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囚奴!(第二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叮铃铛啦……叮当……叮当……”

  “沙沙……沙沙……”

  通往北荒的山谷大道上,上千名衣衫褴褛的古族老幼正被一条拳头粗细的铁链串绑着,他们神色无光,身体瘦弱地不成样子,有气无力地朝前迈步,稍有停下脚步便会被那捆扎着双腕的铁链拖着向前。

  仔细一看便会发现,这些人的双腕早已经被那铁链磨蹭地血肉模糊。在长链的最后面,一些早已经走不动道的老人瘫倒在地,任随那铁链向前拖去,枯瘦的身体在碎石遍布的地面上拉扯出了长长的血迹,一副眼看就不行了的样子。

  没有看错,这是一支捕奴队,而且是满载而归的捕奴队伍!

  队伍的前方,数十头精壮的低阶蛮兽力牛正牵引着十多辆精铁打造的囚车,这些囚车内挤满了青壮年纪的古族人,这些人拉拢着脑袋,脸上尽是绝望之色。沦为了阶下囚奴,等待他们的是最为悲惨的命运!

  上百名骑着烈风战马的捕奴骑士正分散在这支延绵数千米的队伍两侧,这些骑士皆是二星的修为,身上的铠甲沾染着血渍,显然是刚刚经历了捕奴的战斗。

  “走!快给老子走!”

  “磨蹭什么!再慢一点直接拿你们当血食喂了!”

  一名身披血色铠甲的中年男子正威风凛凛地骑在一头三星蛮狮的背上,只见他从队伍的前端巡视到了后方最下贱的铁链囚奴之中,高举着手中长鞭,只要看见一个快不行的囚奴便猛地抽去,打得这些毫无修为的古族老幼皮开肉绽。

  “乌勒队长!前面就是黑土亭的分岔口了,这次是走主商道过,还是抄那条近路小道?”正当这中年男子不停鞭挞着铁链囚奴时,在前方探哨的一名捕奴成员纵马疾驰而来,恭敬地立于其身旁,等待着他的进一步指示。

  “走小道!那里有蛮兽出没。”

  “我这宝贝可是很久没猎到野味了,吃这些****早就厌烦了!”那中年男子收起了长鞭,拍了拍胯下早已经饿得嘴角挂着晶莹口水的三星蛮狮。

  “吼!”

  只见这蛮狮接到了主人的许可,一张口吐出浓郁的兽类腥气,锋利的狮牙将那铁链囚奴里一个脏兮兮的古族少年给活生生地吞入口中!

  “咔嚓咔嚓!”

  只见这蛮狮大口大口地咀嚼着血食,嘴里不时地发出骨头被咬碎的声响,吃到最后还冷不丁地吐出几颗骨渣子,狰狞的狮脸露出一副嫌弃的模样。

  有几名靠近那被吃少年的囚奴,早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只见他们强忍着心中恐惧,神色麻木地朝前一步步走着,生怕引起这头蛮狮的注意。

  这样的一幕不知在这捕奴队伍中发生了多少次,那些被铁链拴着的古族人,大多都在心中默念“别轮到我”之类的祷告话语,只有少部分人抛开了生死,眼神空洞,任随宰割。

  自他们被这捕奴队灭族之人,等待他们的便是蛮古之中最为悲惨的命运。

  见自己的爱宠饱餐了一顿,那名叫做乌勒的队长驱使着胯下蛮狮从队伍后方不紧不慢地巡视到队首,当他掠过那些装满具有修为的青壮年囚车时,面露一丝得色,眼中好似看到了无数古晶币。

  “可惜了,这几个小部落中没有什么值钱的货色,数量上倒是够这一趟跨境捕奴的收获了。”在他眼里,这些囚奴就是他兜里的资本,只要回到魔城顺利出售,他就可以大赚一笔。

  长达千米的队伍驶过了一处土坡隆起的分叉口,这分叉口的正当中一座避雨的小亭上挂着几幅刻有古族文字的石板,这些石板上标注出了一些浅显明了的箭头,为过往的旅人指明了方向。

  “轰隆!”

  等到这支小型捕奴队正要拐入右侧较窄的岔口时,三匹并驾齐驱的驼兽从这雨亭的后方的一处石壁中破土而出,激荡的尘土飞扬扩散,那石壁被这三匹精壮的驼兽给硬生生地撞了开来!

  “咳咳……我说老陈叔,你选的这条捷径真地不是寻常路……”

  等到烟尘散去,一名白发少年和一位皮肤晒得古铜的中年汉子骑着驼兽走了出来,这一长一幼,正是结伴而行的苏穆和拓陈!

