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上传】 678章 龙困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见到聂流蓝竟然受伤了,而且中的是枪伤,而且以许强的经验来看,这枪伤分明就是刚才没伤到自己的那颗子弹造成的,许强心中不知为什么突兀的一热,此时他只觉得一股不可抑制的热血涌了上来,直直的冲击着他的天灵盖!许强的眼睛开始变的赤红起来,脑海中开始充斥一种名为毁灭的欲望。

  许强对于聂流蓝有着一种愧疚之情,本来一个无辜的女孩,可以安静的享受着属于她的宁静下午,可以喝杯咖啡听听音乐,上网聊天或者出去逛街,总之她的生活应该是充满阳光和色彩的,而此时,却因为自己的出现,将她七彩斑斓的青春带入了灰色的国度。这种愧疚深深的撕咬着许强的心,同时也让他的反击变的更加疯狂!

  聂流蓝无疑是坚强的,中了枪还能咬着牙不吭一声的女孩,绝对是很少见的。至少许强深深的为她的这种坚强所震撼,因为许强知道,她之所以咬紧牙关没有吭声,很大的部分可能是为了自己,为了不让自己分神。

  蹭一下从地下跳了起来,许

  强似乎一个愤怒的武神一样,不停的挥舞着他的武器!枪声,仿佛重锤一样的枪声不停的响起,同时许强嘴里恶狠狠的大骂着:“我??们妈的,你们不是想要老子的命吗?来啊!”

  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一颗子弹,更代表着许强愤怒到极点的心情!门上的洞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许强以最快的度将手里的枪打完,然后狠狠的甩了出去,紧接着他又从腰上拔出最后一把枪,依然是疯子一样的连射,依然是疯子似地怒吼!

  从没有一刻,许强感觉到自己是这么的无力,也从没有一刻,他深深的自责,为什么受伤的那个不是自己?

  子弹毕竟是有限的,像这样的射击自然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砰,许强再一次将手里的枪丢了出去,同时一??坐到了地下,大口大口的喘着唯美的氧气。聂流蓝半靠在墙上,嘴唇是苍白的,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在她的额头出现,然后朝着不同的方向滑落。因为此时她脸上的肌肉正在不停的朝着四面八方做着短距离的快颤抖!而在她捂着小腹的手上,殷红的血水正在不提的向外涌出!

  许强脸上的额头也渗出了晶莹的细密汗珠,不知道是刚才的愤怒累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轻轻的看了聂流蓝几眼,嘴角露出一丝淡然的浅笑,轻声道:“丫头,对不起了,是我连累你了,不过这次你不用劝我了,你受伤全都是因为我,我不可能看着你这样不管的。所以这回我必须要出去了,你放心,只要我出去了,他们是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说完许强就要起身出去,投降,对许强来说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甚至他连想都没想过。作为一名军人,作为一名勇敢的战士,无论是他的骄傲还是自尊,都不允许他有投降的念头。然而,这一次,许强的脑子中不仅有了这样的念头,而且将这个念头化作行动的呐喊已经汇聚成了海啸一样的激流!

  然而许强才刚要动,聂流蓝便挣扎着伸出手拉了他一下,苍白的小脸明明是那么的虚弱和让人心疼,可是她却依然勉强一笑,??的眼睛肿岑满泪水,虚弱的道:“没事的笨蛋,就是稍微有点疼,你千万别出去,不然就死定了!”

  许强静静的看了聂流蓝半晌,直到鼻子酸的眼睛里都模糊一片,这才从一种奇怪的感觉中清醒了过来。他心中再苦笑,聂流蓝或许不清楚,可是他怎么又不知道?这样不计伤亡的营救方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警方已经放弃了人质!也就是说,现在的聂流蓝对他来说已经不再是一个合格的人质了,因为警方已经将她列入了可以杀死的范围。

  或许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可实际上为了自己升官尽职,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甚至有的时候只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荣誉,或者名声,牺牲人质这样的事情是时有生。只不过许强并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落到了自己头上罢了!

  唉,都是我害了你啊!许强嘴角露出一丝决然的苦笑,此刻他忽然在心中产生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感觉到莫名其妙,却又如此引诱着他,如此震撼着他的念头:如果这次自己真的能大难不死,自己一定要照顾她一辈子,决不允许她受一点点委屈,受一点点伤害!

  “砰!”许强抬手轻轻得扶了一下聂流蓝,让她以一个还算舒服的姿势躺

  着。随后反手从门上的洞中将手枪丢了出去。这回是聂流蓝还没来得及阻止他,许强便又手一抬,一松,又落了回来!

  四把手枪,静静的躺在洗漱间门外的客厅中。许强用的武器都是从哪四名特警身上搜捕出来的,现在他将这些武器全都丢了出去,很显然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我投降!

