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信使求救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广灵军南下灵丘冒了极大的风险,对此,王腾心知肚明。↖頂↖点↖小↖说,

  可是,灵丘又不得不救,一旦豪格夺取灵丘,建奴大军将获得海量的铁料、钱货,这是任何一名大明人都不能容忍的事情。

  救援灵丘,意味着王腾的广灵军随时可能遭遇前后夹击,因为,豪格在广灵县城留下了一千人马。

  一千名后金军卒足以改变战场上的均衡,对于数量不占优势的广灵军而言犹是如此。

  王腾为什么不能先夺广灵呢?

  一来是时间原因,谁也不知道灵丘官军能够在豪格的兵锋下抵挡多久,万一援军来迟,灵丘城破,那王腾可就成了罪人;另一方面却是广灵易守难攻,王腾亲手打造的城防绝不是两千多人能够攻下来的。

  思来想去,王腾决定冒险南下!

  不过,自从大军开拨,王腾便时刻惊醒着,如今,战场的主动权在豪格手中,任何一个疏忽大意都有可能导致一场惨败。

  崇祯九年正月二十三日,广灵军距离灵丘尚有三十里,这时候,一骑快马绝尘而来。

  “报,急报!”

  须臾,信使在亲卫的陪同下来到王腾身前,“大人,大同总兵官王朴王大人的兵马已经到了广灵,王总兵引军先行,如今已经到了五里开外”。

  王腾大喜,王朴素与他友善,眼下,对方及时来援,可谓意义重大,“快,头前带路,本官要亲自迎接”。

  “诺!”

  此番南下,王腾身边只剩下黄虎一名大将。

  黄得功守在定河堡,童一贯留守石梯山,周遇吉又去了灵丘,若不是还有宋献策参赞军务,说不定王腾真得忙死。

  一炷香之后,“轰隆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

  头前一人铁盔铁甲,外头罩了个红色的披风,正是一年多没见面的王朴。

  王朴也瞧见了侯在路旁的王腾,“哈哈,贤弟,一年未见,你可是越发威风了!”

  隔着老远,王朴便大笑出声。

  王腾马上抱拳,“托兄长的福,侥幸胜了几场”。

  这时候,王朴逐渐减缓了马速,兴许是心有灵犀,二人同时翻身下马,重重地击打了对方一拳。

  短短两年的时间,王腾以九品巡检的微末小官成长到如今的四品游击,着实羡煞了旁人。

  不少边将颇为不忿,他们觉得王腾只是运道好,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对此,王朴嗤之以鼻,如果仅仅是运气使然,如何解释后金大军损兵折将?

  要知道,正蓝旗精锐可是王朴都不敢轻拭锋芒的厉害角色!

  “贤弟,哥哥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哈哈,真是厉害,厉害呀!”

  面对王朴的赞誉,王腾谦逊不已,“兄长谬赞了,若不是将士卖命,我只怕一场仗都赢不了”。

  王朴咧嘴大笑:“赢了就是赢了,这是无可争辩的事情,谁要是不服,先取两千建奴首级再说!”

  王朴的坦诚让王腾很是感动,“兄长,这些年若不是你大力相助,广灵军不会有今日!”

  王朴眉开眼笑,他不过是拿了王腾的银子,做成了几件顺水推舟的事情,没想到,王腾真的平步青云,成为直达圣听的人物。

  由此可见,这笔买卖值了!

  王朴心情极佳,“哎呀呀,自家兄弟这般说话可是见外了”

  王腾又笑着说了几句,旋即话锋一转,“兄长,按照时间推断,这时候朝廷的旨意刚到吧,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王朴阴沉着脸,“此事说来话长”。

  “嗯?”

  “这几年,焦大人待我宽厚,只可惜,朝廷罢免了他,我却没出上一点力,前几日,焦大人回到大同,与我畅谈了一番,他告诉我,阿巴泰只是虚张声势,豪格才是心腹大患,我思虑再三之后便决定引军南下”

  王腾没想到还有这般曲折,怪不得焦源溥早早地离开了,原来是去寻援军了。

  历史上王朴贪生怕死,引军逃窜,直接导致了锦州之败,可是,目前来看,王朴还是挺讲义气的呀。

  没接到圣旨就敢引军来援,这可是担了天大的风险。

  这是人情!

  王腾抱拳致谢,又被王朴笑骂了几句,“哥哥我虽是京营出城,却不是绣花枕头,咱这大明的江山是太祖赶走蒙古人打下的,如今刚过了两百多年,岂容一帮建奴肆虐?”

  没想到王朴还是个愤青,王腾正色道:“兄长所言极是,当今天子圣明,正是大明中兴的时候,建奴也好,流寇也罢,都该杀个干干净净!”

  王朴颇为赞许,“没错,就该杀干尽!”

  二人称兄道弟,聊的很是投机。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朴提出了心中的疑问,“贤弟,我听说广灵县城还在建奴手中,咱们为何不拿下县城再做计较?”

  王腾摇了摇头,“兄长,广灵已是一座空城,何时夺下已经无关大局了,可是,灵丘就不一样了,一旦建奴先行破城,又是一番生灵涂炭呀”。

  广灵城外的京观王朴已经见识过了,他咬牙切齿,“建奴可恨,早晚有一天我要砍下黄台吉的脑袋为他们复仇!”

  战略上可以藐视敌人,但是,战术上必须重视敌人。

  王腾离开坚城要塞已经是在冒险了,一旦他犯了错误,代价可能是手中的两千人马!

  王腾不能犯错,广灵军承受不起犯错的代价。

  就在王腾琢磨着如何提醒王朴的时候,夜不收头领张彪回来了。

  一队游骑十二人个个带伤,不过,他们的马匹上多了一个人,却是灵丘派来的信使。

  信使身上多处受创,张彪发现他的时候,他正与建奴厮杀,不过,兴许是伤势太重,见了张彪之后他便昏迷了,即便是颠簸的马背也没能让他清醒过来。

  说来也怪,就在王腾准备召唤医官的时候,信使醒了,他认出了明盔亮甲的王腾,急声道:“王守备,建奴狡猾,他们没攻县城,反而去打庄院了,求您救救灵丘百姓吧,建奴势大,再耽搁下去,只怕所有的庄院都完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大唐绿帽王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洪荒之冥河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