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火凤之鸣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不被看好的人总能创造奇迹。★网W√w W .★8★1 z

  五行气息具体是什么,纵然是修炼了十多年后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道法到底是道还是法,我也难说清楚。每个修道之人都有自己对道法的理解,而我的理解却不一定就准确。

  只是,纵然是几十年后我也两鬓斑白,对于道的理解也无法称为大家,只是随心而动,心之使然,我便成全。

  五行气息散出五种不同的光华,在手上绽放。元诙一见不妙,立刻打出玄青藏锋道,想将五行之气装入其中。大袖一甩,五色光华落入其手中,可还没等光华落定,便看见元诙的袖子乃至身上的衣服全都鼓胀起来,仿佛要破裂一般。

  “怎么回事?”却见他面色大变,皱起眉头说道。

  “快卸劲!”后方眼见元诙情况不妙的清穗道人急忙开口大喊,可为时已晚,将整个五行之气吞下的元诙哪儿还有什么力气把劲气卸掉,身上的衣服就像是充了气的气球,膨胀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接着便看见元诙整张脸如同涨红的苹果,非常骇人。

  “师傅,这股气,我……我卸不掉……”元诙就像是遇到难题做不出来的孩子,回头向他师傅寻求帮助。

  “凝神静气,用你会的海元术将气劲一丝丝抽离,五行之气乃是自然之气,性子不凶不是狠毒的邪气,只要安抚后就会自然流入大自然中……”清穗道人护徒心切,此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连连出口提醒甚至恨不得自己出手帮他一把。

  “徒儿……徒儿知道了……”元诙听从清穗道人的话,双手举起,不断地安抚已经被他自己打入体内的五行之气,却见其耳鼻眼口之中纷纷冒出浓烟,这些浓烟量还不小,如同喷气龙头似的,不断向外排出身体内的五行气息。

  “舒服一些了,多谢师傅提醒!”片刻后,体内五行气息被排出体外了三四成,元诙面色这才恢复正常,急忙出言道谢。但却听见关前辈哈哈一笑道:“你们这对师徒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不是正经人。只不过,这一战,你这小娃娃还是败了。”

  元诙听到这话却一愣,还没明白关前辈话里的意思,仰起头看见站在对面的清穗道人,却见清穗道人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惊容。

  “鏘鏘……”

  如箫声般的鸣叫传来,高亢的声音回荡在天际,巨大的火光照亮了漆黑的天空,此时此刻,天地之间邪气不存,百兽朝拜。大元天成府的数头天蛮竟然情不自禁地跪倒在地,而满身邪气的兆亮几人更是畏惧地快后退找地方躲藏起来。

  火焰直冲天空,在众人的头顶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天顶,元诙听见那种仿佛可以穿透人心的鸣叫,心里毛,眼睛中透着一股子怯懦。他看见清穗道人和关前辈的脸被火焰照亮,如同背后突然升起了一轮熊熊燃烧的火球。

  这一刻,他才慢慢转身,眼睛内看见的是一头正振翅准备高飞的凤凰!

  “是凤凰……”他吃惊地低语。

  我握着火红而且烫的葫芦,大量充满神秘力量的火焰从葫芦中喷出,如同匹练般飞上高空,在天上形成了巨大的火焰穹顶,一头展翅的火凤凰高飞在天空中,天地为之变色,此时此刻,大地,天空甚至连时间都在燃烧。

  我疲惫地笑了笑,低声说道:“你败了,玄风门的高足……”

  火凤凰鸣叫着冲了下来,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力,元诙先前所有的骄傲都在这一刻被打了个粉碎,在这头火凤凰的面前,他无力的如同孩子,火光照亮他苍白的脸,如同代表了死亡的身影终究要坠落。在这一刻,他好像在那火焰中看见了自己过去曾经生的一切,如同每个人死前都会看见的走马灯,预示着其一生曾经犯下的罪。

  “我……要死了……”

  元诙听见自己的内心在低沉地说话,但面对几乎无路可逃的火焰时,他选择了放弃。手上的剑保护不了他,玄青藏锋道也保护不了他,海元术在此时更是一点用都没有。但我使出底牌的那一刻,当他疲于应付五行气息而没有注意到我已经开始念咒动葫芦的时候,胜负就已经定了。

  “徒儿!”危急关头,清穗道人还是出了手,全身被浑厚的气息包裹,一掌打出震开了面前的火焰,冲进火焰中后一把抓住了元诙的肩膀,将其从火焰中拖了出来。

  火凤凰带着疯狂的鸣叫撞击在地面,但没有爆炸,而是一道无声的火焰直冲天际,当数分钟后火光消散,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焦痕,显然是焚烧过的痕迹。火凤凰已经消失不见,但散碎的火星还飘荡在天空中。

  透过漫天的浓烟看去,却见清穗道人护着元诙已经退出十多米远,但即便他道行高深,气息浑厚,可在火凤凰的强攻下还是显得非常狼狈。身上的衣服能看见不少破洞,被烧出了一个个可怕的窟窿。同时,清穗道人先探入火焰中的那只手更是被烧的不成样子,皮肤都黑了,伴随着已经裂开的血口,他本人喘着粗气,眼神中的惊讶更多了几分,望着我说道:“你这小娃娃,够狠的啊。”

  说实话,如果他正面对抗火凤凰,我觉得他是拦不下来的。有老怪物这个前车之鉴,我心中很明白火凤凰这一招有多大威力。他刚刚是用了全力救人,抓住元诙后立刻暴退,避开了火凤凰的爆炸中心。

  但纵然如此,他还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而我也终于见识到了火凤凰的威力,能让接近地仙水平的清穗道人受重伤,还是在避开爆炸中心的情况下,我甚至可以断言,如果他当时晚逃了一步,那这位玄风门资历最老的长老可能就要交代在这儿了。当然,他能逃走也是好事,毕竟如果我杀了玄风门的长老,那和玄风门的梁子就结大了,现在这个结果,刚刚好。

  “师傅,你没事吧?”被清穗道人保护着的元诙急忙关切地问道。

  清穗道人却一把将他推开,开口喝道:“不争气的东西!”

  “师傅我还没败,我还有一战之力,师傅……”眼见清穗道人的失望,心中越紧张的元诙急忙开口大喊起来。

  “还没败?你已经输的干干净净了,如今这么多人看着,你还想给我丢人吗?”他指着元诙骂道,元诙捏着自己的剑不甘心地看了看我后低下头不再言语。

  清穗道人吐纳片刻后,接过李大手送上来的丹药吞下,随后说道:“我的徒弟输了,身为玄风门的长老,我说话算话,关巽剑和这个小子,还给你!”

  他挥了挥手,李大手只能将洛邛和关前辈放了回来,胖子和袁凤急忙上前搀扶,好在两个人都没有生命危险。

  “你是叫巴小山是吗?今日一战我记住了,他日,还会讨回来的。”清穗道人盯着我说道,“撤了吧!”

  李大手无奈地摇了摇头,招呼玄风门的人离开,兆亮他们几个炼尸人觉情况不对,又看见我放了火凤凰不知道我的底细到底有多深,此时也选择了撤退。

  “走吧,元师兄。”李大手拍了拍元诙,元诙回过头恶狠狠地盯着我,那眼神就跟我弄死他爹妈似的。

  “巴小山,我们来日方长,以后还有机会见面的!”说完他回过头跟着玄风门的大部队走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大道主带着农场混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