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隐藏身份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看出来了?”老怪物在身边徘徊,低声问我。网W★wくW .★8√1くz√

  “嗯,不过不会吧。”我模棱两可地说,“这个遗骸是那位龙老汉?”

  一具遗骸,之所以能看出来还是因为手上的镜子碎片,以及骸骨的模样。先我在龙老汉的屋子里现过一面镜子,当时没多在意,家里有个镜子很正常,那面镜子碎了一块。我也没多留意,毕竟兵荒马乱的镜子这种易碎品缺个角很正常。但是虽然记不清那个碎掉的一角是什么形状,但似乎和眼前这个镜子上的碎裂痕迹很像。其次便是遗骸的身体,我第一眼没看出来,在老怪物的提醒下看的仔细了点,这一看方才现了问题。

  遗骸的手臂和腿部都出现了明显断裂的痕迹,这些应该是被妖怪打断的,但腿上关节的地方出现的骨头错位并且生长畸形的现象一看就是老伤。过去我经常听洛邛说一些大山里猎人的故事,他告诉我,大山里的猎人有时候一头扎进山里就是好几天时间,出个意外什么的很正常。山里可没有医生,摔断腿之类的都是自己处理,所以很多老猎人骨折后没有矫正位置,仓促处理后就会留下畸形的骨头形状,严重的走路就能看的出来,不严重的平时倒还好,只是碰上变天的时候会很疼。洛邛说他老爹身上就有几处老伤,脱了衣服能看出来。

  这是个老猎人的遗骸,身上带着疑似龙老汉家里的镜子碎片。我一开始怀疑会不会是龙老汉的儿子或者家里的亲戚,但转念一想不太对,龙老汉亲口说他儿子和儿媳是被黑色皮肤的怪人给杀死的,而村子大部分人都被黑色皮肤的巫族怪人给寄宿了。哪有那么巧的,身上带着镜子的碎片,还从家里跑出来然后躲过巫族的重重包围,最后被个妖怪给干死拖回山洞里了?

  这些事件的生概率之低,简直不可思议。那如果这个人不是龙老汉的亲人,身上怎么会带着龙老汉家的镜子碎片,正常情况下,镜子坏了碎片不是该扔掉的吗?

  我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最后不得不想到了最令我吃惊的一件事上,如果这个人就是龙老汉呢?他早就死在了山里,被这个妖怪给杀了。或许他遭到妖怪攻击的时候,试图用镜子反光来求助,但最终没有成功。当然,这么想的可能性也很低。

  但如果这个设想成立的话,那么我们后来见到的龙老汉是谁?想想也真是不可思议,他和已经被巫族占据身体那么久的孙女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居然安然无恙。

  “如果真的龙老汉死在了这里,那我们见到的龙老汉又是谁……”我正疑惑嘀咕呢,后面摇摇晃晃出现了一个人影,我下意识地回过头,竟然看见山洞口有个摇晃的身影正慢慢走过来。

  另一边,在林子的阴霾之中,洛邛拿着水袋走到了龙老汉面前,悄声道:“老大爷,你喝口水。”

  龙老汉摆了摆手,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外面,面若死灰。洛邛叹了口气,将水袋封好后说道:“老大爷,等天亮了我们就出去和我大哥汇合。”

  “哦……”龙老汉点点头,应了一声。

  洛邛佯装笑容地说:“您别多想,人生世事无常,将来我们带您离开了这里,外面的世界现在很繁华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有电视看还有电话,隔着好几千里也能听见人家的声音。”

