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犯罪道路的终结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走到了门前丧豺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在复制钥匙的时候会顺手多复制一把。为什么挑下手目标的时候,明明也有别的楼层是合适下手的,他还是选了这一层。这是他走上犯罪道路的原点。

  来到了这门前,他才知道,未来可能再不会来这里,对他而言代表了什么。文艺思维这种玩意儿,不是文艺青年才会有的。就算是犯罪分子和文盲,情怀也是存在的。丧豺这个时候就无比的唏嘘,临别在即,看着自己曾经憧憬的,看着引导过自己的。他不由捏紧了钥匙,再次叹了一口气,丧豺咬牙找出了这房间的钥匙,他想进去看看,或许留下点什么?或许带走些什么!

  更加装逼一点的说法是,在日后走上犯罪道路的时候,在他迷失了自己的时候,可以回忆起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原点是什么。大部分的漫画男主都是靠着这个成就大事业的!路飞的海贼王,鸣人的火影,刘昂星的特级厨师。现在或许还能加上丧豺的神偷王。

  此时,房间里头白二正“呼哧,呼哧”的打着呼。整个房间里头放不安稳的东西都跟着轻微的抖动,就这个动静已经赶得上极轻微的地震了。边上的小钻风用爪子捂着头,这时候突然放下了爪子,抬起头支起了上身。小耳朵转了转,突然跳了起来对着白的脚猛拍了一下。

  白二喃喃着发出了一声梦呓,跟着转了转身,面对着靠背脸整个埋进了靠背里头,声音也顿时停了。跟着小小钻风突然跑向了楼上,一正轻微的响动过后,小钻风带着一个黑影跑了下来。

  丧豺打开了门,深深吸了口气,跟着迈步进了房间里头。走进来的瞬间他感觉有些不对。但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房间里头黑暗的很,他看不见什么东西。但是人的感官不是只有视觉的!嗅觉、听觉、触觉。甚至不可明说的第六感,都时刻在收集着周围的一切信息。

  只是我们习惯于依赖眼睛,就像现在,就算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的,也并看不见什么,丧豺还是下意识的试图仔细认真看些什么。

  而试试上,他之所以感觉不对,却不是因为眼睛在黑暗中看到了什么动静。而是其他的感官在起作用,按着正常的情况,这房里已经好多天没人了。门窗都是紧闭的,空气当然不可能新鲜。可现在房里有人,而且门窗都开着。

  丧豺一开门的时候,就因为对流感觉到了一阵的风。跟着他鼻子里头也闻见了些什么东西。不过丧豺到底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对于这些东西敏锐度不足。这时候他只是皱了皱眉头,反手慢悠悠的关上了门,跟着伸手去够开关。

  这一栋楼里的房间都是一样的,布局也都相同,房间里开关所在的位置全都一样。丧豺伸手“啪嗒”打开了开光。突然亮起的光芒让他眼睛猛的一眯。从目视黑暗到突然的亮光,刺激的他眼睛猛的一眯。

  下意识的一低头,他就感觉到了不对的。等下一秒眼睛恢复了一下,他就看见脚边蹲着一只黑猫。正用一种非常正式的姿势蹲着。前脚挺直挺胸抬头的看着头,后头的小尾巴轻轻的一摆一动,丧豺下意识的就是一愣,跟着就听见头上传来了“旺”的一声喊,他猛一抬头,就看见一只狗从loft的二楼走廊上伸着脑袋看着他。

  这个场面有些奇幻了,一个没人住的房间里头,突然有了黑猫和一条狗。就算丧豺的心理素质一流这个时候也难免不发愣的一呆。就这一呆的功夫,他听见脚下“喵呜~”的一声,声音有些凄厉。跟着脚上就是一阵的剧痛!夏天,短裤!露在外面的腿受到了郑叹道友的猫爪重击!

  条件反射的丧豺就是弯腰捂腿,跟着头上“汪”的一声,丧豺就觉得头上猛的一震,仿佛听见了“当”一声响!跟着他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意识。

  白二这时候才醒来,睁开眼睛起身还有些迷茫,嘀咕了一声:“谁开的灯?”跟着就看见了地上小谢翻着盖正缩在壳里呢。

  他又道:“这么爬的?啊!这谁啊?有人!快来了人啊!”白二大喊了起来。

  “整死他,整死他!”炸酱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飞了出来,落在丧豺边上对着他疯狂的大喊!翅膀一个劲的扑腾!

  时间倒回到丧豺弯腰的那一瞬,小钻风在楼上,直接把之前自己爬上来的小谢顺着栏杆下的空隙给推了下去,正好砸在了丧豺的头上。而在浴缸里呆着的小谢到底怎么上的二楼,这恐怕就真的是个灵异的事件了。

  这一阵的闹腾,楼上的人都醒了。一会儿功夫所有人都下来了,大伙都愣住了,看着躺地上的丧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只有炸酱面还是子啊不断叫嚣着“弄死他”之类的暴力语言。

  小王犹豫了下,转头对张大道说道:“大师,你这鸟真得少看点《人与自然》和《动物世界》了。这都有暴力倾向了!”

  张大道歪着脖子,观察了一会儿,转头看向白二道:“你整得?这家伙不会就是房主吧?你怎么他了?”

  白二连忙摇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王犹豫了下,小声道:“大师,会不会是他梦游啊?先看看人咋样了!”

  张大道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对对,抓紧看看,要是严重的话就通知管理处,咱们可不能被锅,咬死了什么都不知道明白不?这一进医院医药费可不老少!”

  边上的人连忙点头,张大道蹲下检查了一下,才松了口气,道:“没事儿,好像是被什么砸了脑袋了。死不了!”

  “要不还是通知管理处吧?别颅内出血。”小王有些犹豫。

  张大道也犹豫了,看了看人,又看了看他背后的包,背这么大的包看来是从远处回来的,这很可能是房主啊!这要是人跑了,他的五万咋办?张大道打开了灵眼,准备看看这家伙是不是倒霉到危机生命。开了才瞧了一眼,连忙就道:“快,通知管理处,这丫的绝对内出血了!倒血霉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