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战利品(上)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手下都控制了这艘商船后,施琅才带着护卫登上船。

  “阿德里安松”号上的船长和水手都被海盗赶在一角看管起来。

  哈格雷夫斯看到看似海盗头子的施琅上船了,他忙开口说道:“先生,我们认输。希望你们能善待我们,我们愿意为此支付赎金!”

  施琅听到问道:“你们去哪里找赎金,不会是遥远的欧大陆吧?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

  哈格雷夫斯说道:“先生,我在马尼拉还有家人,他们会想办法凑钱赎我们的。”

  施琅盯着哈格雷夫斯说,“你们愿意出多少钱?”

  哈格雷夫斯哀求道:“大人,我们只是一些雇佣,我全副身家也就五百两!”

  施琅沉思了一会儿,这些卖去当奴隶,一个只能抵十两,总数也就是一百两不到。

  五百两不算少了,施琅厉声说道:“少给老子打马虎,你一个人就值五百两了,老子也不多要,全部算你两千两。别******给老子讨价还价,少一个子就嘣了你们!”

  哈格雷夫斯听到立马说道:“好的,我愿意支付两千两,但希望你们能信守承诺!”

  施琅看到他答应的这么快,心里一突。

  ******,老子要价要低了!

  施琅有心反悔,又怕丢脸,只能狠狠地说道:“你放心,老子说话算数!钱到了,立马放人!”

  哈格雷夫斯说:“嗯,能麻烦你们放我一个手下去通知家人缴纳赎金吗?”

  施琅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少给老子弄花样,不然老子一定弄死你。”

  “不会,先生,请相信我。我的性命还在你手里,怎么敢耍花样!我只是想要保住我的性命。”

  “好,那你选派一个人吧,老子会派人送他到马尼拉。”

  “嗯!”哈格雷夫斯转身对着一个青年人喊道:“罗尼,现在我们的性命就在你身上了。你带上我的一封信去马尼拉,找我的妻子。她会想办法凑过两千两来赎我们的。记得一定要快!”

  “是,先生。我一定尽快的!”

  那个罗尼的双眼被蒙上,带走了,其他人就被关押进一个船舱关押了起来。

  处理完这些水手,施琅迫不及待地喊道:“严山,船上的搜到了多少金银?”

  严山原本是马尼拉的一个典当行的老侍奉,当年他的家人都给土著人杀害了。

  自从施琅扑抓土著人时,抓到了当年的凶手后,严山就此追随施琅了。

  施琅看他对货物的价值估价十分在行,所以出海当海盗的时候就带着他了。

  严山搜刮了海船“阿德里安松”号所有金银、货物后,满脸通红地说道:“老大,我们发财了!’

  施琅听到顿时两眼发光地喊道:“到底值多少钱?”

  “大人,单单金子就有一千六百两,而且还有白银一万四千两,以及价值三万八千两的丝绸和四万两的瓷器。只是可惜了,这些丝绸和瓷器如果能运到那些番鬼的底盘去,起码也值个三四十万两!”

  施琅听到这次收货那么丰厚,立马哈哈大笑起来,“那些番鬼的底盘那么遥远,老子才没有兴致去。叫小的们,回马尼拉。卖了货物,分了钱,好好乐呵乐呵!”

  听到施琅说要回马尼拉,所有海盗都兴奋的狼叫起来。

  原本是准备回到马尼拉再分钱的,但看到手下都忍不住了。

  施琅就将那些金银先行分账,至于那满船的货物只能回到马尼拉卖了再分钱。

  这次战斗,死了五个,伤残七个,轻伤十四个。

  按照事先约定的,伤残的七个再加上死亡的五个全多给三百两,回到马尼拉后,这些伤残人不能继续当海盗了,至于是呆在马尼拉分田地当地主,还是回华夏,就看他们自己的意愿了。

  轻伤的也是多给了十两,算做医疗费。

  在严山的计算下,很快就将金银划分好。每个人都拿到了自己该的那一份。

  抱着金钱财宝,回程的路上,三艘闸船上再也不是死气沉沉了。

  所有海盗都充满了喜庆,欢歌吟唱着不着调的歌曲。

  这个年代,除了少数几个白痴,很多海盗其实都跟官方有勾结的。

  施琅是郑成功放出来,专门对付那些番鬼,尤其是打击荷兰海上势力的。

  虽然马尼拉的很多人认识施琅,但明面上到底还是做一些修饰的。

  快到马尼拉了,施琅让人将骷髅头旗帜降下来,驱使俘虏将“阿德里安松”号上的货物都转移到闸船上,然后派一百多个海盗驾驶着“阿德里安松”号以及船上的水手到马尼拉附近的一座荒岛看管起来。

  施琅自己确实带着将近三百个海盗光明正大地驶进马尼拉港口。

  一进港口,除了少数几十个倒霉的海盗抽中“大奖”留下来看管船舰后,其他人都立马冲进城内,喝酒的喝酒,赌钱的赌钱,找女人的找女人。

  一时间,马尼拉在这帮海盗大撒金钱下,掀起了一阵闹热。

  施琅这个时候没有去管自己的手下,他也需要这样手下好好去宣扬,显富一下,好吸引一些人投靠做海盗。

  而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除了金银这些现成的财物外,那满船的货物也需要有人来接手。

  这些有些扎手的货物,除了有郑成功照看的四海商行,还有哪个人敢接手。

  马尼拉总督府,一听到施琅拜访了,郑泰立马叫人将他请进来。

  看到施琅乌黑的皮肤,郑泰笑道:“尊候,到是晒黑了些!”

  施琅露出一口白牙说道:“海上的太阳毒辣,想白都不可能!”

  郑泰说道:“看尊候的样子,看来这一回是满载而归啊!”

  施琅也笑着说:“还得仰仗公业的帮忙才行!”

  “哪里的话,大家相互帮忙才是真的。”

  ……

  在施琅和郑泰相互交谈的时候,四海商行的伙计已经跟随严山去港口点算那些货物了。

  经过一番口枪舌战,严山气愤地跟着四海商行的伙计回到总督府,向施琅禀告了。

  听到严山禀告的货物价格,施琅顿时脸色一冷说道:“公业,这个价格也太低了吧,还不到货物原本的两成!”

  郑泰苦着脸说道:“尊候,这些货物,你我都知道是怎么来的。现在我们收购了,还要顿一段时间,然后漂白才能卖出去。说不定还得卖个两三年。这两三年自个进货卖都赚个翻倍啊!”

  施琅板着脸说道:“四成,就算卖我一个面子,四成!”

  郑泰叹了一声说道:“哎!既然尊候都发话了,怎么也得给个面子。四成就四成,王师爷,去库房给尊候点账去!”

  施琅拱手说道:“谢了!’

  郑泰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尊侯,今天晚上大富贵酒楼,我做东,一定要赏脸!”

  施琅点了点头说道:“公业做东,怎么也得去!”(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大唐绿帽王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洪荒之冥河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