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阴阳师内战(1)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还是那句老话,你么那道满家到底想要什么?或者说白了,你们是不是想和我们瓜分古龙?”既然已经谈到了合作的层面,我也就不客气地直接开口问。网Wくw W√.く8√1 zく

  “古龙是一座巨大的宝库,对于古龙的研究能获得很多好处。但这条龙毕竟是在我们日本沉眠并且被现,如果让你们带走对我们是很大的损失。”道满三云这老头终于说实话了,“当然我们的要求也不会过分,如果古龙被击毙我们至少要一半的尸体。”

  也就是平分的意思,我冷笑着问:“那如果被活捉了呢?”

  “且不说古龙被活捉的概率有多少,如果真的活捉了古龙,我建议由我们阴阳寮和你们5o7所一起出人,组成专家小组一起研究,共享研究成果。”

  听了这话站在后面的胖子里插话道:“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抓古龙还得我们上,你们躲在后面帮帮忙,到头来居然还要和我们平分古龙,是不是算计的太好了?”

  道满三云从袖子里拿出一把扇子,轻轻挥了挥,随后说道:“你可以不答应,但没有我们阴阳寮的帮助你们引起的日本国民的死伤我们都会如实记录在案,等到国际纠纷产生的时候,你们和5o7所可能都担不下这个责任。”

  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说的就是这种时候,我轻轻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笑着说道:“我想你们阴阳寮肯定有自己的办法对付古龙,但付出的人力和代价怕是不小,才会提出和我们合作。我们就是你们手里的枪,你们把我们当枪使,用完之后还要留下古龙。不过这里说到底还是你们的地头,而我们几个也没有决定古龙去留的权利。所以,你还是和沙老联系,拍板后让沙老联系我们吧。不过时间可能比较紧张,七星灯只能保护严帣也就是那个被古龙抓住的中国女孩七天。”

  道满三云将小纸扇顶着额头,点了点头道:“好,也就是说如果你们5o7所的上层同意了我的条件,你们也会无条件地同意是吗?”

  我笑了笑说道:“那是自然。”

  “那就请你们在道满家小住几日,你所点的七星灯我会派人保护。”道满三云让我们住下的目的无非就是怕我们偷偷行动,现在阴阳寮、我们和古龙之间的局面其实有些混乱。稍稍分析一下,古龙和我们之间是敌对关系,古龙抽了严帣的魂魄作为人质,显然是想要挟我们。同时这条了疯的古龙居然想将东京变成自己的巢穴,建造一个只属于龙的国度。为了救出严帣的魂魄我们肯定要和古龙开战,但害怕古龙会用严帣的魂魄做怪,所以我点了七星灯能保住严帣七天不死。阴阳寮想对付古龙,但害怕和古龙对抗的时候伤亡太大,所以想借我们的刀杀龙。又想在事成之后研究古龙而分杯羹。就目前而言,就看沙老他们最后会怎么决定了。

  道满家占了整座山,日式的房间内,我换上了道满家准备的居家服。

  “怎么是套日本人的衣服?和长袍似的我穿着难受。”胖子穿着日式的居家服紧巴巴,不由得抱怨起来。

  “这衣服原本是中国传到日本去的,你就别抱怨了,谁让人家没你这个尺码呢?凑合穿穿吧,入乡随俗。”我笑着说道,这时候外面有两个女仆从走了过来,拉开门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其中一个拿出一块牌子,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中国字。

  “这是让我们去吃饭啊?”我笑了笑,看着上面写着的一个“食”字。

  宴客厅中,日式的宴席和中国汉朝时代的宴客情形很像,基本是分开左右两边,然后每人面前放个不大不小的台子,台子上放着一个精美的木头餐盒,里面放着各种小菜,量不大但都很精致,喝的是清酒。清酒这东西要看口味,如果喝惯了中国的白酒就不说茅台了,喝多了五粮液或者剑南春再来喝清酒是喝不惯的。上品的清酒价格不便宜,但是口感真不如茅台尤其是国宴茅台。我们几个走进宴客厅后却见到宴客厅内坐着几个没见过的人,但都穿着黑色的阴阳师服装,落座后道满三云坐在上手正位,介绍道:“这几位都是我们道满家的阴阳师,我特意让他们回来和你们见见面。”

  我冲对面几个日本佬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就为了防着我们还把人都调回来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胖子对清酒不怎么喜欢,喝的也就不多,宴会上请了几位艺妓跳舞,我对于艺妓倒是没什么偏见,但唯一受不了的就是她们为什么一定要将脸涂的那么白,感觉就像是戴了一张惨白的面具,照这么看的话,还不如直接戴个面具算了化什么妆。

  我们几个正索然无味,打算告辞之际,外面突然吵吵起来。接着便听见吵杂的喊声随后几个道满家的家丁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开口冲着道满三云说了几句话。虽然听不懂,但看着几个家丁的模样如此慌张就肯定不是好事。本来还想告辞的我笑了笑冲洛邛他们说道:“好戏上场了。”

  家丁说完后道满三云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同时另外几位道满家的阴阳师却“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神色凝重而且还带着几分戾气。

  “道满前辈,生什么事了?”我开口问道。

  “没什么大事,只是来了几位不之客。”他刚说完,宴会厅外面就出现了几个身穿白色道服的阴阳师,虽然样式一样但颜色却和道满家的道服正好相反,这几个出现的阴阳师身上的道服底子是白色的,两边肩带为金色,带头的是个看起来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身边站着的几位阴阳师倒是瞅着年纪不小。

  自古黑白对,从这身道服就看的出来,这几个人肯定是道满家的对头。

  “什么人啊?”胖子奇怪地问。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安倍家的阴阳师。”我笑了笑说,袁凤接着问道:“安倍家?是不是就是那个安倍晴明,日本第一的阴阳师家族?”

  “应该是,道满家在日本阴阳师界是很有地位的,能成为他们的对头实力肯定也不小,安倍家和道满家因为历史原因一直都是对立状态。谁都不服谁……”我正说话呢,几个道满家的阴阳师已经挡在了门口,不让几位穿着白色道服的阴阳师进来,道满三云也站起身看着门口的这群人开口说话,对面带头的那个三十来岁的阴阳师却没理睬他,转过头来看向我,冲我露出了一个挺夸张的笑容,歪着头。这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笑里带着几分玩世不恭,却又并非浪荡嬉皮士那样的笑容,而是很深邃,深邃的让人看不透。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道满三云如果是一口井,我尚能猜测他的深度。那眼前这个明明年纪小了一圈的年轻阴阳师却给我一种深山黑潭的感觉,这样的深潭有多深,谁都不能马上看穿。

  “你……就是中国……的客人啊……”他的中文说的不好,断断续续的咬字也很奇怪,我勉强能听懂,点了点头道:“在下巴小山,请问阁下是谁?”

  他笑了笑学着我的模样拱了拱手说道:“是这样……吗?我叫安倍鹿城。”

  果然是安倍家的阴阳师,正好验证了我的猜测。

  道满三云此时已经走到了几个道满家阴阳师面前,对上了安倍鹿城,表情凝重如临大敌。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邪御天娇逆剑狂神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带着农场混异界官路弯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