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蒋如锦之前不理解为什么香掌柜会跟她作对,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香掌柜是因为嫉妒,是因为生气。

  她从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香榧阁的地方,纵然已经离开了香榧阁,但她也从未想过要怎样。

  她尽力的在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却从未想过香掌柜心中会怨恨她。

  也是,现在香榧阁都没有了,香掌柜那样好强的人怎么可能甘心?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把之前努力了那么久的事业放弃。

  而且离开了香榧阁只怕是没有多少人愿意聘请她吧,这才是事情最关键的一点,所以她心中嫉妒难受并且想要埋怨她。

  不过她无所谓,不管香掌柜现在怎么想,以前的一切过去了就过去了,过去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正是因为这样现在的她才会这样坦诚。

  齐公子有些不悦,虽然对于之前的事情他早就不想去计较,但是现在香掌柜这样平白无故的来找茬也有些厌烦。

  更何况他也明白为什么香掌柜会这样生气。

  他看到香掌柜那怒气冲冲的脸低声道:“你若是真的对我们有意见可以直接说出来,不用这样找茬的。”

  他这样坦诚的话倒是让香掌柜的脸红了起来,她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终归她还是不适合做坏人。

  她有点难受的看了两人一眼低声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这一次香掌柜的语气中多了一点祈求的味道,这才是蒋如锦认识的香掌柜,她微微一笑示意香掌柜到一旁坐下。

  这边自然有供客人休息的地方,蒋如锦三人找了一个稍微僻静一点的位置坐下,香掌柜坐下就让身边的丫鬟离开,而剩下他们三人有什么话也好说出口。

  香掌柜苦笑一声有点自嘲:“我一直都觉得香榧阁倒闭是因为你们的原因,所以一直把所有的仇恨都寄托在你们的身上,因为至从香榧阁没了我也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现在嫁人了却有些心不甘,最终我还是走上了这条路,本以为自己可以凭借自己的本事摆脱所有的一切,但最终我还是没摆脱掉,依旧要靠着男人生活一辈子。”

  离开了香榧阁别的地方不需要女掌柜,所以她再也找不到自己施展本事的地方,正是因为这样心中才会对蒋如锦她们越来越仇恨。

  现在把所有的怨恨都洒在蒋如锦和齐公子的身上也是不对的。

  蒋如锦叹息了一声无奈的看着香掌柜:“其实香榧阁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香老板是自己一步一步让他自己陷入了绝境,所有的一切不过是香老板自己作孽罢了。”

  若是香老板不那么宠着香小姐,至少在这件事情上面不由着香小姐胡来,那么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问题,下面的那些人也才不会心寒,很多事情有始有终,正是因为香老板自己的决定最终才导致最后所有一切的发生,一切都是香小姐和香老板自己的错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她觉得香掌柜并非是那种不明白是非的人,所以才会跟香掌柜说这么多。

  这些事情香掌柜自己又怎么不明白,正是因为明白现在才这样内疚。

  她低着头无奈的笑笑道:“是啊,以前我一直都觉得是你们的错,其实仔细想想这事情跟香小姐还有香老板有直接的关系,香小姐的脾气太嚣张跋扈,所以最终得罪了那么多的香师,最终弄得香榧阁变成了那样。”

  她也是看见香榧阁一步一步怎么走向灭亡的,所以所有的事情都怨不得别人,唯一能埋怨的也不过是她们自己罢了,所以现在的她也算是坦然了。

  蒋如锦最终伸出手怕了拍香掌柜的肩膀道:“我知道你做事情的本事,所以要是你不嫌弃等到我跟齐公子成亲之后,你可以在我们的香料铺子来,我们还缺一个掌柜。”

  刚才还情绪低落的香掌柜听到这话抬起了头,诧异的看着蒋如锦和齐公子,有些没想到蒋如锦居然会邀请她。

  “你说什么?”她不相信的问道。

  蒋如锦笑道:“我说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到我们的店铺来,地址就在香榧阁以前的位置,香老板的店铺我们买下来了,打算在原地开一家香料铺子,要是你愿意的话可以过来。”

  之前本来说给陈氏的,结果陈氏根本就不想做生意,所以店铺他们一商量最终还是决定开香料铺子。

  齐公子在一旁附和道:“我知道你做事情的能力,只是不知道你现在成亲了还能不能出来。”

  香掌柜几乎不用考虑赶紧点头道:“我愿意,我真的愿意,我就是害怕我做不好到时候给你们增添麻烦。”

  她自己肯定能出来,当初成亲的时候唯一的条件就是这个,所以要是有机会她还是会出来做事情的,相夫教子她觉得自己还是差了很多。

  蒋如锦的话如同甘霖,她并没有觉得在蒋如锦身边做事情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只是担心她自己做不好连累蒋如锦。

  蒋如锦心情格外的好,特别是听到香掌柜答应下来心中更是开心,她微微一笑道:“其实你能答应我我真的很开心,这事情就这样决定了,等到我跟齐公子成亲之后第一时间就会弄店铺,到时候我会请人过来请你的,只是希望你能出山帮帮我。”

  这话格外的客气香掌柜怎么不明白蒋如锦是真心想要请她,心中对蒋如锦很是感激。

  同时也为刚才她自己的行为觉得内疚,好像她真的误会蒋如锦很多。

  香掌柜心中内疚所以说话也没有之前那么嚣张,声音柔和了不少,她勉强的一笑尴尬的说道:“刚才我说话是不是……。”

  蒋如锦本来还是很生气的,但是换位思考觉得香掌柜那样生气也是有道理的,换一个人或许也会这样生气,渐渐的也就想通了一切。

  笑看着香掌柜温和的说道:“刚才是有点点生气,但,现在我也不生气了,其实我也能够理解你,在香榧阁关门之前香老板找过我们,我们把香榧阁之前的位置买下来了,现在香榧阁可以说是我们家的,我知道你在哪里有感情所以你要是愿意可以过来帮忙。”