  “高楼大厦也没有我的家,能隔着几千里听见人家的声音又咋样?我连个讲话的人都没有了……”龙老汉的话深深刺痛了洛邛的心。

  其实洛邛在离开大黑山之前就是这种孤单的状态,说到底,他们村子里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母亲暂且不论,父亲在洛邛印象里虽然感觉还挺高大上的,但实际上就那么回事。喝酒打他出气是常有的事,家里不好好弄,整天作死似的把他往山里带。还好村子里有扫盲班,要不然洛邛大字都不识一个。老爹死后,村子里的人都躲着他,说是吃百家饭长大,这个百家饭和印象里的百家饭是一回事儿?人家吃百家饭是正儿八经地有饺子吃饺子,有火烧吃火烧。洛邛那个百家饭就差和狗吃的差不多了,虽然村里本来就不景气,大家日子都过的不好。但难为人家一个孩子算怎么回事?早些时候,洛邛喝多了还和我们说,有一回,他饿的不行,去村长家讨点吃的,人家拿个黑乎乎的碗给他装了一口饼,闻着还有点馊味。他还对人家千恩万谢,结果第二天路过看见那个碗居然是村长他们家的狗吃饭的碗。打那以后,他再没去村长家要过吃的。

  山里的人的寂寞和艰苦只有山里人懂,他们不懂为什么城市的人吃饱穿暖还整天惆怅地说自己过的不好。我记得洛邛刚来上海那阵子,经常对胖子说这样一句话:“崔哥,你这个条件在我们老家,人家媒婆介绍对象都能把你们家门槛给踏平了。你还嘀咕啥情情爱爱的,要不行,就跟我去大黑山,保准让你老婆孩子热炕头。”

  山洞里,他看着寂寞的龙老汉,就像是看大山里那些日日夜夜,喝着酒渐渐离他而去的父亲。忍不住说道:“老大爷,没事的。出去后我养着您,放心,我给您送终。”

  年少时候总会说那么一两句没过脑子的话,成熟的人笑年轻人愣头青,但世界不正是这些愣头青在幼稚时候搭建起来的吗?

  没有了冲动的人何谈创造?

  龙老汉听见他的话,回头惨然地笑了笑说:“天不早了,你睡吧,我添点柴火。我睡不着的,以前在家里守着我那个小孙女也是晚上经常不睡,习惯了,你背着我跑了那么久也累了,休息吧。”

  洛邛点了点头,坐在角落里迷糊着眼睛,他睡的不是很沉,毕竟心里还担心老爷子会不会出事。但果了一会儿,外面没有什么动静,这梦就越睡越深。突然间,肩膀一疼,梦境中的疼痛会来的很慢,一开始并不那么强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疼痛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洛邛从梦境中醒来,睁开眼,看见一脸狰狞拿着尖锐石头刺穿自己胸口的龙老汉。

  “老大爷,你……你干什么!”听见喊声,他咆哮起来。

  “杀了你!”龙老汉嘴里含糊地嘟囔着什么,尖锐的石头越刺越深,鲜血透过胸口的衣服喷溅出来,洛邛一脚将龙老汉踹飞出去,他松开手在地上连续滚了好几圈。

  洛邛扶着墙站起身,将插在胸口的石头往外拔,疼的撕心裂肺,刺的非常深,石头被削的很尖锐和刀子似的。洛邛睡觉时候没有妖化,皮肤也就比正常人粗糙一些,被刺穿的地方还是得流血。

  “你疯了啊!为什么杀我?”洛邛莫名其妙地问道。

  “哈哈,我一直隐藏身份就是为了杀你!”说话间他身上的皮肤慢慢地变黑,接着竟然一点点变的和那些黑皮肤的巫族相似。

  “你是巫族!”洛邛大吃一惊地问。

  “才现吗?如果我不是巫族,不早就被里屋的孙女杀了吗?我本来是在那个老汉家里搜寻东西,没想到正巧被你们现了,于是将计就计,和同伴里应外合,演了这出好戏!”他说话间站直了身子,已经完全没了老态,看起来肌肉精壮,浑身充满了力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洛邛还是有些摸不清状况地问。

  “下地府后你自己问判官吧!去死!”对面的怪人大吼一声,直扑洛邛而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邪御天娇逆剑狂神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带着农场混异界武逆乾坤官路弯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