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上传】 683章 五行之首??黄土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木门的响声引起了许强和小北的注意力,两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只见一个三十岁的中年男人,带着一身书卷气走了过来。“左手哥,里边请!”那中年人冲许强微微一笑,伸手一领,对着许强轻声道。

  “组长!”小北对着那个中年人轻声招呼道。

  “嗯,这次行动很成功,回头为你请功!”中年人冲小北轻轻的点了点头,淡淡的道:“好了,你先去把车处理掉!”

  小北点了点头,然后再对许强微微一点头,随即上车离去!在附近不远处就有一个暗堂开的车行,专门负责为暗堂兄弟的车改头换面,同时也担任着交换情报的任务!

  “左手哥,你请这边!”中年人轻轻的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边眼镜,将左手带进房中之后,立即将他领到了二楼一个靠窗的房间:“左手哥,我是暗堂的黄土,暗堂在sh地区这边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我负责。这是为您准备的一间卧室,旁边有洗澡间,您先休息

  一下!等会会有人给你将晚餐送上来,等到天一黑,我便将您送离sh!”

  “这么快?”许强微一吃惊,没想到暗堂在sh竟然神通广大到了这种地步,对于自己这个洪帮和警方双重追缉的重犯,他竟然说晚上就能把自己送走?想到这儿许强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狐疑!

  看到许强的神情,那个中年人毫不介意的一笑,淡淡的道:“左手哥尽管休息就是,在这里您是绝对安全的,至于怎么送您离开sh,等到了晚上您就知道了!”

  中年人的年纪明明比许强大上许多,可是却一口一个左手哥的叫着,许强脸上也没有一点儿不安的表情。没办法,混江湖的就是这样,在这里只讲究辈分,不讲年龄。左手怎么说也是华兴社的创社元老,论资格整个华兴社中也就只有唐峰,王胜和关智勇三人比的上。

  许强见那中年人不想说,他也不再强求。微微顿了一下,许强道:“黄组长不要见怪,我刚才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离开sh,要知道就在前不久,我还在想怎

  么死才能少受点屈辱呢!”许强淡淡的一笑,开了个玩笑道。

  中年人见许强竟然视生死如无物,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钦佩之色,有些感慨的深吸一口气道:“左手哥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单是您这一份对生死的豁达,就足以让在下感到钦佩万分了!”

  许强从见到这中年人的第一眼起,就感觉他不像是混黑道的人物,现在听到他这么一说,这种感觉更强烈了。一时好奇,许强不由得问了一句:“黄组长说笑了,我就是一个粗人,胆子有点肥罢了,那里是什么豁达?倒是黄组长你身上有一种知识分子的气息,看上去不像混这行的人啊!”

  黄组长微微一笑,摇着头没有说话。许强以为是涉及到了对方的隐私,所以倒也没有追问,反倒是歉然一笑,轻声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只是一时口快,随便问问。”微微顿了一下,许强有些为难的抬起头,看着中年人道:“嗯,黄组长,我有个事情想要请你帮忙,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黄组长轻笑道:“

  左手哥您太客气了,堂主吩咐过,只要您还在sh,那您的命令就是他的命令,所以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没什么不方便的!”

  许强抓了抓头,有些尴尬的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有一个叫聂流蓝的女孩受了枪伤,结果被送进了医院,我就是想请你帮我查一下,她现在在哪家医院,伤势怎么样了,是不是有生命危险?”

  “哦!”中年人意味深长的轻笑了一下,眼角微微一眯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许强道:“左手哥问的是在交大的校园中,被您当做了人质的那个女孩吧?”

  许强微微愣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哦,呵呵,其实您在交大的校园中一露面,我们的人就知道了。我还知道您曾经出手把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棒子给教训了一下,呵呵,痛快啊!”中年人似乎不仅是个知识分子,身上还有着知识分子的通病,对于外国人的自大,那是极为让他们反感的:“可惜当时我们的人才刚要试着跟您接触一下

  ,结果一直没有追上您!”

