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一世名声换两条人命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元诙师出名门,像他这类人有几个共同点。 网Wくw★W√. 8 1くz第一肯定都是天赋很高的人,当然江湖中说的天赋高不一定就指智商高,而是对法术或者道法的领悟特别快,当然,智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但有些天赋高的人是对特定功法和法术有非常高明的领悟,比如对茅山的中茅之术领悟特别快,但对上茅之术领悟比较慢,这样的人在中茅之术的领域中也算是天赋高的。但称不上天才,如涽亚那种大前辈年轻的时候才算的上天才,因为精通一个门派几乎所有的法术,并且触类旁通,对别门的法术也有很高明的理解。第二个共同点就是法宝多,他们毕竟是“门二代”和我们这些散客大不相同,我们要个称手的法器得想尽办法赚钱或者冒着生命危险去遗迹洞府探索。人家可不同,如元诙这种,拜师第二天就能去剑池挑剑,像关前辈那把名剑雪电,我他娘的都估不出价格来!第三点是上头有人罩,这也是典型“门二代”的共同点,只要打架不打输,你就算是犯下杀人越货的罪行,门派大的都能保下来。大元天成府那几个在江湖上比较出名的炼尸人哪个手上清白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可至今也没人敢对付,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大元天成府太厉害,罩在头上谁敢动?

  所以,从表面来看,元诙这个典型的玄风门“门二代”我是肯定对付不了的,人家天赋高,有法宝从小学的是高深莫测的海元术,而且还有清穗道人这种上百年道行的老怪在旁边虎视眈眈。可往往否极泰来,如果从好的方面来想,上次我和元诙交手明显没用底牌,而他在上次交锋中占尽优势。本来就为人高傲的元诙这次肯定对我更加轻视,提出和我单挑并且接受表面看起来并不公平的赌约就说明他心里认定了能战胜我。轻敌是兵家大忌,我或许能利用这一点做做文章。其次,我的底牌葫芦还没使出,但他们玄风门的底子我却是知道一二,海元术聚气,玄青藏锋道化解攻击并且打回来,每人一把的名剑剑法了得。乍一看是毫无破绽,但要看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攻击。刚刚关前辈的名剑雪电他就没接下,反而伤了自己。如果我能放出葫芦中的凤凰,能打败老怪物的攻击还不弄死他?

  那边厢,李大手给了元诙丹药,那种让我看了特别眼热的丹药他吞下之后,手上的伤口立刻有所好转,同时还有清穗道长为其疗伤,一炷香时间定然能将其状态调整到巅峰。我蹲在地上,抽着烟,胖子和袁凤以及唐雨嫣在旁边为我出谋划策,但我一句都没听进去。

  眼睛瞄着还趴在地上的关前辈,他苍老的脸缓缓转过来看着我,已经白了的眉毛下是一双坚毅而充满孤寂的眼睛。

  放弃所有,不惜背叛师门只是不愿同流合污,高洁如那在冰天雪地中绽放的寒梅,世人只看见寒梅之美,夸赞寒梅在冰雪中绽放的坚毅。但谁又明白寒梅的无奈,若天下四季如春,谁愿意在苦难之中饱受折磨。

  若天下正道不衰,关前辈又何须叛出师门?

  他眼里的孤寂证明他内心中的悲苦,此时身上的剧痛让他直不起腰,曾经一世英雄如今还要靠后辈来救。

  隔着很长的距离,但我冲他笑了笑,张开嘴用尽可能让他明白的嘴型说道:“前辈,你的正义,我来守护。”

  一炷香烧的很快,前所未有的快。

  我站起身来,紧了紧腰带往外走,胖子有些担心地问道:“不要紧吧?有把握吗?”

  叼着烟,我回过头笑道:“上次打蝎王兆衢的时候你也这么问我,我不还活着回来了吗?”

  “可是……”

  “没那么多可是,我的命不会在这里陨落,因为命中还有事情等着我去做,灵家的复仇,救出灵芊,还上沙老的人情……”我踏步走出祠堂,在门前巨大的空地上我和元诙四目相对,对望着。

  “我代表了玄风门的未来,绝对不能输。今日杀了你,以你的名声开启我红尘之路,他日我登上掌门之位,后人会记住你的。因为是你今日的失败成就了他日我的功成!”他一手提剑,一手放在背后傲然地对我说道。

  我笑了笑吐出烟圈后说道:“我没那么多野心,只是想活的自在一点,如果眼睛里有了沙子肯定要揉出来,你们这么欺负人,助纣为虐还满口理所应当,我看着想吐。我也没想过自己那点破名声有什么用,但既然你这么看重,给你也行。只不过,这一战决定了我两位重视之人的性命,这就不能给你了。”

  “似你等这般浑浑噩噩,如何在江湖中出人头地?”

  “我没想过出人头地,屁话也别说了,咱们就是干架,老子今天非胜你不可!”我不再和他拽那些文绉绉的话。

  语毕,他猛地抬起剑一剑刺了过来,剑锋带着劲气,我拔出图山刀挡了一下,锋刃相交,能感觉到他用上了至少七八分力气。各自退后一步,我抬手放出金光,那边元诙大袖卷动,玄青藏锋道出手一下子将我的金光给吞了个没影,接着手指一点自己的剑,剑尖光芒锐利绽放,接着却见他向前一松,整把剑脱手而出,但却没有往下坠反而在空中平滑而来。

  古来传言仙人能御剑飞行,甚至修炼飞剑杀人于千里之外,这在如今的圈子里是不可能生的,但据说大门派有一门本事,可以用手上的气劲控制手里的剑,剑只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过气劲的边缘就不会落下,以气劲控制剑,如同飞剑一般,虽然做不到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但往往能打个出其不意。

  我立刻抬手用图山刀去挡,但这一剑势大力沉,劈的我连连向后退。这就是“门二代”的厉害之处,这种控制剑的方法普通人根本学不到,都是门派内的不传之秘。只有师傅和亲传弟子之间才会传承下去。

  元诙手指连点,气劲控制着他的剑一下下刺过来,攻击频率很快害的我只能疲于应付。我步步后退,很快就退到了祠堂门口。

  “巴小山,你就这点能耐?”他开口喝道。

  我手已经放在了葫芦上,有意要放出火焰,但这毕竟是我最大的底牌,如果一击不中可能就真要输了。所以将手又收了回来,转念一想,如果一道五行气息能被玄青藏锋道收走,那我要是控制两道呢?甚至三道呢?甚至是五道齐出,以他现在的道行还能收走吗?

  想到这里,我向后猛退一步,随后将图山刀插回腰间,双手举起,手心里五色光芒齐,对面的元诙势头正猛一下子冲了过来,控制的手上的剑对着我猛攻。

  但站在不远处看着的清穗道人却似乎瞧出了一些端倪,低声道:“一次控制所有五行气息?这不修个七八十年是做不到的,这小子什么来头?”

  “呵呵……咳咳……”关前辈坐直了身子,咳嗽几声后笑着说,“那小子叫巴小山,我当年遇上他的时候可怜他是个江湖新人帮了他一次,但没想到后来我一算,他命中注定与常人有异。”

  “紫薇帝皇之命,贪狼破军护体!古来杀伐开创霸业的大帝之命?”听到关前辈的话,清穗道人立刻掐指一算,却脸色微微有了变化。

  “不止如此,远远不止……”关前辈笑着说。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带着农场混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