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我系湖建赵大宝,我要肥家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月饼吃的是馅儿~那什么冰皮月饼之类的都是邪道!要说月饼还是得吃传统酥皮的。传统的馅儿,还得是五仁的,我就想不通了,你们怎么不吃五仁的……”张大道喋喋不休的宣传着五仁月饼的好处。都没注意到张盛言和韦明辉这个时候都已经摸到他身后了。

  而这时候上来的韦明辉和张盛言两个人也是放慢了脚步,之前离着院没听见,现在到了边上他们可听见张大道说话的声音了。虽然还听不清到底说了什么,可肯定是在说话啊!张盛言和韦明辉一下就警惕起来!这可是真见鬼了,这个时间居然还真能遇上人?

  要说是在城里,这个不奇怪,可在乡下就奇怪了。就算有人还没睡,比如那四个切磋国粹的。但那是切磋国粹啊!半夜不睡很容易理解,别说是在乡下,在原始森林里头他们切磋国粹不睡觉都很正常!那是国粹的魅力。

  可这破庙算怎么回事儿?而且瞧这意思人不多,那可就有些诡异了。他们两个身后的保镖枪都掏出来了。张盛言这时候已经到了张大道身后,慢慢的伸出了手。

  张大道这正说的起劲呢!已经介绍到五仁月饼的各种经典搭配了。就这个时候,突然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就算是张大道都猛被吓了一跳,当场就是“嗷”一嗓子嚎了出来,而且猛的一个回旋踢使了出来。

  万幸,张盛言边上跟着保镖呢!伸手就接下了这一击!张盛言也是一惊一愣,就听张大道瞪着他喊:“吓死老子了!你们干啥呢?”

  这下子张盛言还没反映过来,韦明辉却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身上毛孔一下子都缩了起来,连忙过来拉住了张大道有些哆嗦的道:“大,大师,你刚和谁说话呢!”

  张大道也是一愣,他以为暗大殿里头有人,而且是埋伏着准备偷袭他们的。可要是有人,这个时候不是偷袭的最好机会吗?这下他也明白了,那大殿里头压根就没人。张大道当时脸就红了,这个乌龙闹的可有点大了。自己自言自语了半天,感情都说给鬼听了!

  “靠,我和鬼聊天呢?”他这一郁闷,嘴里就没把住,下意识的就吐槽了一句。

  这一句话出来,张盛言还没什么,韦明辉可是肝都哆嗦了。这玩意儿果然如他所料啊?惊叫道:“鬼?”

  就这个时候,边上那个小木屋的灯突然就亮了,跟着木屋门一开,门轴发出让人牙酸的“吱~”的一声响,在这个气氛里头,这一声诡异又让人不舒服,就连正要劝韦明辉别理张大道胡说八道的张盛言也是鸡皮疙瘩起来了。

  两个保镖胆子虽然挺大的,这会儿都被惊的猛转过身,按着枪盯住了那打开的木门。

  然后,就见一个枯瘦的秃头老头,披着见瓦蓝色的工人服站在了门框的位置,这老头有些驼背,背着昏暗的光也看不清面孔。就听他开口,说了几句当地的方言。

  张盛言和韦明辉都不知道他说什么,只是提高了警惕。就在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到了那老头身上的时候,被他们忽略了的张大道一溜烟就蹿了出去,几步就到了进前,开口就道:“呔~老家伙,快让你的手下都出来,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只有放下武器缴械投降,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那老头一愣,一股风吹来,远处的竹林哗哗的响,四周一片的死寂,仿佛回荡着“尴尬”两个字!张盛言和韦明辉都莫名的觉得这个该死的气氛一点都不恐怖了,逗比能量犹如实质化的潮汐一般不断的在他们周围汹涌。保镖也是松了些手,精神一下放松了许多!

  这个时候,那老头才又开了口,这次说的是普通话了,当然,典型的福普口音非常的重。但勉强已经能听懂了。就听他道:“你们是什么人啊?半夜三更的跑来做什么?夜里别乱跑,快肥家去!”

  “我肥你妹!装傻是吧?说,赵大宝在哪儿!别以为你是老头我不打你,贫道拳打机关幼儿园,脚踢社区老人院!看你有70了吧?我八十的都打好几个了!在魔都都没人敢找我碰瓷!”张大道二话不说就撂狠话。

  那老头虽然会普通话,可这语言环境在这儿,慢点说他估计还听得懂。张大道这基本就是贯口的语速,虽然吐字清晰可速度太快啊!老头当时就懵了。这会儿韦明辉走了过来,眯着眼睛仔细看了一会儿,突然道:“大师,他好像就是赵大宝啊?”

  “啊?啊!我是赵大宝啊!里们找我有什么事啊?我不认识你们啊?”老头声音里头还带着几分迷茫和迷糊。一则是真有些迷惑,二则是人家才从睡眠中被吵醒,本里就迷糊着呢。

  张大道也认真的看了一眼,发现果然是赵大宝,和那身份证上的一样,就是更加老了一点。这下子可算是找到正主了!张大道二话不说对着赵大宝就冲了过去,伸手一把就把老头给薅住了,一个擒拿就给老头手背到了身后按撅住了,对着周围喊:“都出来,你们老大已经被抓住了!我有人质!再不出来我撕票了!”

  “哎哟,哎呀&*%¥……#%”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赵大宝的痛叫声和连张大道都没法翻译的方言脏话在回荡。

  张盛言和韦明辉这是就是再愣再累再没精神也反映过来了,知道这压根就没有埋伏啊!两个人连忙就带着保镖上来,四个人一齐出手先把老头救了出来。就这个年纪,再让张大道乱搞下去真得出事。就算不出事儿,人家往地上一躺硬说不能动了,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啊!这可真不是碰瓷,这是他们自己找上门来的。到时候老头要是中气足点喊大声些,惊动了村里的人。他们可真走不了!

  张盛言是明白人,韦明辉也是有经验的。两个人救下了赵大宝,让人按住了张大道,根本不敢在外头待着,扶着赵大宝顺势就进了木屋里头。

  虽然人找到了,可张大道这个状态,似乎很麻烦啊!张盛言和韦明辉对视了一眼,心里都闪过了一样的念头。(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