  她还是很欣赏香掌柜做事情风格的,香掌柜这个人虽然有些时候有些被逼,但是这样的卑鄙也只是为了生意能够做好。

  倒是能够理解一个人想要成功那种心情。

  蒋如锦一直都觉得商场上的人一直都是尔虞我诈,所以只要不触及到道德方面的事情,一切都好说。

  香掌柜没想到蒋如锦这样大度,刚刚那一瞬间她本来以为蒋如锦要爆发的,但最终蒋如锦还是没有爆发。

  齐公子在中间缓和气氛,哈哈一笑道:“这件事情大家就不要计较了,其实也没什么,事情解释清楚就好了,一切都会过去的,所以呢,大家不用想太多了。”

  “对的,过去都过去了不用想太多了。”蒋如锦也附和道。

  香掌柜手轻轻抬起拨动了一下额头前面的青丝,有点点犹豫的看着蒋如锦道:“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给你说。”

  蒋如锦不理解,之前跟香掌柜在一起的时候知道香掌柜也是有分寸的。

  她本来不想听到别的事情,但香掌柜这个样子倒是勾起了她心中的好奇,所以好奇的看着香掌柜道:“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香掌柜看了一眼齐公子然后看着蒋如锦,这才道:“何老板之前也找过我,只是我拒绝了何老板,如锦你跟何老板之间有合作,这样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她是担心给蒋如锦带来麻烦。

  毕竟现在何老板在香料界是很有地位的,大家都很敬重何老板,她也担心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蒋如锦难办。

  齐公子犹豫起来:“何老板找你是想要你做掌柜吗?”

  “是的,只是你知道以前香榧阁和存香阁斗了那么多年,我跟存香阁那边的掌柜也有一点矛盾,所以……我没有多少考虑就拒绝了,我是害怕因为我的缘故让你们中间出现什么矛盾,这样我会心中过不去的。”

  蒋如锦微微一笑,还以为香掌柜要说什么事情。

  “这事情你不用担心,我跟何老板之间也只是交易而已,现在我自己单独做了有些东西慢慢的就会改变。”

  她眉头皱了皱,心中却想到了之前答应何老板的事情,或许这一次之后跟何老板之间就会想出另外的共赢模式。

  她自然不相信自己能够垄断这个行业,只是觉得自己能够为自己多争取一点点利益。

  何老板并不透明,至少在她看来何老板有些时候还是有些不厚道。

  之前说好的利益是二八分成,但是现在拿到手中的银子比以前少了很多,这样的情况对于蒋如锦来说是不能容忍的。

  虽然一直没说,但只是因为慢慢的在积压,等到积压到一定的程度就会爆发。

  她并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跟何掌柜怎样,只是想要等到何掌柜到时候自己提出来。

  她相信那一天会到来的。

  但这些事情自然不可能跟香掌柜说,想要用香掌柜是一回事,推心置腹又是一回事,她自己也不会傻乎乎的以为香掌柜是一个值得交心的人。

  总之有些东西还是需要慢慢的磨合的。

  蒋如锦心中的打算正好也是齐公子心中的打算。

  香掌柜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笑道:“这件事情那我没有什么考虑的了。”

  香掌柜是这样洒脱了,但是七公子却担心了,齐公子皱眉道:“这件事情难道你不跟家里人商量商量么?你现在成亲了你家相公会同意你出来做事情吗?”

  毕竟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心胸,反正在齐公子看来大多数男子都容忍不了自己的娘子在外面抛头露面,所以齐公子有些担心。

  香掌柜这个时候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丫鬟,低声的叹息:“这婚事是我爹娘给我安排的,你也知道只是外面看起来风光罢了,压根就不是我看见的这样,等到嫁过去之后我才知道这一家的嘴脸,不过是外强中空实际什么都没有,要是我自己不贴补嫁妆都不知道家里的日子怎么过,大家都这样熟悉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我要是不出来做事情那个家只怕是散架了,所以,不管我做什么事情最终他们都不会说什么。”

  蒋如锦很震惊,没想到香掌柜这样聪明的人居然会栽倒在这上面,简直就是意想不到。

  她皱眉看着香掌柜担心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香掌柜叹息道:“因为我爹娘被骗了啊,他们以为对方真的很好,其实对方根本就不是那么好,不过是在媒婆面前吹嘘罢了,现在知道也有些晚了,不过我无所谓,这辈子我就没有考虑过要依靠男人,左右也都是靠自己罢了。”

  蒋如锦听到这里有点点心酸,有些心疼香掌柜这样的情况。

  香掌柜从蒋如锦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

  她勉强笑笑:“其实你不用这样看着我的,你也知道我的年纪有些大了,想要找到合适的人很难,难得有愿意娶我的所以我该好好珍惜不是么。而且我们本来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他要我撑起脸面,也需要我为他们家出银子,而我要利用这婚事掩护,至少让我爹娘不那么难看,我都想好了,我不生孩子。”

  这个决定别说是蒋如锦觉得惊讶,就连见惯了大世面的齐公子都觉得惊讶无比。

  齐公子诧异的看着香掌柜道:“这样不好吧。”

  他还是觉得一个家要有孩子才幸福,要有孩子才觉得是一个完整的家。

  香掌柜苦笑:“我也知道这样很多人都不能接受,但是,这个决定他们一家都同意的,他们一家不管我在外面做什么,只要我不作出丢脸的事情就好,唯一的条件就是我每个月要给家里拿银子。”

  “你疯了。”蒋如锦很诧异的看着香掌柜,完全不能理解香掌柜为什么要答应这样白痴的条件。(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