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骑着王八日玄武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杨锐和沙川两个虽然喜欢跟着张大道看热闹,可也不过是因为太无聊了。这两个二代干不成什么正经的事儿,吃喝玩乐又腻了,按着马斯洛需求理论说,正是缺乏自我实现的那个类型。可跟着张大道看热闹之余还能多出许多吹牛的资本来,让他们在那帮狐朋狗友里头多了不少的吹嘘资本。当然,张大道这的热闹确实好看也是他们老跟着张大道的主要原因。可这热闹再好看,也不值得拿自己的小命买门票啊~李溢之前的遭遇他们可还记着呢!那家伙包着脖子脑袋在医院躺着的凄惨样子,让这两个货如何敢往门里去。

  张大道这一喊,杨锐和沙川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从门后头探出半个脑袋,道:“大师,能进来啊?”他左右上下看了一圈,又道:“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张大道翻了个白眼,他肩膀上的炸酱面开口了:“我打死你个龟孙~”

  杨锐似乎被惊了一下,一下就缩回了门外去。拐角监视他们的那两个互相看了看,探头瞧了瞧杨锐的他们的情况,都整不明白这到底唱的是哪出。张大道这时候才不屑的道:“进来进来,怕什么啊?胆子真是够小的脸鸟都不如!”

  杨锐干笑着又探出半个头,再次确认道:“真没事儿啊?”

  “能有什么事儿,你朋友住了几个月不也完好无损的去粤州了吗?”张大道举了个例子,杨锐一想也对,这才拉着沙川走了进来,就站在门边上,一副随时有变故就跑的架势。两个人一个抓住了胸口挂着的吊坠,一个把手串摘了下来捏在手里。就这两个东西,还都是张大道杀熟买给他们的,材料就是后街某个餐饮店边上顺的劈柴。然后抓了把香灰搓了搓就算开光了!就这个质量,还不如上张大道网店买来的精致。

  张大道翻了个白眼,索性不管这两个白痴了,扭头对小庞道:“你,带着小钻风给我找一圈去,看看有什么异常!”然后看向白二,“白二,你给我把小谢搁那边阳台门口去,别让他爬走了!先用灵龟镇住煞气!”

  两个手下立马分头行动,张大道自己打开了冰箱,撇嘴道:“靠,什么吃的也没有!”

  沙川和杨锐经过这一会儿,两个人倒是平静了一些,看着被白二傻子按在阳台门哪儿的鳄龟小谢,杨锐小声道:“我说川儿,这大师的路数越来越邪乎了啊?你说这个有用吗?要不咱们也在家里养两只?”

  沙川看了杨锐一眼,虽然张大道有些神异他是信得,真遇上了什么怪事他也肯定得找张大道。但离着杨锐这种迷糊信得程度还有差别,他觉得张大道大部分的行为,还是故弄玄虚的多。听见这个建议就翻了个白眼,道:“要养你养!有这个闲工夫我觉得不如多喝点王八汤来的靠谱。”

  杨锐和沙川这边闲扯着,外头监视的那个年轻人也有些待不住了,这跟踪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说好的惊险刺激呢?说好的危机重重呢?这就待在门口跟傻小子似的真有意义?到底是第一次上前线的,经验不足,定性也不行。而且这个行业也没有正经的专业,一般都是从军校里头选择情报类专业或者电子类专业的学生吸收。这小子还是个走了些后门的,进来以后且得培训呢!他也没有跟踪经验啊,就按着自己从电视、电影里看来的招来的。

  这时候犹豫了下,他是真熬不住了,转头道:“师傅,要不要过去看看?瞧瞧到底咋样了!”

  他师傅抬手就是一下,板着脸道:“回下头车里等着去!想清楚自己错在哪儿,再这样下回别想我再带着你出来!一点定性也没有!”

  那年轻人被赶走了,只留下中年人在外头看着张大道他们!从这点上看,国安其实还真没把张大道他们当头号嫌疑人,会拿他们锻炼队伍带新人,可见不是特别的重视。那边屋里头折腾了一圈,小庞拖着小钻风回来了,小钻风嘴里咬着个枕头,一路拖着一路的鸭绒乱飞。小庞过来就道:“大师,都看过了!没啥特别的,就咬了这个来。”

  杨锐和沙川连忙退到了门外头,看着那个枕头道:“大师,是这个吧!这个东西有问题对吧?”

  张大道过去踹了小钻风一脚,小钻风连忙松开了嘴!炸酱面飞到了边上,对着小钻风一下下点着头:“狗咬狗一嘴毛!”

  张大道正蹲下准备查看那枕头呢,听见这话歪着头无语的看着炸酱面,他怎么有种莫名躺枪了的感觉?那死鸟也是绝了,这时候歪着头看向了被白二按着的小谢,来了一句:“你以为骑着个王八就日玄武了?”

  “噗~”杨锐本来还觉得气氛挺紧张的,这会儿炸酱面来这么两句,顿时什么气氛都糟践光了!不过对于这满嘴不干不净的鸟,他还真觉得有趣,连忙道:“大师,哪天你准备弄死它的话跟我说一声,就冲着张嘴我掏十万!带出去骂街绝对有面儿啊!”

  沙川看出了张大道脸色不好,连忙转移话题:“大师,这个枕头是不是有问题啊?”

  张大道抓了把鸭绒起身,拍了拍手,道:“劣等货,这是打碎的,不是正经的鸭腹绒,里头掺东西了。你那个朋友住着不舒服,看来是睡不安稳!”

  杨锐和沙川翻了个白眼,这话绝对是扯淡!枕头不舒服撑死容易长痘痘,发现不对换个枕头就是了。再说了吴大头都中枪了,这是枕头鸭绒不好能解释的吗?杨锐仗着自己和张大道认识的早,又一起冒险寻宝过,这时候出头道:“那大头呢?中枪也是这枕头的事儿?”

  张大道淡定的挖着鼻孔抽着烟,道:“或许是他比较倒霉。反正我看着房子挺正常的!不信你们找人住几天,真出了事儿再细看嘛!”

  张大道的态度显得无比的应付,而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进了电梯里头,按下了19楼的楼层。(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