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信念不同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看两个加起来年龄可能都要过三百岁的老头吵架,还真是件挺有意思的事,因为他们俩吵架是不带脏字的,甚至面色都很平常,但却仿佛下一秒其中一人就会动手似的,那种期待感,就像是时刻准备看泰森和霍利菲尔德打拳似的。网W w

  “大是大非有什么错?岂能为了小家而丢弃大家?如果天下正道都对邪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天下正道何在?”关前辈开口喝道,这话我是赞成的,但道理虽然对,落到实处却是另一回事儿,毕竟不是谁都有那么大的情怀。

  “那你觉得是什么支撑玄风门数百年不倒?又是什么让玄风门能在道门双山之下站稳脚跟?是心系天下的情怀还是顾全自己的信条?我们玄风门的存在本身就是对邪道的威慑!”对方的话听起来其实也没错。

  “所以当年你才会背着我偷偷和大元天成府结盟是吗?所以你假装赞同我打击中天门,但实际上是想夺得中天门门主的秘宝。所以你才会联合一众长老一起弹劾我,逼我离开玄风门。当年种种,我从未怪过你,因为道不同本就不相为谋,既然我从未管过你,那你最好也别来挡我的道。我要杀野渊,你若是再拦着,今日之事就没那么好算数了!”关前辈说话间,手背之间又有气息凝聚,显然是有要动手的意思。

  “当年种种,你若是还要提起,其实对错你我各占一半,谁都不能说对方完全是对的。你为了所谓天下正道,就要单方面和中天门开战,要知道那时候的中天门树大根深,饶是我们玄风门数百年根基也不一定能只手灭掉中天门,而道门双山之中却没有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者。大元天成府虽为邪道,但和我们联手却是正好,若不是当年我提议和大元天成府联合,如今也不会有法教二门之说,可能早在百年前,我们就被茅山洗出江湖了!但即便如此,我们玄风门依然没有赶你下台,是你自己看不惯我们的作法,而自己退位负气离开玄风门。”看起来,当年之事的复杂程度还真不小,光是听着两个老家伙嘀嘀咕咕说了那么一大通就能感觉到。

  “我说过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要谋你们的霸业和展是你们的事,我要捍卫我心中正道,既然你们和我不对付,我离开玄风门就是。但百年之后,当年之事不再提起,你让开,别逼我和你在百年之后再动一次手!”关前辈对野渊杀意已定,看来是不会轻易改变了。

  清穗道人低声笑了几声,开口道:“但,你毕竟是我的师兄,玄风门从未对你关上门,如果你愿意,你随时都可以回来。虽然没办法再做掌门,但长老的位子总会为你留着。我这次亲自下山,也是为了请你回去。我们玄风门在未来十年内会有大动静,正是招贤纳士之时,你若肯回来,必能助我们玄风门达成壮举。”

  玄风门要有大动作?这事儿江湖上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我留心了一下,默默记在心中。

  “当年我离开玄风门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和你们再无瓜葛,如今答案依然未变。你不用在派你那小徒弟和你自己当说客,我不会回去的。废话,也该到此为止了,让开,我要杀野渊!”关前辈似是不愿意再和清穗道人“叙旧”,将话锋转回了野渊身上。

  “中天门乃是我们计划中重要的一环,不能交给你。”清穗道人理所当然地拒绝了关前辈。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要杀他,你要保他,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关前辈抬手往下一按,气劲落到地面,海元术巧妙多变,瞬间将打在地上的气劲震开,化作恐怖的大风吹向清穗道人。

  清穗道人大袖卷动,手臂隔空画了三下,便将关前辈打出的气劲给化解掉了。随后开口说道:“当年大比,你强过我。但离开山门之时,你可记得付出的代价吗?”

  说话间清穗道人从袖子里拿出一块木牌,这木牌是长条形,边角已经被磨圆,没有太多雕刻纹路,看起来就像是从树上劈下来的木柴似的。

  “玄风门掌门清渊,意欲退出玄风门,按照祖宗的规矩,会在你的脊椎中打入九根索命钉,这九根索命钉直接压住你身体内的灵气,让你无法像过去那样随意施展法术,每用一次法术都会全身剧痛难忍。而九根索命钉的控制木牌就在我手上,只要我动这木牌上的法咒,九根索命钉就会同时运作,那痛苦直达魂魄深处,有多痛,我想只有你自己知道吧。”

  清穗道人此话终于道出了为什么这些日子看见关前辈都在打坐,原来是身上带这个折磨人的“枷锁”,每用一次法术就会产生一次剧痛,怪不得他一直不出手,养精蓄锐,看来为的就是在最后时刻出手灭了野渊。

  果然进了大门派也并非好事,入门难出门更难,想脱离门派那付出的代价可不是一星半点。普通弟子还好,要是个外门弟子想转投别家,最多就是被骂上几句或者留下点财帛给原来的门派。可越是高位想要“跳槽”,那要付出的代价就越是递增。到了关前辈这种身份地位,想要脱离门派不脱层皮都办不到。

  “怎么?你想用木牌对付我?”关前辈脸色不变,开口问。

  “你我之间早已不是私人恩怨,今日你让我带走野渊,我不会动这木牌。但如果你咄咄相逼,就别怪我无情。”

  “哈哈……”未料到,面对清穗道人的威胁,关前辈居然哈哈大笑,“你还是和过去一样,总是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当年大比,你不是还偷偷在我茶里下药,想让我输吗?如今,我身上带着九根索命钉,你居然还不敢和我一战,非要用木牌威胁。无妨,你动就是了,野渊今日我绝不会放过!”

  说话间关前辈大袖一甩,天空中忽然有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出“噼啪”巨响,从关前辈身后飞出一道白光,和天上的闪电好似同时出现,接着白光中一把如雪般纯白的长剑飞出,化作闪电般的白影直冲对面的野渊而去。

  清穗道人已经预感到了不对劲,此时想要出手阻止白色的长剑,但却见关前辈向前跑了几步,一把抓住清穗道人的手臂,拽住了他的胳膊,虽然此刻关老前辈的脸色异常难看,好似在忍受剧痛面目狰狞,可却成功地拖住了清穗道人。

  而感觉不妙的元诙回头便看到直飞而来的白色飞剑,立马使出了玄青藏锋道,但以他的那点微末道行如何能够与关前辈相提并论。刚一出手就被白色长剑击穿了手掌,疼的他惨叫一声,但此时的惨叫声却不止一声。回头看去,便看到那把洁白如雪的长剑已经刺穿了野渊的胸口,剑身竟然没有沾染一滴鲜血。野渊吃惊地看向从自己胸口刺穿出来的剑尖,低声道:“为何?为何……”

  但话还没说完,身子就歪歪扭扭地倒在地上,没过一会儿就断了气。

  “斩命灭魂……这就是师门之中一直传说的那把名剑,雪电!”李大手看着眼前透出森冷寒意的长剑,说话之时还忍不住干咽了下口水。

  “关巽剑!”眼看自己要保的人还是被杀,清穗道人终于大怒,回头冲着关前辈怒吼。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不灭武尊大道主天才杂役带着农场混异界重生之军火巨头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