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里屋的少女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我点了点头,阿霸他们看来都没注意到。网Wくw W★.√8 1★z ★果不其然,片刻后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轻声说道:“我不方便出来,对不起。”

  声音听起来微微有些怯懦,或许是常年在山中没怎么和外界接触,所以不太敢见我们。我笑了笑道:“那就不打扰了。”

  等了片刻后,姓龙的老头转身走了回来,笑着说:“后面的茅屋都帮你们收拾好了,你们今晚上就住下吧。”

  几个人有些犹豫,但现在想回去也没有路,只能住下。

  “那就有劳了。”我笑了笑说道。

  几个人进了茅屋,收拾的还挺干净,我走到外面抽烟看见龙老头将屋子门锁好,绕着屋子洒了一圈黑色的粉末便奇怪地问:“大爷,这是洒的啥呀?”

  他听见声音回头看着我,笑了笑道:“晚上山里不安全,那些黑色怪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这些黑色粉末其实是火药,也不知道为啥那些黑色的怪物就害怕火药来着。”

  我点了点头,走过去伸手捏了一撮,放在鼻子上嗅了嗅,还真是火药。

  “对了,龙大爷,你家里屋有个姑娘吧?”我顺口问道,没想到却见龙大爷脸色微微一变,那一刹那面色明显变的复杂,甚至连声音都听着有些古怪。

  “你现了啊?”但很快他的面容就恢复了过来,悄声说,“那是我孙女,是个苦命人,哎。”

  我从口袋里摸了根烟出来,给他点上后听见他说:“早几年的时候我儿子和儿媳就被从山里蹿出来的怪物给杀了。当时就剩下我和我孙女相依为命,我孙女生了一种怪病,不能吹大风,不能见太阳,所以我就让她待在屋子里,只有大风或者晚上的时候到院子里来活动片刻。因为平日里总在屋子里待着,所以她脾气性子都比较胆小,加上山里也没有外人来。这次你们出现她很害怕,我也不知道你们的来路,所以就让她在屋子里待着别露面。”

  “哦……”这种怪病我过去倒是听说过,据说**元帅就曾经患有这种毛病,到了后来病情加重,整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好,不能吹风不能见光。

  “咋会生这种病呢?”我奇怪地问。

  “哎,这说起来也真是够怪的。我儿子和儿媳妇从来就没这种毛病,健健康康的。但孩子就变成了这样,我记得小时候也不是这样的,大约是五六岁开始的吧。”他吐出烟圈,眼睛望着远方,声音清冷。

  “不是天生的?您能具体说说吗?”我示意他具体说一下。

  “哦,情况大概是这样的,我孙女五六岁的时候村子还挺热闹的,邻居也很多,那些黑色的怪物虽然已经有人看见过,但还没猖狂到赶打我们村子的主意。我孙女那时候也调皮的很,有一次和村子里的几个小家伙去别的村子玩。到了天黑才回来,我心里着急,虽然带着她的几个孩子都十来岁了,但毕竟孙女就五六岁,还太小。眼看着她一直不回来,我心里就有些着急。找了几个人出去找她。在村子后面那条小河旁边,看见我孙女倒着,另外几个小家伙都不见了,我觉得可能是遇上什么事儿了,就赶紧带着孙女回了家。请了村子里的大夫来看,大夫说孩子是吓昏过去的,身上没事。”说到这里,我又给老大爷了根烟,他接过来后冲我微微点头,很客气的样子。

  “后来呢?”我急忙问。

  “村子里一共少了三个孩子,都是十五六岁的,邻村到我们这里也不太远,就两里地左右,山里孩子脚程都快,两里地来回走一走也就十来分钟。我们赶紧派人去了隔壁村子,结果隔壁村子说打从早上就没见过这些孩子。压根就没来过,这时候大家伙都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两个村不少壮丁都想办法去找,搜索了一晚上可什么都没现。直到天明的时候才有人在离村子得有五六里地的山坡上现了一个孩子穿的鞋。大家伙回来后都觉得可能是遭遇野兽给拖走了,但又奇怪,为什么一起去隔壁村子的我孙女却回来了。后来又连续找了三四天,却什么都没现,再后来,我孙女就醒了。两个村好多人都来问,我孙女害怕的很,吓的不轻。我就问她,到底生了啥事?其他小娃娃呢?”

  看起来说到这里终于要揭开谜底了,我凝神听着。

  “我孙女支支吾吾半天,一边哭一边说被黑皮肤的怪人给抓走了。他们一群孩子刚出村子,也就走了五六百米,这片林子你们也看见了,树木很多,很茂密,要是下过雨的话白天还会起雾,走出去三四百米就看不见人了。他们就是走进林子,在村子里人看不见的地方遭到了那群黑皮肤怪物的攻击。我孙女当时也没躲过去,被一个黑皮肤的怪物给抓住了,她说那个黑皮肤的怪物抓住她后嫌她太小了,就给放了。但是临放的时候给她喝了一点黑乎乎的水。后来我孙女就头昏脑涨,凭着记忆往家里这边走,最后在村子后面的小溪边上晕过去了。一直到我们找到她……从那以后,她的身子就一天不如一天。村子也动荡的很,那些黑皮肤的怪物经常来,抓有力气的人,我儿子和儿媳不愿意留在这里等死,就想冲出去,结果这一去就没了消息,肯定是死在那些怪人手上了。哎……”他说话间摇了摇头,抽着烟,脸上表情黯淡,纵然过去了很久,但依然能看出曾经痛苦的时光并未被时光抚平,记忆中的苦闷还在无时无刻地折磨他。

  “看来,似乎你孙女这怪病似乎和喝下去的那瓶黑色的液体有关啊。”我顺口说道。

  龙大爷一愣,点点头道:“只不过我们也离不开这里,想出去可能就死在那些黑色怪物手上了,所以,我就只能按照过去知道的点土办法,养着她。对了,小哥,听你的意思好像会医术,能不能帮我孙女看看?”

  我哪里会什么医术,但见老汉一脸真诚,我也对那些黑皮肤却不是巨人的怪物很感兴趣,虽然没看见过这些怪人的真面目,但观察一下他们迫害的小姑娘或许也能收集一些情报。这才沉吟了片刻后说道:“我不是什么医生,医术也只懂皮毛,不能保证治好你孙女。”

  “没事没事,能给看看就好。”老汉看见了希望,急忙带我走进了屋子里。站在里屋门口,老大爷轻轻敲了敲门后说道:“孙女儿,有个小兄弟进来给你瞧瞧病,你别怕哈。”

  里面好半天后才传来刚刚那个女声,应了一句,老汉摸出钥匙打开了房门,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老汉却熟门熟路地走进去,在黑暗中点燃了蜡烛,微弱的火光照耀下,房子内的布置和格局也才渐渐清晰起来。

  我踏步而入,也许是房门很久没开的缘故,闻起来有股淡淡的霉腐味,倒不是很刺鼻,但总的来说不太舒服。

  布置和陈设都很老旧,一点都看不出这屋子里住着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姑娘。一张简单的木板床,桌子上堆放着好些药物,都是还未研磨的。

  正如老汉所说,他略懂皮毛,采来的这些中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我跟着老汉走到了木板床边,看见一个有些害怕的少女蜷缩在旧被子里,躲在床的一角,不时用透出被子的余光打量我们。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武逆乾坤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人性禁岛官路弯弯斗罗大陆超级教练永恒圣帝异世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