  聂流蓝眼中闪过一抹黯然和担心,只不过没等她说话,洗刷间的门便再一次被推开了。四名全副武装的特警高举着手里的武器,黑洞洞的枪口就像他们锐利的眼神一样,紧紧的盯着许强。许强看了聂流蓝一眼,随即转过头,静静的看着四人,淡淡的道:“能当上特警,说明你们还算是有觉悟的,应当知道这个女孩跟这事儿没关系吧?好了,你们赶紧送人质去医院吧,至于我吗,跟你们走就是!”

  说着,许强缓慢而坚决的举起了手。聂流蓝见状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之色,眼中的晶莹闪烁的更加勤,更加细密了!

  几名特警见许强已经投降,立即朝他逼了过来。许强惨然

  一笑,任由两名特警将他带了出去。剩下的两名特警静静的看着半躺在洗刷间中的聂流蓝,半天没有吭声。

  沉默,使得空气都开始变得沉重,呼吸似乎都要费力许多。大概是感觉这气氛太过压抑了,其中一个特警眉头一皱,轻声道:“咱们现在怎么办?”

  另一个特警想了一下,淡淡的道:“还能怎么办?反正现在疑犯已经被咱们给捉住了,那个命令咱们自然不用执行了,你说呢?”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最开始说话的那名特警勉强笑了一下,点点头,随后两人上前架起聂流蓝,快的离开了这个被瓦斯,和他们同事的鲜血所弥漫过的房间!

  在这几名特警进来之前,魏副局长曾经专门找他们谈过话,魏副局长很是严肃的交代道:“现在这个案子已经引起了上面的高度重视,现在上面已经严令咱们市公安局,必须以最短的时间内破案,哪怕是出现了什么不可控制的意外,也必须要以控制住疑犯为主要任务!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做出一些牺

  牲,听明白了吗?”

  明白,当然明白了,这些特警也都不是傻子,他们不仅知道魏副局长这么说的目的,更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不用顾及人质的生命安全,也要抓住疑犯,这就是魏副局长藏着掖着,像个**一样羞于表达的话中所透漏出来的意思!而这几名特警虽然不是什么高明的嫖客,可这点小事也还是明白的,所以这才有了刚才的火拼。

  当然,魏副局长也知道,能不死人的情况下,还是不要死人的好。所以在聂流蓝甘愿做许强人质的时候,他故意命令特警撤退,而让这几个领了他特殊命令的特警进行突袭。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许强在磨炼出的战斗本能却敏锐的嗅到了危险,及时的反应更是将事态扩大升级!枪战,这要是传到自己对头的耳中,那自己这个前面还带了副字的警察局长的帽子,恐怕就要戴到别人头上了。

  许强是被两个特警给驾出来的,才刚一出来他便被人给塞进了一辆警车,然后两名警察紧紧的伴随在他的左右。许强的目光轻柔的流连在一个被抬出来的担架上面。许强知道,那里躺了一个倔

  强,漂亮,同时又善良的有些糊涂的女孩子!聂流蓝,许强觉得自己好对不起她,将她卷进了这场风波,害的她还差点丧命!

  不过许强也知道,自己这种内疚怕是没有机会弥补了。他根本不能再为聂流蓝做些什么,因为他这次基本上已经没有活路了!

  段一飞紧皱着眉头,可以说从许强刚刚被特警给抓出来的时候,他的眉头就皱成了一团。妈的,刺杀老大的明明是七个人,现在竟然只抓到一个,那剩下的六个呢?

  “堂主,我们中了这小子的调虎离山之计了,他将咱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这儿,分明就是为了让其他人趁机撤退!妈的,咱们的人都从机场,车站撤了回来,现在再派人过去,怕是来不及了!”段一飞旁边的一个小弟皱着眉头轻声道。

  “来不及?妈的,来不及也要让人给我赶过去,不然老大还不剥了老子的皮!”段一飞想也不想便皱着眉头大声道。搞的在不远处观望热闹的学生议论纷纷,不过多是说段一飞霸道,当然,还有什么相貌丑陋之

  类的!

  “堂主,刚刚您才让兄弟们撤,路远堵车的现在没准还没回到驻扎的地点呢,您现在又让他们往回赶,这……”那小弟皱起了眉头,话还没说完,段一飞就爆喝着打断了他的话:“少***废话,如果找不到那几个小子,你们***一个也别想好过。他们有哪个不服的,让他自己过来找老子单挑,妈的,老子会让他心服口服的!”

  那小弟微愣了一下,段一飞眼一瞪,仿佛张飞喝退流水似地大声道:“还***站在这干嘛?还不快滚?”说完,段一飞便不再理那小弟,而是径直朝魏副局长走了过来,他先是看了关押许强的那车一眼,这才看着魏副局长冷声道:“老魏,这个人现在我带走,没什么问题吧?”

  ps:迟到的情人节祝福,额,兄弟们白客气,收下吧~嘻嘻,额,俺们这下雨来,大家那儿都下来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