  自打那日被精瘦老者借走了孙小圣后,两人便顺着一条罕有人迹的捷径小道前往北荒,只是没想到这小道由于年久失修,连出口处都被人拿巨石给封堵上了,若不是拓陈手中有这条捷径的地图,苏穆还会以为自己这半个月的行程都是白走了!

  由于巨石挡路,加之拓陈坚信出口就在巨石猴,所以才有了刚才这驼兽撞破石壁的场景。

  不过他们这一撞,却是引起了这支恰巧的捕奴小队的注意。

  “什么人!”

  “戒备!”

  那些保驾护航的骑士们被巨响一惊,扭头便朝着那石壁后走出的两人包围了过去,“唰唰”声连连响起,刀剑出鞘握在手中,摆出了一副大敌当前的模样。

  感觉到队伍后方的异动,那位叫做乌勒的捕奴队长从队伍前方纵狮而回,从团团包围的战马之中挤开了一条小路,慢悠悠地探到了两人跟前。

  “南漠的驼兽?”乌勒先是扫了一眼那三匹精壮的驼兽,随后将目光落在了苏穆和拓陈的身上。

  只见这少年满头白发,脸色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在他的眉心处四颗古神星点暗暗闪动。

  “好家伙,这少年才几岁?居然是一名四星修为的高手!”

  乌勒凝了凝神,转眼又落在一旁那位中年汉子的身上,只是这一下,便让他惊得急忙从蛮狮的背上翻了下来,冲着那些拔出兵刃的队伍成员怒吼道:“都给老子收起兵器来!都不长眼吗?”

  那些正在戒备中的骑士们面面相觑,一脸狐疑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位说一不二的队长,随后便将兵刃收回了鞘中。

  “这位前辈,手下们没见过什么世面,还往前辈见谅!”乌勒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毕恭毕敬地走到了拓陈跟前行礼道。

  这位行事残忍的捕奴队队长之所以态度有着如此大转变,是因为刚才他用一门秘术看清了拓陈眉心那六颗隐藏的古神星点。

  “噢?你能看出我的修为?”拓陈略有深意地瞥了一眼这身披血甲的中年男子,语气沉稳地开口发问道。

  “在下修炼了一门……”

  只是,还未等那乌勒张开回答完毕,一旁的苏穆顺着这些骑士的缝隙看清了那些被铁链所捆绑的奴隶,还有那十几辆塞满了人的精铁囚车。

  “你们是捕奴队!”

  苏穆眼中闪过一丝仇恨,冰冷的言语让四周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握着驼兽缰绳的双手用力地捏紧,发出寸寸骨骼的劲响,右眼之中四颗黝黑的古魔星点开始滴溜溜地转动,一条条清晰可见的魔气开始自其体内盘旋而出,吹地他披肩的白发无风自动。

  “这位小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见苏穆一副暴怒的样子,那位乌勒队长略带忐忑地问道,只是回应他的却是一条魔气所化的长刀朝着他当头劈来!

  “轰轰轰!”

  那由苏穆体内魔气所凝化的黑色长刀不由分说地斩了出来,惊爆的刀气直接轰飞了跟前这位五星修为的捕奴队长。

  只见这位名叫乌勒的中年人一头撞踏了身后那片避雨的小亭,那些原本收起兵刃的捕奴骑士们纷纷大惊,第一时间便朝着苏穆发起了功击。

  苏穆眼神冰冷,双眸之中杀意凛然,四颗魔星已经被他催动到了极致,一条条黑色魔气在半空中扭动,随着他手臂一挥,化为万千道细小黑刀朝那些骑士们迸射而去。

  “啊啊!”

  “不好!是四星高手!啊!”

  排头的二十几名骑士在冲锋的半途之中便被那些黑色小刀给连人带马射成了马蜂窝,迸溅的血肉染红了一地,将这不大的分叉路口映染成了地狱般的血腥场景。

  苏穆之所以如此愤怒,全都是因为当初捕奴队覆灭拓氏一族的血海深仇!

  他压抑了实在是太久,太久!

  自拓氏被灭,苏穆趁乱逃离囚车,已经过去三年多的时间!

  这三年里他从一个十三岁的懵懂少年成长成如今这副可以独当一面的模样,这三年里他经历生死磨难,不断在变强!

  只为有朝一日能手刃捕奴队的仇人,替死去的族人报仇!

  而眼前这伙捕奴小队恰巧就被返回北荒的他给撞上了!

  当他看见那些血迹斑斑的囚链和囚车时,苏穆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

  唯有杀光这些捕奴者,才能熄灭他心中的仇恨之火!

  “捕奴队!都该死!”

  ---

  ps:今天有点卡文,更新迟了点。还有看官们可以在评论区多留言吗?最近评论的人少了许多啊!(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