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农民企业家表舅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小胖子这一路上走的可紧张了,他也不过就是个普通人,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路上好几次都犹豫着要不要逃跑,或是给张大道他们指一条岔路。可每每看见身后韦明辉的保镖,好不容易生出来的想法就又给打消了。他要是有胆子那时候也不至于被一伙盗墓贼裹挟着,差点走上犯罪被捕的道路了。

  小胖子他表舅的家就在村中心村民会馆的边上。远远就能瞧见门口的那棵大榕树,这房子也不一般。往晚了算怎么也得是民国时候的,白墙黑瓦,苔痕上墙绿!透着一股子文艺气息。要是这房子是祖上传下来的,小胖子这个表舅家里,当年应该也是个被****的对象。

  原本韦明辉他们都不确定,小胖子他的表舅就是他们要找的人。现在瞧见了这房子倒是信了几分。就这屋子,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很像是道上大佬会住的样子!

  “就是在没错吧?”张大道对着远处的房子挑了挑眉吗?跟着说道:“不错呀,我还以为胖子你表舅是个农民呢?瞧瞧这个房子!土豪啊!重点是风水还不错,这房子四四方方坐北朝南正门口又有棵树。这叫树上四方是个呆。这意思是说就算住里头的是个木头脑袋,也能不愁吃喝。好风水好风水。”

  “就这个?这也就能叫好风水了?那好风水就太不值钱了。不过别说这房子保存的还是挺不错的。走吧,进去瞧瞧。”作为专业人士的张大少,也肯定了这房子不错。

  小胖子反而更紧张了,这越特别就越显得他表舅有问题。其实说真的,一个远房亲戚而已就是被张大道他们弄死了,他也不伤心最多就是报个警。问题是,这可能连累他,那麻烦可就大了。一个张大道就够他受得了,现在还来了几个带枪的。所以越是到门口,小胖子越紧张,他犹豫了下,开口说道:“那个,我能不能不进去?”

  “不进去?不进去像话吗?我们还得靠你引荐呢!好容易找到个熟人,你不帮忙怎么行?我靠,你不是要收钱吧?”张大道本来还有些诧异,后来突然反应了过来,露出了警惕的表情,很认真的盯着小胖子。

  小胖子也是露出了苦笑,摇头道:“谁要收钱了,我要钱你也得给呀!我是说吧,这真就是我一远房亲戚,我跟他不熟,你们要找他有什么事儿,也别算到我头上啊!”

  韦明辉和张盛言这个时候明白了,小胖子这还是害怕。张盛言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兄弟,你真是误会了,我们不是来找他麻烦的。是来找他帮忙!而且吧,也不一定就是你表舅。你要是不放心我就让他们留在外面,光我们几个和你一起进去。”张盛言指了指几个保镖。

  他这么说已然是很有诚意了,不过小胖子却不买账,他脸上没露出什么表情,嘴里也没说什么,可心里却在嘀咕:【留在外面和进去有什么区别,谁知道你们手里是不是也有枪。】心里这么想着,他自然就有抵触情绪。虽然不说话也没动作,可也同样没有向前走的意思。

  张大道瞧他这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也是来气了,拍的小胖子的肩膀,说道:“早知道你怂,没想到你这么怂!你亲妈可在里头呢?还有个可能是你亲爹!你这是连着爹妈也能卖呀?《厚黑学》你练成了?”

  “你亲爹你亲爹才在里头呢!”小胖子没好气的瞪了庄大道,先是大喊了这一句然后才解释道:“我妈可不在里头,她去邻村看一个长辈了。”

  “懂了,你是觉得你妈不在,我们进去给你这个穷亲爹给弄死了,你就可以去抱你那富爹的大腿了对吧?不是贫道说你,小胖,你这属于道德问题知道不?我以前都是怎么教育你的,才跟钱一笑他们待了没一年,你就堕落成这个样子了?唉~~”张大到一脸的痛心疾首,又是拍大腿又是跺脚看着小胖子连连,唉声叹气。

  边上韦明辉和张盛言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领悟出这么复杂的**关系的,就这个脑洞不去写八点档狗血剧,简直太屈才了。

  连吃瓜群众都是这样的反应,作为主角的小胖子就不用说了,他那脸绿的差点就没发出光来。不过作为曾经在七院待过的一份子,对于张大道这种不正常的家伙,小胖子有着远胜常人的适应能力。

  要不是因为读了大学被钱一笑,白亚琪那些正常人影响了,这会儿他压根就不会有太激烈的情绪波动。所以说张大道讲他被钱一笑等人影响堕落了,也不算是没根据的乱说。

  “得,咱们进去吧!就算我倒霉。”小胖子也是认命了,跟张大到讲道理肯定是讲不通的,胖要承认,挨打站稳,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小胖子,摇着头向着不远处的房子走去,韦明辉也是对着身边的保镖说道:“你们在外头,等会儿吧,有问题我喊你们。”

  张盛言也同样让保镖留在了外面,就他韦明辉还有张大到三人,跟着小胖子进了那房子。

  这是老式的南方院落,进门是前厅,左右是东西厢房,后头才是大堂和厨房,中间有个四四方方的小天井,有个大水缸摆在正中央,里头种着几朵睡莲。

  “表舅,表舅!有人找你!”小胖子才一过前厅就在天井边的走廊上高声喊了几声。

  小胖子也是个鸡贼的人,这么一喊搞得好像他和张大道他们不认识一样。不过这点小心思,张大道是听不处理,韦明辉和张盛言是压根不在意。

  小胖子一声喊,跟着就听见大堂屋后头有个有些忠厚的中年男人声音高声地回答道:“来了来了,谁啊?谁找我?怎么这个点来啊?”

  跟着,就见一个中年男人从大堂后头走了出来,年纪得有快五十岁了。精瘦精瘦的,大概不到一米七,穿着一件有些显大的衬衣,头发是三七分的,有些凌乱。还别说,看着真有几分农民企业家的意思。就这样的造型,不弄个养猪场、养鸡场或者化肥饲料厂之类的,都白瞎这个这个长相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