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怪病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孙女儿,这位小哥是来给你看病的,你别怕,他不是坏人。网WくwくWく.く8√1★z★”老汉轻声细语地说道,小女孩还是怕的很,躲在被子里微微抖。我笑了笑道:“你别怕,我们不是刚刚还说过话吗?”

  听见这句话她才探头看我,低声问:“你就是那个在屋子外面问我的人?”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没有恶意,不是坏人,你过来,我看看你的情况看看能不能帮你。”

  在好心的劝说下,她才渐渐放下了心中的芥蒂,在床上挪移着靠近我,爬到我面前十来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蒙着被子说道:“你,能帮我吗?”

  她声音很轻,带着丝丝胆小和怯懦。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帮你,但我不会伤害你。好了,你先把被子放下来,让我看看你的脸。”说话间我从老汉的手上接过烛台,姑娘犹豫了一下后将被子缓缓放了下来,在烛火的掩映下慢慢照出了她的脸。

  火光之中,那是一张看起来几乎四五十岁的女人的脸,皮肤粗糙,样貌沧桑,仿佛饱受时光的折磨。眼睛中闪烁着不安和害怕的情绪。跳动的烛火下,能清楚地看见她脸上有很多地方呈现出不一样的黑色斑块。这些斑块并不规则,大小也不一致,散步在额头和面颊,我皱着眉头,将烛火一点点往下移,能看见脖子上也有黑色的斑块。

  “你全身都是这种黑色的斑块吗?”我问道,女孩儿怯懦地点了点头,低声道,“是的。”

  “这些黑色的斑块有什么感觉吗?痛吗?或者是不是很痒?”我又接着问。

  “不痛,也不痒,但是如果吹了大风或者晒了太阳就会扩大,而且也会痛,平时是没什么感觉的。”她对于自己身体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我点了点头接着问:“你还记得小时候那些黑色皮肤的怪物抓你的时候,给你喝下去的那瓶东西,是什么吗?”

  “我不知道,他抓着我,逼我喝的。我已经忘记了那瓶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这个问题本来就是白问的,将近二十年的时间谁能记的那么清楚?

  “这样,你别怕,我做个小小的试验,可能会有点痛,但应该是没事的,你放松一点。”说话间我将举起另一只手,隔空对准了小女孩的脸,接着手指轻轻地点在了小女孩的皮肤上,皮肤黑斑的地方触感感觉和正常的皮肤没什么区别,我将气息打入了她的体内。但没想到的是,气息一进入她的身体中,立刻有古怪的感觉传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反抗我的气息,黑色的皮肤上出现一条条红色的血丝,小女孩立刻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脸躲进了被子里,痛苦地哀嚎着。

  旁边的老汉惊慌失措地上前抱住小女孩,我则坐在原地皱着眉头。摸了摸指尖,那一瞬间的触感绝不会有错,小女孩的身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排斥我的气。

  老汉好不容易安抚了小女孩,回头诧异而又紧张地看着我,开口道:“小哥,我孙女到底怎么了?这里也没有风也没有太阳,咋会病呢?”

  他管这种情况叫病,我想了想后问道:“你女儿没练过……拳脚之类的吧……”

  我怕自己说法术这个词,他不理解,所以换成了拳脚。

  “没有啊,从小就在山里长大的,怎么可能会拳脚之类的啊?”老汉焦急地说。

  我想了想后说道:“大致的我清楚了。你孙女不是生病了,而是被人害了,不过不是用毒药,这种东西具体是什么,明天我再试一试就知道了。”

  现在我心里还没有完全确定的结论,明天一试,也就**不离十了。

  第二天一早,太阳出来后众人就都起了床,昨晚上轮流守夜倒是没生什么情况,打了个哈欠,几个小组的组长找到老汉让他带路,他说希望我能先帮他孙女治病。而我也正有此意,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那么将要面对的怪物是谁,我心里也渐渐有数了。

  “小哥,下一步咋办啊?我把我孙女给抬出来?”老汉问道,可是又看了看天上的大太阳,皱着眉头说道,“可是这太阳也太大了吧。”

  我笑着说道:“正是要太阳大才好,你去把你孙女给带出来吧。”

  老汉一怔,指了指太阳说道:“小哥,我孙女不能见太阳的,不然会病。你大概是忘了吧……”

  “我没忘,听我的,你去把你孙女给点出来吧。”

  老汉显然是有些将信将疑,但最终还是走了进去,嘴里嘀嘀咕咕的,好半天后才将全身裹着被子,连半张脸都不露的姑娘给抱了出来。应该是许久没看见阳光,姑娘一看到外面的阳光就尖叫起来,挣扎着要退回去。老汉急忙抱住了姑娘,安抚起来,但姑娘的情况还是不稳定,挣扎着想躲进房间里。

  “小哥,我孙女害怕,要不……”老汉有些心软了,想带姑娘回房间去,我却摇了摇头喝道:“不能前功尽弃,洛邛,你去把姑娘带过来,就站在太阳底下。”

  洛邛应了一声,快步走上前去,老汉有些为难,见洛邛一把抓住姑娘的手后还想说几句好话将姑娘拉回去,但洛邛力气哪里是这个老汉能比的,拖拽了几把后姑娘就在惊慌中被洛邛拉到了屋子外面。老汉追了出来,情绪有些激动,在洛邛将姑娘放在地上的时候伸手去拽姑娘,但只拉到了她身上裹着的被子,被这么一抽,雪女整个人因此暴露在了阳光下。

  “啊!”面对阳光的照射,姑娘痛苦地喊叫起来,神情异常紧张,虽然身上还穿着衣服,但依然有大量皮肤裸露在外面,在阳光下,这些皮肤被一块块黑斑覆盖,阳光一照,黑斑上冒出红色的血丝。这一幕和我昨天晚上用气息试探后的状况如出一辙。

  伴随着黑斑内冒出血丝,她立刻痛苦地嚎叫,慌不择路地朝屋子这里跑,却被洛邛给挡住了去路,疯狂中开始拍打和推搡洛邛,但一个姑娘家的力气怎么可能推开洛邛。老汉见状举着被子想上前来包裹住姑娘,却被我给一把拉住。他理智有些混乱,回过头冲我喊道:“你是不是要还害死我孙女啊!”

  面对他满腔怒火,我摇了摇头道:“你如果想她一辈子在黑暗的世界里生活,那就尽管去吧。”

  我的这句话让老家伙停了下来,神色凝重地看着我,又看了看被洛邛挡住去路的姑娘,叹了口气,偷偷抹了抹眼角的泪,轻声说:“你一定要治好我孙女,一定要……”

  在阳光下,黑色的斑块中红丝越来越明显,接着冒出黑色的烟雾,痛苦似乎已经达到了非常可怕的高度,她摸着脸惨叫起来,整个人蜷缩在地上,歇斯底里的样子令人怜惜。

  我示意洛邛退后,自己走到了姑娘身边,阳光下,黑色斑块快扩张,大约前后也就三四分钟的样子,这些黑色的斑块已经扩张了一倍还多,按照这个扩张的度计算的话,再过一会儿,黑色斑块就会扩张遍布她的全身。

  我在旁边冷眼看着,过了大约十分钟,黑色斑块果然如我的预期般扩张到了姑娘的全身,连耳朵背后的皮肤都变成了漆黑之色。这种肤色和非洲兄弟是不同的,是绝望的漆黑,如夜幕一般。

  “怎么办?”老汉开口喊道,“我孙女咋变成这样了?”

  我冷着脸说道:“她被人下了巫术。”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不灭武尊大道主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带着农场混异界武逆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