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血魄不灭体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我五指一紧,就像把这幅画轴毁去,但是刚才那股熟悉的感觉,却让我生出了几分犹豫,这种感觉就好像……炼制这东西的手法跟无魇命魂图同出一源,却又泾渭分明,各有不同法则一般。

  我正在犹豫,却忽然见到画轴的女子,冲我不断的招手,后来她似乎觉得没有办法跟我沟通,这才从书案上取了一张白纸,匆匆写了一行字,然后冲着我一晃。

  上面写的是:灵王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我还真没办法回答,画轴上的女子似乎也猜出来什么,她惶急在画轴里团团乱转,忽然一咬牙,似乎下定了一个决心,重新又摊开一张白纸,刷刷的书画起来。

  我瞧得有趣,忍不住想道:“这幅画轴也不知道有什么用,难道灵王在玩什么美少女养成的游戏?他不是为了一个女人,弄得身败名裂吗?难道是为了二次元美少女?不是因为真人?这家伙还真有三次元宅男的风范……”

  我正胡乱猜想的时候,画轴上的女子把第二张白纸又举了起来,我知瞧了一眼,就忍不住轰然一震。这个女子书画的是一种魂术,这种魂术开辟的命魂跟无魇命魂图有重合,但有全然不同,虽然只有一阶,但却有九团命魂需要开辟。

  “是……是木魅!是木魅命魂图!”

  大启国的镇国四大鬼王命魂图,赤魃和无魇我手头各有一卷魂印书,木魅和尸魁我根本见也没见过,听也没听过,但我就是能确定,这个女子画出来的命魂图,就是木魅命魂图。

  而且我在一瞬间,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希望我能修炼木魅命魂图,然后跟她沟通,仓促间我当然没有办法开辟出来木魅体系的命魂,但我也不需要开辟木魅体系的命魂,因为我已经知道了跟这个画中美人沟通的办法。

  我切换力量体系,把无魇世界展开,催动了无魇命魂图中的他心和灵犀,果然立刻就听到了这个女子在焦急的问道:“你究竟知道不知道灵王怎么样了?”

  我冷冷说道:“灵王已经被我杀死,不然你如何会落入我的手里。”

  有了他心和灵犀两团命魂图的异能,我跟这幅画轴上的女子沟通再无障碍,她听了我这一句话,登时露出难以置信的震惊神色,然后就化为泫然欲泣,那种楚楚可怜的美态,真是难以描画,非是真人出境,无法形容这个女子的那种柔弱又惹人怜爱的气质。

  纵然我已经明知道,这幅画轴和画轴上的女子,都不过一件宝具,而非是真有其人,也忍不住心生恻然。

  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把所有不必要的情绪和念头生生抹去,然后才冷冷问道:“你如何知道木魅命魂图?”

  画轴中女子,轻轻抽泣,对我的问题并不回答,我顿时有些不耐,立刻说道:“你若是告诉我全套的木魅命魂图,我可以把灵王最后的遗言说给你听。”

  画轴中女子猛然抬头,瞧了我一会儿,这才缓缓垂首,边低声抽泣,边柔柔的说道:“我只是一件玩物,怎么可能知道全套的木魅命魂图!炼制这件画轴的人,也知烙印了三幅木魅命魂图在我的记忆中,你若是想要知道全本,须得去问我本人,而非是这个影子。”

  “原来你的主人,就是迷惑了灵王的罪魁祸首,只是她怎么没有跟灵王一起逃出来?”

  画轴中的女子,并不作答,缓缓抬头,脸上全是泪痕,低声的说道:“你可是答应了我,把他最后的遗言说给我知。”

  我微微一顿,并没有做任何隐瞒,说道:“他最后的遗言是:人算不如天算,我一生雄途伟业,只想成为列祖列宗一样的强者,掌握大庸国祚,开创庸国的未来,但最终我才发现,我其实并不喜欢这些,我更喜欢……”

  画轴中女子焦虑的问道:“然后呢?他还说了什么?”

  我摇了摇头,说道:“然后他就死了!”

  画轴中女子脸色一变,登时放声大哭起来,我也不催促她。

  实际上,在我知道了她只晓得三幅木魅命魂图的时候,我就并不是很在意能否从她嘴里逼问木魅命魂图了,而是急切的想要见一见,那位迷惑了灵王的女子本人。

  “这个女人必然不简单,她能够迷惑灵王,又拥有木魅命魂图的传承,还跟庸国的国师那奴良海不清不楚……”

  我不由得咂了咂嘴,对这个女子的评价,提升到了“枭雄”的级别。

  我看了好一会儿,发现画轴上的女子,似乎还没有停下哭泣的意思,就顺手一收,把画轴重新卷了起来,送入了太岳龙印,在我收起画轴之前,这个女子似乎想要跟我说什么,稍稍抬头,微微张口,但却没耐心跟她穷磨了。

  “三阶的命魂图跟完全没有,也区别不大,我需要的是完整的木魅命魂图,将来好能够跟赤魃命魂图,无魇命魂图合璧到一起,恢复当年大启国镇国命魂图的真面目,不是收集各种杂物的松鼠党。”

  我没有继续逗留,把神武天雷铠送回到大蛇教的血夜叉身上,就化为一道血光,直奔朝歌城。

  晋升五阶虚相,血祭之术就会衍生新的异能“血魄不灭体”,在我催运血祭之术的时候,全身就会变得宛如透明的血晶,坚硬无比,能够抵御绝大多数同阶强者的硬轰。

  血魄不灭体的防御力,虽然不及金光吼命魂图,但却也堪称强悍,硬抗核弹爆炸绝无压力,就算被人生生轰爆,也能重新凝聚,这一点又比金光吼命魂图只是单纯防御,要优胜一筹。

  我一路上,暗暗体验提升的能力,心头不由得微生欢喜,因为我的实力越是提升,就代表我能向复仇的目标更接近一步,只要我能够不断的进步,迟早有一天,我会站在洛基的面前,把这个杀我父母的大仇人的人头摘下来,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

  远远的朝歌城传送门接近,我试着联络了一下,却遗憾的发现,这一处传送门已经关闭了,下一次开启要在一个月后,我不得不试着跟永恒与虚幻之树联络,选择了另外一处,现在可以使用的传送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

流浪的蛤蟆其他小说:一剑飞仙赤城龙神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