  许强不由得再次一愣,他的脑海中顿时冒出了那个猥琐眼镜男的身影,心说你所说的你们的人,不会是他吧?许强当然不会承认他是被吓跑的,微微一笑,许强淡淡的道:“哦,当时我现了洪帮的人,所以不得不先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中年人轻轻的点了点头,继续道:“堂主给我们下的死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您给救出来。但是我又实在不忍心让暗堂好不容易在sh建立的势被人连根拔起,所以我就做了两手准备,如果小北不不能顺利将您救出来的话,那我们就只有动手硬抢了。因此当我们知道您就在交大校园中的时候,立即朝那里派了许多人。只不过当时洪帮和警方的人都在,我们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当时那里的情况,我派去的人已经向我汇报过了。”

  许强听到这儿不由得两眼微微一眯,静静的看了中年人半晌。就像王胜跟唐峰学的弹烟的习惯一样,许强的这个动作也是跟唐峰学来的。用唐峰的原话说就是,你这样看一个人的时候,会将他看的比较透彻,比较准。果然,

  许强看了一会儿便得出一个结论,这个黄土绝对不是什么简单角色,也难怪暗狼竟然会派他到sh这么重要的地方来主持工作!

  中年人感受到许强目光中的压力,心里颇为感慨,心说草莽中也出英雄啊,这个许强能够做到华兴社将堂的第一任堂主,果然不是一个简单角色。心里虽然这么想,不过中年人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一丝紧张,依然一脸平静的继续淡然道:“如果左手哥您要找的就是那个女孩的话,那我现在就可以讲她所在的医院告诉您。不过因为她现在属于重要的证人和被解救的人质,她所住院的地方都有警察在守着,所以她的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不过如果您想要知道的话,我可以让人帮您问一下医生,只是我担心这要是被警察知道了的话,恐怕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许强当然知道他口中所说的误会指的是什么,他的最终逃脱,终究是要有人来背黑锅的。如果这时候自己对聂流蓝表现的太过关心,而引起了警方注意的话,难保这些黑心的警察会不会将她说成是自己的帮凶,甚至是幕后主使,最终将一切都推到她身上。

  站在太阳上顺着阳光的方向向下看,当然看不到阴暗,只有躲藏在更阴暗的地方,才能看得见阳光下所潜藏的黑色罪恶。这两年许强由当初一名合格的特种军人,突然变身成为黑道的一方大佬,由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信念变成了为利益而战的死神雇佣军教官,许强在这黑色的国度中看到了许多以前他连想象都想象不到的黑暗。

  而这近乎没有边际的黑暗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由执法人员组成的,比如警察,比如城管,比如那些一个个红光满面,挺着腐败的肚子,嘴里却喊着要为国为民的人民公仆们!他们利用自身的职权几乎疯狂的为自己攫取着利益,更有甚者甚至做出了一些丧心病狂的事情!如果将责任推到一个无辜的小女孩身上,而让自己则逃过这一难的话,许强相信,那个可以跟洪帮合作的警方头目,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那还是算了,你只要让人帮我看着她点就行了,如果她有什么麻烦的话,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如果她安然无恙的话,就,就算了吧。”许强皱着眉头吐了口气,淡淡的道。现在他只希望这丫头不会在言谈举止中被警方看出破绽

  ,不然,她恐怕就要被自己连累惨了!

  中年人一推鼻梁上的眼镜,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猛的抬起头看着许强认真的道:“左手哥,您还是给死神老大打个电话吧,现在他一定很担心您!他曾给我们下令,一旦救了您,就要在第一时间通知他的!”

  许强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才苦笑一声,轻轻的摇着头道:“还是算了吧!我现在这副样子怎么见他?以后有机会我再当面向他请罪吧!”

  许强当然知道唐峰很担心自己,可是他现在这副样子,实在不知道怎么去见唐峰。就因为自己的擅作主张,差点连累的暗堂在sh的势力土崩瓦解。作为曾经的将堂堂主,许强当然清楚暗堂在华兴社与洪帮的对抗中所起到的无法替代的作用!如果没有了暗堂在情报和其他方面的支持,原本就比洪帮势弱的华兴社将变成瞎子,面对洪帮将更加无法招架!

  更何况现在许强更担心,洪帮的田雄会因为自己的刺杀,而将怒火倾泻到华兴社的身上。这将

  给一心休养生息趁机展的华兴社带来一场飞来横祸!如果自己将田雄杀了,这种局面自然不会出现,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那么好的机会下,他竟然也会失手!

  “呵呵,左手哥多心了,老大不会介意的!”中年人似乎知道许强在想什么,微微一笑轻声劝解道。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