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超级悲观主义者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一个大男人在面前嚎啕大哭,这事儿我着实没想到,甚至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网W w★W★. 8★1z眼前这位看起来怎么也要有三十来岁的大男人捂着脸哭的那叫一个凄惨。我挠了挠头,喊道:“你能别哭了吗?怎么弄的和娘们似的!”

  “我们家……本来就不兴旺,家里的老人都快死了,小辈就只有我一个。老人们都希望……希望……我能振兴家族,结果我带着式神来找你,非但杀不了你连式神都被你灭了。我……我没办法复仇,我们家族没办法振兴,我……”这孙子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

  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开口骂道:“好了好了,先别哭了。有话好好说!”

  我本来就没想对他下狠手,他这么一哭把我弄的更烦了。

  “你别碰我!我的人生算是完了,永远都是这样了,西可休……”最后一句日文大概是“妈的”这种骂人的话。

  “你能不能别哭了,当年的事情很复杂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喂,我说你别哭了好吧!”我皱着眉头说道,却听见前利雨郎一直念叨个没完,说什么人生就此结束,就算现在不死回去之后也要给自己一个痛快,还嚷嚷着前利家族就此没落再也没有翻身的一天。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将其打晕,然后掏了掏耳朵,提着死掉的盘鳌和这个绝望之中近乎崩溃的阴阳师踏上了返程的路。夜幕四合,我瞅着空荡荡的神社,有些无奈地自言自语道:“他娘的,这要是被警察看见了,我都解释不清!”

  前利雨郎是个级悲观主义者,即便是认识到如今已经几十年了,他还是老样子,只要遇上不顺心的事就会愁眉不展唉声叹气,如果遇到非常接受不了的大变化就马上泪流满面纯粹的像个孩子。他是我为数不多的日本朋友,也是仅有的几个胖子不怎么讨厌的日本人。当然,在我接近二十六岁刚遇到他的时候只觉得这家伙像个娘们似的软弱。

  回到东京大学的路上,我一直在用中文试图向司机解释前利雨郎是合作了,但出租车司机还是用狐疑的眼神看着我们。研究所内,其他几个人都已经回来了,可以说是大获全胜,盘鳌虽然实力不算特别弱但放在胖子他们面前也不过是嫩菜。

  “我看盘鳌被灭古龙很快就会做出反应,也就是这一两天的时间吧,阴阳师那边做好准备了吗?”我开口问。

  “我去问问,估计应该还没完成。安倍家族和道满家族的人吵的很凶,合作估计不顺利。”胖子站起身来正要去问,我却摆了摆手道:“还是我去吧,道满家的电话给我,我顺便还要问问其他的事情。你帮我看着点这小子,别醒了后让他跑了。”

  我给道满三云去了电话,结界的布置果然不顺利,他在电话里明敲侧击地说了不少安倍家的坏话,意思还是希望将安倍家踢出局,我装了把糊涂把这事儿给盖过去了。临到末了我开口问道:“对了,你们阴阳师里是不是有个前利家族?”

  “是的,怎么了?”没想到道满三云似乎是知道这个家族的,听见我的问题后很快就给出了回答。

  “哦,能给我说说这个家族的事吗?具体一点。”

  “你为什么会对一个已经没落的阴阳师家族感兴趣?”他反而问我,我笑了笑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一下,他才说道:“前利家族已经没落了,虽然在过去这个家族最鼎盛的时候也比不上我们道满家,但曾经也是阴阳寮内占有重要席位的一员。我们家族的延续不仅需要人丁兴旺还需要功勋的累积。曾经的功勋在过去几十年后可能就不值一提,如果没有深厚的底蕴,那么一时的兴盛最终还是会落幕。前利家族就是这么一个最好的例子,他们的兴起是缘由家族内曾经出过的一位天才阴阳师,收服了当时一只非常厉害的妖怪,被当时的天皇看重提拔起来。但随着那位天才阴阳师的死去,家族后续没有合格的接班人出现,时至今日也就没落了。如今前利家族已经不怎么起眼,空有阴阳师家族的名号但其实没多少地位和份量。听说这一辈里他们家族中出了一个挺有希望的年轻人,但似乎也没有做出太出名的事。如果一直这样籍籍无名,可能最终也不会光热。”

  我想他说的这个年轻人应该就是前利雨郎,挂了电话后我往回走。脑袋里转悠着刚刚道满三云的话,好像稍稍抓住了一些关键点。

  研究所的屋子内,前利雨郎被胖子绑了起来,看起来还没醒,我大概是下手重了点,好半天了也没见醒过来,我皱了皱眉头走上前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脸,接着手上冒出寒气照着他的脸上给了一巴掌,前利雨郎才一下子惊醒,大喊了一声,接着看清站在面前的是我后微微一愣,开口说道:“怎么是你?”

  “当然是我把你背回来的,要不然呢?”

  “你想怎么样?”他很警惕地望着我,许是太紧张了说话的口气却微微有些打颤。

  “胖子,你们先出去吧,我和他单独谈谈。”我示意胖子他们离开房间,等众人都出去后我才开口说道:“你和你们前利家族的事我听了一些,也知道了一些。”

  他一怔,眼睛瞄着我看起来有些不善。

  “被家族寄予厚望的天才,想通过为家族内的老前辈报仇而名声在外,只可惜没成功,所以才会那么失态吧。”我当时以为他背负的压力太大才会出现嚎啕大哭的表现。

  “算是吧。”提到哭泣他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嘀咕了一声。

  “将近六年前我的确是杀过一个老大爷,但事情绝非你们所想的那样,你现在应该冷静下来了吧,可以好好听听我说话了吗?”我开口询问,他别过头去摆出一副“老子就不爱听”的表情,我也没再多问,而是将六年多前的事给说了一遍,前利雨郎的注意力渐渐被吸引过来,听到最后的时候甚至忍不住问道:“你是说那是误杀?”

  “不能说是误杀,老大爷的确是死在我手上的,我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坐了牢。而当时的我也后悔了很长一段时间,时至今日那次杀人的感觉依然很不舒服,还在我心里潜藏着没办法抹去。但……”我停顿了一下说道,“我知道我错了,但当时的情形如果我不杀他他就会杀我。有时候我们没的选,虽然我想说我不是个坏人,但在你和你们家族的眼里我就是大恶人。不过,为了偿还那次的债,我可以做一点补偿。”

  “什么补偿?”前利雨郎疑惑地问。

  “我不可能被你杀了,所以你想借杀掉我名声大涨是不可能的。但我可以帮你在另一件事上提高名气,但我有个要求,你从此以后不能再向我报仇,也不能找我的麻烦。”

  “你先说说怎么帮我?万一你是骗我的呢?”他还没安全信任我。

  我笑了笑道:“最近阴阳寮内两大家族在忙什么,你知道吗?”

  他一顿,想了想后说道:“好像是有外来的妖怪进入了东京,阴阳寮正在想办法将这头妖怪给赶出去。”

  “差不多吧,说具体点,这头侵入东京的妖怪其实是一条龙,而我是这次猎龙行动的总负责人。两大阴阳师家族也不过是在帮我的忙,也都想抢猎龙的功劳。但如果我从中设计,将这次猎龙日本方面的功劳归到你头上,那结果……”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大道主带着农场混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