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三种可能 道家法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天才壹秒記住『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于钱一笑的激动,张大道和佟三金都没怎么在意。不过钱一笑是金主这一点他们还是知道的,所以他的要求,张大道和佟三金都不能真的就无视了。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张大道耸了耸肩,佟三金才开口道:“钱总,这个事情我虽然有些了解,可毕竟不是专业的。所以一些试探是必须的,现在大概有两种可能。”

  “三种~”张大道在边上默默的纠正了一下佟三金的观点。

  钱一笑点了点头,这两个家伙肯说那就好办了。只要别来那种虚头巴脑的内容,那还是可以做朋友的。至少换成正常的表达方式,以他的理解能力还是可以听懂的。

  “你先说!”钱一笑指了指佟三金,相比张大道他觉得这个家伙可能还比较靠谱一些,毕竟张大道这个货他了解过,基本没怎么正常过。

  佟三金看了张大道一眼,才开口道:“第一种可能,这下面有个东西把鱼线咬断了,从切口看是很锋利的东西。水里的活宝无非也就是鱼龙、鳌蛇之属。”

  “什么意思?别整专业名词,来大白话!”钱一笑的理智已经不多了,连仔细去思索下的耐心也没有了。

  边上的影帝看见机会了啊!这有台词能插话,立马凑过来道:“就是水里有大王八啥的~”

  “靠,说第二种可能!”钱一笑翻了个大白眼。这么大的一个水库,要真是个特定的水生生物,就他们这点人捞两年都不可能捞着要找的东西。

  佟三金点了下头,道:“第二种可能就是我们之前说的分水兵了。”

  “我说了,来大白话!什么分水兵、风水兵、风水冰、分水冰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下头有龙宫啊?”钱一笑瞬间说了四个分水兵,发音几乎一模一样,这家伙普通话也一般,前后鼻音不太明显听着都是一样的发音,感觉就跟精神分裂了似的。

  佟三金又看了张大道一眼,才道:“就是分离水的兵器,我也没见过实物。不过听说过,这种东西有天生的也有后天的。大师可能知道的多些。”佟三金开始甩锅。

  钱一笑深吸了口气,看向了张大道,开口道:“你最好能给出个答案!”

  张大道一乐,道:“这有啥,简单!这玩意我们到家法器里头也有,普通的兵器只要用的材料有灵性,或者打造兵器的铁匠融入了自己的信念,或者砍人砍的多了,都会有灵性。给有灵性的兵器加持符箓,再经过一些仪式就能弄到。分水剑比较常见!”

  钱一笑这下听懂了,顾名思义也大概明白这东西到底什么作用。知道了整个,他倒是显得更加郁闷了,皱着眉头道:“分水剑?你们拍玄幻片呢!我信了你们的鬼。哦,就拿着一砍下去水就分开的玩意儿啊?”

  “啧啧啧~”张大道摇着头晃着手指头,道:“你少看点网文吧!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有!就是叫这个名字而已,大概作用就是分离不同的水的而已。”

  钱一笑皱着眉头,好一会儿突然笑了,点头道:“行!我看你们能捞出什么来!”他也是较上劲了,钱一笑压根就不信张大道和佟三金说的这一套。还分水的兵器,管他什么兵器,泡在这种水里早就朽的差不多了。

  佟三金也开口补充道:“大师说的是后天炼制的法器,这是两水并流之处,阴阳二气相合,要是在这个位置有东西长期被二气侵染也有可能自然成就出类似分水兵的金属。”

  钱一笑听完就是笑笑,压根没当回事儿,转头对白亚琪道:“这种扯淡的玩意儿你觉得咱们该信吗?”

  白亚琪也觉得这一段玄乎的有些过头了,小声对钱一笑道:“大概大师正在研究新的忽悠技术,咱们是熟人嘛~他拿我们先试验试验,不过效果确实挺一般的。”

  钱一笑点头道:“不是效果一般,是压根就没效果。”说了这句,他才转头对张大道他们道:“你们来!别管大王八还是破菜刀,有能耐就捞出一个来!捞出来我就认!”

  “那啥,还有第三种可能呢!我觉得重点是第三种可能,咱们还是先听听大师咋说的。”白亚琪也觉得大王八和菜刀的事儿不怎么靠谱,他比钱一笑要认真,get到了第三点,觉得张大道可能留了后手了,就开口提醒了一下。

  钱一笑一愣,这才回过神来还有第三点,对着张大道点了点头。张大道叹了口气,才道:“第三点,第三点就是被水下的石头啥的割断了呗!”

  “靠!”钱一笑又骂了一句。

  “好了好了!鸡翅好了!”白二傻子的高喊声打断了钱一笑的怒火。

  钱一笑长叹了口气,摇着头道:“我就知道你们信不得,完全就是来野餐的!算了,这事儿到此为止,风水没问题对吧?没问题就这样,回头我让人来开工,你别给我往外头传闲话!”

  钱一笑扔下这句话,拉着白亚琪就往烤架那边去了。他这一肚子的气,不好好吃点东西真压不下去。其他的人也去了烤架那边,只留下张大道、佟三金还有影帝。

  影帝这会儿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在张大道身边小声道:“张导,按着一般的剧本规则,他这种不信邪的人最后是不是指定会倒霉啊?这次真是灾难片啊?”

  佟三金也道:“张大师,接下来怎么办?要是分水兵也还罢了。问题不是特别大,就是这的风水会受点影响,要是别的,那就麻烦了。”

  “嗨,能有啥麻烦!都是你说的,我看这风水还成,人家就叫我看风水了,别的不是我的事儿!怎么?你还有什么想法吗?”张大道转头挑着眉毛看着佟三金。

  佟三金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是怕出什么问题。说实话,就我们先走知道的线索看,是分水兵的可能性不大!”

  “嘿,小三啊~听哥一句劝,干我们这行的,你最擅长的东西千万别免费。你私下给他解决了这些资本家也不会念咱们的好。等真出事儿了他自然得求咱们!”张大道挑了挑眉毛,眼睛里头一点情绪也无,目光穿过了佟三金,盯着他身后的潭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