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上传】 652章 再战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xa,华兴大酒店中。一行十二个人正在最顶层小心翼翼的走着。这十二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年轻,面容冷峻,气势沉稳。无论是起步还是落脚,几乎都是同时进行却又没出一点儿声音,显然是训练有素。他们每三个人一组,在走廊中组成了一个可攻可守的战斗阵型。他们的目标就是走廊尽头的那间总统套房,里面住着的是一位阿拉伯人,据说他正在跟死神谈一项极为重要的合作,上头命令他们一定要杀了此人。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年轻人忽然顿住了脚步,他两眼微微一眯,朝左右望了一眼,忽然道:“既然都被你们现了,就别藏着掖着了,出来吧!”

  所有的人脸上顿时显现出一种震惊的神色,他们警惕的望着左右,虽然在领头的那人说过话后还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但是他们却没有一点儿怀疑,因为他们相信自己队长的判断,这种经过了无数次在战场上的生死磨练出来的信任,绝对不会因为此时的安静而又一丝动摇。

  “哼!”一声轻微的冷哼从众人身后传了出来,所有人浑身微微一震,他们快的转过头,只见杨开玉在五六个华兴社的精英簇拥下傲气十足的走了出来。同时,走廊尽头的那间总统套房的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亮子带着十多个执法堂的小弟将他们堵了起来。

  这十二个杀手见了眼下这副局面要是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他们死了也不冤了。领头的那个年轻人微微一笑,轻轻摇着头道:“华兴社不愧是华兴社,我说怎么这么容易就混上来了,原来是你们早就挖好了陷阱!”

  “呵呵,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亮子这几天正在学古文,有了这样的机会怎么能不卖弄一下?他摇头晃脑的道:“各位朋友既然要来我们华兴社做客,我们这些当主人的要是不好好招待一下的话,岂不是显得我们太不懂礼貌了?”

  “要是我了解不错的话,你就是华兴社老大死神面前的红人,亮子吧?这位兄弟呢,有些面生,不知道是……”领头的那个年轻人先是冲亮子轻轻一笑,紧接着转过头来看了杨开玉一眼。

  杨开玉冷冷一哼,似乎是对这个年轻人不认识他这个华兴社的新贵感到不满。亮子两眼微微一眯,跟了唐峰和王胜这么久,又经历过华兴社最近的两次大规模厮杀,比起过去来成熟了许多,如何不明白对方这是在实行离间计?他见杨开玉似乎有些上当,心中一急,忙道:“哥们,来都来了再玩这套就没意思了吧?我是亮子,但不是什么红人,你这套离间计对我们华兴社的人来说,没用!哥们,眼下的局势我想你也清楚了,我劝你还是光棍点,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

  “呵呵,你既然知道我们的来意,再问这个就没意思了吧?”领头的那个年轻人微微一笑,在他左边的脸颊上有一道淡淡的暗红色刀疤,一笑的时候像蜈蚣一样动了两下,显得有些狰狞。他慢慢的从身后抽出一把刀,刀不长,一尺三寸,宽三寸,顶端还带着锋利的寒光,有点像放大版的匕。

  其他的十一个人见状也缓缓的抽出了家伙,动作又慢又稳,可是如果此时你往前去试图偷袭的,等待你的肯定是当头一刀。

  亮子的眼睛眯的越的紧凑了起来,那一条细线几乎看不见了,就像睡着了一样。

  “咱们就不用废话了吧?早就听说华兴社的亮子是新一辈中的用刀第一高手,不知道我今天有没有机会见识一下?”领头的那个刀疤男将刀缓缓的举起,遥遥的指住了亮子。

  “抱歉,你怕是没有机会了!”亮子两眼猛的瞪圆,他探手往腰上一摸,一把沙鹰出现在他手上,像天使一样的银白色枪身,像恶魔一样的黑洞洞的枪口,领头的那个年轻人第一次变了脸色。不是恐惧,不是愤怒,而是无奈。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认栽!唉,可惜啊,道上的兄弟都说华兴社的人是条汉子,现在看来全都是谣传啊!”

  “哼,他一个人代表不了整个华兴社,你要打,我陪你打!”一直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吭声的杨开玉猛的两眼一瞪,手一抬,旁边一个华兴社小弟将一把开山刀递到了他手中。杨开玉一刀在手,霸气十足的哈哈一笑,然后指着领头的那个年轻人道:“怎么样,你敢不敢打?”

