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蹊跷的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应龙这小子是一根筋,为人说实话是比较自私但倒不是个坏人。网W√w★

  “放松?哼,我可没那闲工夫。”装腔作势也是很多心智不成熟的男孩子喜欢干的。

  “做人不要太紧绷,古话不是常说吗?张弛有度,如果总是绷着,迟早有一天会崩断的。”我喝了口酒,开口嘀咕道。

  “是吗?哼,那还要谢谢你的提醒咯?老子怎么做是老子的事,用不着你多废话!”应龙还是那副臭脾气,我索性耸了耸肩膀,随便他去。

  正巧,没一会儿走过来两个看起来挺漂亮的小妞,大约是社会上的,从穿着到型看着都挺风骚,其中一个抽着烟,另一个手上拿着酒杯,靠近后说道:“两位帅哥很无聊吗?喝一杯怎么样?”

  我对这种夜场搭讪,其实可能是从事某些特殊行当的女性并不感兴趣,笑着摇摇头,拿起我那瓶酒就准备走。却听见应龙颇有些尴尬地冲我喊道:“巴小山,你带上我,喂,我让你带上我!”

  “高手,你的事不是不用我管吗?所以,我就不管咯。”我提着酒瓶缓缓走开,留下应龙一个人疲于应付。

  吧台旁边永远是迪厅里最清闲的地方,在九十年代跳舞的热潮远胜过喝酒,因此单纯喝酒呆的人才会坐在吧台旁。我是为了多清闲,坐上去后抽着烟,酒保走过来问:“想喝点什么?”

  我看了看自己酒瓶已经空了,就随口说道:“啥都可以。”

  “那我推荐你喝一杯我们这里特制的调酒,我们还给这杯酒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忘情水。”

  我一顿,这文绉绉的名字反而搞的我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忘情水?你们这家迪厅的老板不会是刘德华吧。”

  “哈哈,只是借用了这个名字,每个在迪厅还会独自到吧台来坐的人我都会推荐这种酒。”酒保的声音听起来还挺温柔,我仰起头看了过去,这人的脸是第一次见,瞅着有些陌生,是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穿着西装马甲倒是挺有范儿。

  “为什么你每次都推荐忘情水?”我奇怪地问。

  “我们这种迪厅向来都是热闹的,来这里的人都是跳舞或者找乐子,而在这么热闹的氛围中还会来吧台坐的,多半都是陪朋友来亦或者是被硬拉来的。这样的人往往更寂寞,而寂寞肯定是因为烦心。酒本来就是为了替人消愁,如果连酒都消不了的愁,喝一杯忘情水,能换一夜快乐。何乐而不为?”酒保这话说的倒是动人。

  我笑着问道:“多少钱一杯?”

  “忘情无价,只不过总要给老板一份交代,因此,一杯99,取长长久久之意。”九九块一杯酒,着实有些贵,但我难得地豪气了一把,从兜里摸出钱来往桌子上一拍,说道:“先来一杯,看看是不是真能一夜忘情。”

  酒保笑了笑,转过身开始调酒,和那个时代大部分调酒师喜欢用花样百出的调酒招式不同,这个酒保调酒的时候一直背着身子,没让我看见调酒的过程,片刻后送上来一杯酒。酒杯之中分成上下两层,一层为红一层为蓝,泾渭分明,看起来倒是很神奇。我笑着问:“有什么名堂吗?”

  “红色为过去,蓝色为未来,所谓忘情忘记的不仅是过去还有未来,因此当你先喝下红色部分,你会在今夜忘记过去种种,而当你接着喝下蓝色部分,就会忘记未来之事。过去和未来都放下了人才能体会到真正的轻松。”

  “我看你不像个酒保,倒像是个诗人,推销的词儿是一套一套的。好了,我先来喝喝看……”举起酒杯,这杯子着实不大,我先抿了一口,红色部分的酒入口感觉比较甜,酒味倒不是很足,顺着喉咙滑下去后,感觉也不算辣也不算暖,如果不是还混杂着那一丝丝酒精的味道,我甚至会以为自己喝下去的只是一杯饮料。

  “味道,就那样啊……”我耸了耸肩道。

  “你还记得过去的事吗?”酒保开口问。

  “当然……”我的话说到嘴边忽然停住了,记忆好像一瞬间卡在了脑袋中,我慢慢闭上眼,甚至回忆不起自己是怎么来这儿的,“我好像……记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

  “不用着急,你继续喝。”酒保示意我继续喝酒,我一口气将杯子里红色的部分都喝了下去,这下可好,脑袋仿佛被清空了一半,过去的种种都消失不见,甚至于连我是怎么来到这家迪厅,我是怎么喝这杯酒的都不记得。但伴随着快涌上来的酒精和身体的麻醉感,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舒适泛上心头。

  “我不记得过去了……”

  “不着急,你继续将剩下的蓝色部分喝掉,从那一刻开始你才能感觉到真正的轻松畅快。”酒保示意下,我张口将蓝色的部分给吞了下去,比起红色部分的微甜,蓝色部分则带着淡淡的苦味,但这种苦味却并不强烈,也不让人打呕,反而给人一种清爽的味道。酒劲更强了,而当我脑海中关于未来的设想,甚至关于对灵家的复仇都不记得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酒保所说真正的轻松畅快是什么意思。

  身心放松,我仰起头露出了一张大大的笑容,如孩童一般澄澈。

  “收了您九十九元,还您一夜忘情,这笔生意,对您而言应该不亏。请慢慢享用此时此刻的轻松吧……”酒保的声音渐渐被耳边浓厚的音乐所遮蔽,我晃动脑袋和疯了似的冲进舞池,伴随着节奏感强烈的音乐摇头晃脑。就好像了狂一般,感觉不到疼痛,就好像整个人飘起来了似的。

  “爽,还要更爽!还要更痛快!”我在心里拼命地喊叫,那扇关闭着铁门的牢笼终于被打开,而真实的我狂般吼叫着冲了出来。

  “我要更多!”

  记忆如同被潮水卷走的沙子,一去无踪,我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睡在了胖子家,起来后一摸脑袋,居然有点痛,站起身来身子还有些打飘,差点没站稳伸手往旁边扶了一把,却推倒了一个架子,出的响声惊动了外面的人,打开门后胖子急忙说道:“醒啦?”

  我点点头,有气无力感觉全身都不舒服,奇怪地说道:“我怎么在这里啊?”

  “你还说呢,昨天晚上你和了疯似的跳舞,后来我觉得你情况不太对,就和洛邛把你给架回来了,回到家你嘴里还穷嚷嚷。我给你扔床上就出去了,到后半夜你才消停。咋回事啊?过去也没见你喝多后这样啊。”胖子越说我自己也越觉得奇怪,“对了,你脑袋昨天也不知道撞在哪里开了个口子,还好口子不算大,我给你处理了一下也算妥当。不是……你昨天到底干嘛了啊?”

  我对昨天晚上的记忆不太清晰,有种断片的感觉,嘀咕道:“好像是喝了杯酒,然后就这样了……”

  “就一杯?”胖子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

  “好像就一杯,怪了,我酒量应该没那么差啊……”我摇了摇头说。

  “我看你要么是中了邪,要么就是着魔疯了,好了,别想了,出来吃点东西吧。”

  走出来洗漱的时候才看见自己额头上的伤口,倒不是很严重,但我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洗漱后看着一桌子的菜却没什么胃口,面色也不好,旁边的唐雨嫣瞧了瞧我的样子,小心翼翼地说:“山哥,你不会是嗑药了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带着农场混异界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