口浓血,这浓血化作血雾在其面前散开,竟然挡住了关前辈这一掌的劲气,虽然还是被巨大的力量震的连连后退,但好歹保住了自己的小命,算是苟活了下来。

  只不过,吐出这口血后的野渊看着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变回了之前刚刚苏醒时候那副皮包骨头的样子。满脸褶子,毫无血色,最初更是苍白的看不出一丝红意。瞅着,完全就是严重贫血一般。

  “怎么一下子老了这么多?”胖子看见这一幕时倒吸了口凉气,吃惊地问道。

  “还真是拼老命了啊。”我冷笑着说道,旁边的袁凤急忙问:“山哥,刚刚那一下,是不是他把自己的精血打出来了?”

  我微微点了点头,胖子则一头雾水地看着我们开口问道:“怎么回事啊?说的清楚点。”

  “崔哥是这样的……”袁凤急忙开口为其解释,“行走江湖,每个人总得有些保命的本事,我听说江湖上有一种说法,如果一个人对精血甚至是身体内的血液有所修炼,那就会明白精血对一个人有多重要。精血之中包含着人体内将近一半的元气,而如果将这部分元气逼出来,可以在一瞬间挥乎想象的作用。但逼出精血的代价也很大,人会瞬间苍老,就好像几十年的光阴瞬间消失了似的。野渊本来就是修炼邪法的高手,刚刚那一掌拍在心口肯定是将精血逼出来了,这一逼,虽然保住了他的命,但之前吸血换来的元气也就全都没了,甚至应该还亏了几分,所以才会在刹那间变成这幅老态龙钟的样子。”

  袁凤解释完后胖子立马会意地点点头,还不忘讨好地说了一句:“袁凤妹子说的真详细,我懂了,懂了!”

  关前辈望着野渊,开口道:“你费尽力气保住自己的命,但躲了我这一掌,下一掌你拿什么来挡?”

  说话间,海元术再提,气劲环绕手背左右,向前迈出一步正要出手,野渊脸色大变满目恐惧,急忙后退,但奈何自己身体老弱,已经有些走不动道,刚退了几步就跌坐在了地上。

  就在他满心死灰,以为小命要休之际,元诙那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听着苍老但底子很厚,开口只是简单地说了两个字:“且慢。”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带着农场混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