  “你?你不是我的对手!”领头的刀疤男轻轻摇了摇头,不屑的撇着嘴道。杨开玉顿时气的鼻子都歪了,从一开始这十二个人中就只有这一个人在说话,其余的十一个人就像是哑巴了似地,然而这唯一说话的家伙一张嘴就是贬低他,这让最近正春风得意的她怎么受得了?

  “放屁!”杨开玉气极而骂,他拿着刀向前一领,猛的一个大步向前,然后一刀力劈华山:“当……”

  靠近杨开玉的那三个人当中的那个举刀一挡,似乎是受不了刀身上传来的大力,他闷哼一声,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杨开玉心中得意,然而还没等他笑出声来,旁边两道寒光便带着呜咽向他的腹部和颈部斩来。而同时刚刚被他逼退的那人凭借着腰部的力量,立即止住了向后退得身形,同时吐气开声,脚下用力,手中刀像匕一样捅向杨开玉的心口窝。

  “杨哥小心……”后面的几个华兴社小弟见到杨开玉有危险,立即惊呼一声,抄着家伙就往上扑!

  “动手!”领头的那个刀疤男爆喝一声,同时身子一矮,脚下用力仿佛炮弹一样,以手中的刀为前锋,带着一声呜咽向亮子握刀的手斩去。亮子冷哼一声,想也不想便一是枪,同时飞身向后退。他身后的华兴社小弟则是怒斥连连,拿着刀赢了上去!

  “啊……”厮杀后第一个受伤的人出现了,他很倒霉的被亮子的枪给打掉了握刀的手,然后一个华兴社的小弟将刀一饮,他又不幸的成了第一个挂掉的人!

  刀光,仿佛雪花一样飞舞起来,只不过它带起的不是拿冰冷的洁白,而是滚烫的鲜血!呵斥,怒骂,惨嚎,此起彼伏,此时亮子早已经将沙漠之鹰丢到一旁,抄起砍刀给那个领头的刀疤男对砍起来!走廊并不宽敞,最多只能容得三个人在前面捉对厮杀,再多的话便有些拥挤,反而不利于躲避!

  所以,他们双方虽然三十多个人,可真正打成团的却只有七八个个人。杨开玉靠着墙壁大口的呼吸着,在他前面正有几个华兴社的小弟在哪儿玩命的顶着对方的进攻,宁死不退!

  “*****!”看着又一个华兴社的小弟被砍了两刀,然后被自己人给扯了出来,杨开玉立即怒骂一声,红着眼又冲了上去。他的身手也就比一般的小弟强点,比起这些经受过一个月特训的精英小弟更是不如,很快,他便受了两处伤,另一个小弟见状急忙把他给扯了过来!

  领头的那个刀疤男身手的确不错,他刀法灵活狠辣,身体更是滑溜的像泥鳅一样。只不过此时的环境对他起了很大的限制作用,而亮子在武器上占据优势,力量又比他大,所以一连三刀,竟然将领头的那个刀疤男震得连退三步,而另一头的华兴社小弟虽然人人带伤,却硬是将他们给堵在了原地。所以,剩下的七八个杀手被压缩到了中间两个门的附近!

  “我再问你们一遍,是谁派你们来的?”亮子举起手中带血的刀,杀气腾腾的问。

  “哼,少废话!”领头的那个刀疤男冷哼一声,厮杀至今,死掉的三个人全都是他们的人,双方已经结下了化不开的死仇,他怎么可能再回答亮子的问题?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亮子狞笑一声,杀气腾腾的爆喝道:“刺!”

  木门仿佛成了豆腐做的似地,上面突然出现了几个滚圆的小洞,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几根乌黑的铁枪从小洞中伸了出来,然后狠狠的戳向刀疤男和他的同伴。

  领头的那个刀疤男面容一紧,心中的危机感前所未有的紧张了起来,他想也不想,挥刀向旁边的门斩去,同时向后飞身急退。然而他忘了,刚刚他才受过伤,同伴将他拉到了后面,也就是说,他现在是和同伴挤在一起,根本就是退无可退!

  “当!”刀疤男手中的刀准确的劈中了一把从门中伸出来的枪,然而他的嘴角却挂着一丝惨笑!他后悔,刚刚他以为还能冲出去,才没有让兄弟们进到这两个房间中固守,没想到却因此而桑了命!

  疼,在时间停顿了两秒后,才开始撕咬着刀疤男的神经,而后另一把长枪再次弹出,刀疤男浑身微微一颤,终于低下了不屈的头颅。是役,华兴社二十六个小弟,十七个带伤,三个重伤,而十二个神秘刺客则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