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老九门特供版下斗辟邪系列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哟,有点意思啊?这地方不大,就一个小县城,居然能有这么豪华的会所?他这成本收得回来吗?”张大道他们这一帮人,跟着张大道来到了晚上吃饭的地儿。一进门,张大道都有些被镇住了,就这个场面,老牛常去的金色海岸怎么能比?

  张盛言倒是见多识广,瞧过见过的也多,这会所虽然确实非常的高档,可类似的甚至更好的他也不是没去过。虽然进来的时候也吃惊了下,可吃惊的是在这样一个县城里头有这样的地方,而不是这会所有多好。

  现在听了张大道的话,张盛言一琢磨也明白了,开口道:“现在大城市查的严,倒是在这种小县城里头不容易被查。不过这的老板肯定也不是寻常人,看来今天请咱们吃饭的这位,是个人物啊!”张盛言眯起了眼睛,就算他这样的二代,对于这种地头蛇似的人物,在人家的地盘上也不敢小视他。

  “啧啧,穿着真清凉,诶,你说他们这的这几个闺女是不是都练过啊?都能寒暑不侵啊?”张大道贼眉鼠眼的瞄着附近几个服务员的大白腿和事业线。

  就这个时候,一个黑西装的大汉走了过来,一鞠躬道:“请问是张盛言张先生吗?我们老板正在甲一号包厢等您几位。”

  张盛言点了点头,面上看不出什么心思。边上张大道一乐,道:“张大少,你不行啊!人家都不亲自来接咱们。你看这架子拿的!”

  张大道一说,那接人的黑衣大汉连忙就道:“张先生您别误会,大哥本来是要亲自来的。可是这人来人往的他认识的人也多,那显得就不太周到了。”

  张盛言点了点头,换头对瞪了张大道一眼,跟着道:“没关系,带路吧~”

  黑衣大汉这才在前头引路,张大道在后头小声道:“嘿,刚才还叫老板,现在就叫大哥了,果然是道上想洗白的家伙。”

  韦明辉笑了笑,道:“这手下还挺周到的,反应也不慢,是个人物~”韦明辉也是在道上打滚过的,而且还是国外那种更加混乱的地方。对于道上人的评估,韦明辉的意见还是有一定参考价值的。

  一会儿功夫,电梯到了地顶楼,电梯门一开正好是甲一号房间。电梯直接到房间里头,可见这一个包厢不是寻常的包厢。张盛言带着张大道他们出了电梯,立马就有两个人迎了上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前面的是个年轻人,一脸的精悍,板寸短发,脖子那有个忠字的纹身。穿着的却是商务打扮,却并没有不伦不类,反而有点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意思。

  后头的那个是个50多岁的胖老头。落后了那个年轻人半步,穿着中山装。从他们的身位看得出来,这次请他们吃饭的主角是前头这个年轻人。

  “张先生,久仰大名了。听说您来了我们这,小弟刘虎。托徐老哥请您来,特别准备了点东西,希望不唐突。”刘虎说话不紧不慢,显得稳重又让人如沐春风。

  张盛言点头笑了笑,客气了一句又介绍了下身边的人,刘虎也介绍了下他身边的那个老头,大伙打了招呼这才入座坐下。张大道这才观察了下这个房间,这包厢分成了两个功能区,用屏风隔开。一边摆着大桌的酒菜,另一边是个类似ktv的地儿。

  张大道再看着一桌子菜,各种的生猛海鲜、时令蔬菜!光是看卖相,就瞧得出来这一顿价钱不少。张大道闻着味道就知道菜不错,抓起筷子就先来了一口,道:“恩,味道不错,小虎啊~你这地方不错啊!厨子技术很好嘛~”

  刘虎听见这个称呼的时候表情就僵了一下,自从他当上老大,都管他喊虎哥,小虎这个称呼他可是有多年没听说过了。他愣了一下,才道:“这位张大师是吧?我们这可没厨子,这菜是特别请了厨师回来做的。几位试试这个佛跳墙~这厨师是福州聚春园的主厨。这佛跳墙就是他们店发明的!”

  张大道连忙抢先来了一碗,刘虎偷偷看了看张盛言的表情,见他没有不悦的意思,不由对张大道也高看了一眼。之后韦明辉和张盛言也各来了一碗。韦明辉首先点头道:“不错,是地道~”

  张盛言也点了点头,他和韦明辉都是山珍海味各种造的主,这佛跳墙对他们而言,也不算什么顶尖的美味了。可张大道就不一样了,一个一天到晚跟西北拉面起腻,吃顿狗肉就算开荤的张大道而言。这一碗佛跳墙已经是顶级的美味了。

  张大道一脸的赞叹,第二碗下肚才顾得上说话,道:“真不错,贫道真佩服我自己,这次没带着白二傻子来果然是最正确的决定。那混蛋在这一坛子不够他一个人喝的!”

  刘虎摸不清张大道什么路数,也没搭茬。几个人客气的聊着,说的都是些有一搭没一搭的事儿。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气氛热络了一些。刘虎开口道:“张先生和韦总这次是来旅游的?”

  张盛言笑了笑,他这么一个大少爷,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人总是有些防备心理的。他没回答刘虎的问题,反而道:“闲来无事四处逛逛而已,倒是刘总年轻有为啊!”

  刘虎“哈哈”笑道:“在您面前我算什么总啊!您喊我名字就成,叫虎子也没关系。我这也是运气好,和张总没法比。您的大名我可是早听说了,恩?听徐老哥说,您准备最近在厦门开个拍卖行?”

  刘虎说的徐老哥,就是给张大道他们安排行程的家伙,在福建这一片是个有名的收藏家!也是张大道要在厦门开的拍卖行的合伙人。

  张盛言眯了眯眼睛,道:“刘兄弟你和老徐很熟啊?关系不好他可不会给我介绍朋友。既然你和他是朋友,咱们也就别客套了,有什么事情可以直说。”

  刘虎呼了一口气,道:“好,张大哥您是痛快人,我刘虎也是个粗人!那我就直说了,请您来确实是有事儿相求。您是开拍卖行的,我手里有些东西,想请您看看。”

  张盛言一愣,才道:“这个,不瞒你说,出土的明器,拍卖行是不能走的。”

  张大道听完了张盛言的话,也是把汤勺放下了,看向刘虎道:“虎子?你倒斗的啊?南派的啊?来来来,都是同行,干你这行的容易遇上邪乎事儿,你要不要来一套贫道特质的下斗护身辟邪套餐?老九门特供版哦~”(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