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89章 田雄的过去 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清静的小院,细密的碎雨,落到窗户上只是模糊了视线,自己却摔了个粉身碎骨!然而,在那种自然规律的极致力量之下,越来越多的雨丝毫不畏惧的在空中随风而舞,轻摇而落!落入土中,落入花里!甚至还落入了历史的洪流中,这夜,这风,这雨,就那么飘飘渺渺的带上了那种岁月所独有的厚重!

  洪帮的秘密住所中,灯光从窗户中倾泻出来,斑驳的人影就像是脱节的皮影戏,在夜风中上演着一幕幕的欢乐悲喜!田雄坐在靠窗的桌前,桌面上摆着四个精致的小菜,一壶老酒,就着昏黄而摇曳的灯光,一切就像是时光倒流了数百上千载!

  堂堂的洪帮老大,什么时候住过这么简陋的房子,吃过这么粗糙的酒菜?没有察觉田雄的怡然自得,段一飞眉头轻轻一皱,轻声道:“老大,我再让他们多炒几个菜吧?”

  “不用!”田雄忙伸手制止,然后拿着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的道:“这样就好,很好!”

  “可是,老大,这菜也太简陋了,您怎么……”段一飞轻轻的吐了口气,不解的看了桌子上的小炒一眼。

  “你不懂!”田雄抬起头,轻轻扫了段一飞一眼,这才轻声道:“这四个菜是我特意点的,他们对于我来说都有着无法取代的意义。这道醋溜土豆丝,那是我小时候我母亲经常给我做的,每一次吃到它,我都会想起我的母亲,和那段美好的童年。所以这道菜对于我来说是一段难以舍弃的回忆,在这样的情景中自然是非吃不可!”

  “再说这个西红柿炒鸡蛋,呵呵,西红柿,好东西啊,助消化,抗疲劳,防过敏,男人都要多吃点!我小的时候我父亲就特爱吃这个!吃这道菜对我来说主要吃的就是吃一种亲情。”田雄似乎兴致很好,筷子在餐桌上指指点点,竟然给段一飞讲解起这几道菜对他的意义来!

  “可是老大,这怎么也得有点荤吧?您这喝酒,没点荤腥对身体不好!”段一飞有些苦笑着轻声道,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老大这副样子。

  “有荤啊,

  白菜炖豆腐虽然是,可这儿还有一盘溜肥肠呢?”田雄轻轻的扫了他一眼,似乎是对他的眼光表示不满:“这两道菜是我小时候爷爷????最爱吃的,经常给我做。就算不吃,只要我看到它们,都会想起我的爷爷和????。所以吃这两道菜主要是吃历史!”

  回忆,历史,亲情?您这是吃菜吗?幸亏您没提酒!段一飞晕头了,心中轻轻的吐了口气,心说得,看来老大是掉在自己小时候的岁月里。不过段一飞别说笑了,就是打扰田雄回忆的雅兴他也不敢啊!田雄的喜怒无常在洪帮中那可是出了名的,就算是段一飞身为他的亲信大将,也没有这个勇气敢以身试验,除非他想死了!

  “老大,那,要不咱再弄个汤吧,天有点冷,喝点暖暖身子!”老大说话自己不能傻站着不接啊,段一飞想了一下才轻声道。

  “嗯,那好,就让他们上个榨菜肉丝汤吧!”田雄想了一下,这才轻轻的道。

  得,老大今天是跟省吃俭用干上了!段一飞微微愣了一下,还是急

  忙点了点头。门口就有洪帮的小弟在守着,段一飞下命令倒也方便,只要走两步转一下头就可以了!吩咐完了,段一飞转过身来便要向田雄告别,这时候夜色已经深了,对于田雄的安全他可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老大,我……”段一飞刚一张口,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意图呢,田雄便突然一指他对面,轻声道:“来,坐下,陪我喝两杯!”

  “老大,这不合适,我还要守夜,您……”段一飞见状急忙摆了摆手表示拒绝,他作为贴身保护田雄的护卫,这个时候怎么敢喝酒?保护好了田雄当然是大功一件,可是如果田雄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那不管洪帮怎么闹腾,也不管洪帮是分裂还是重新竞选帮主,先要倒霉的便是他段一飞!

  人家谁当老大不得给自己打名声啊,做什么最能拉拢人心?废话,还有跟替帮主报仇更简单的嘛?当然,至于是不是真的报仇,能不能报仇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有这么一个姿态!而他段一飞,当时候便是这个姿态最有利的一个诠释!所以说如果田雄真的出了什么事儿的话,那他段一飞绝对

  是死的最快的!

  段一飞虽然看上去粗犷没有什么心眼,可是在道上混了这么久,这点问题他怎么会看不清楚?事关自己的生死大事儿,他当然不敢有丝毫大意!

  然而田雄却显得兴趣昂让,轻笑一声,淡淡的道:“放心吧,耽误不了你的正事儿,我知道你的酒量,三两杯酒又岂能放倒我洪帮的堂堂虎将?”田雄轻轻一笑,淡淡的道:“坐!”

  段一飞闻言不由得心中一乐,急忙笑呵呵的答应一声,坐了下来!虎将,刚刚老大亲口称他为洪帮的虎将?这比让他喝十杯酒,斩杀了十名华兴社的小弟都来的高兴,来的爽快!

  “唉,老大,我自己来,我自己来!”段一飞才刚坐下,忽然看见田雄拿起酒壶要亲自给他斟酒,吓的急忙站了起来。

  然而田雄却没有理他,轻声道:“你坐!”段一飞不敢。

  “坐!”田雄两眼一

  竖,用上了命令的语气。见田雄似乎有些怒,段一飞哪里还敢谦虚?急忙慢慢的坐了下来。连捂着杯子的手也急忙松开。

  田雄这才轻笑道:“唉,这就对了,现在咱们是私下里喝酒,是兄弟,是朋友,扯不上社团中的身份,你不用这么拘束!来,我给你满上,咱们喝一杯,这么多年你为社团做了不少事情,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呢,你放心,社团和我绝对亏待不了你!现在,我就代表社团,代表我自己,敬你一杯!”

  “老大,您言重了,能够在您手底下做事,能够为社团效劳,那是我段一飞三生有幸!来,老大,我敬您一杯!祝您身体健康,龙马精神,祝嫂子永远年轻,小公子前途似锦!”段一飞两手捧着酒杯,跟田雄轻轻碰了一下,这才一饮而尽:“我先干为敬,老大您自便!”

  “呵呵,你小子都快成马屁精了,不过你这心意我收下了,好,好!”田雄被段一飞这一大通话给逗乐了,他笑呵呵的举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两口这才放了下来!

  段一飞

  有些尴尬的嘿嘿一笑,老实说拍马屁并非他之所长,不过刚才田雄都先话了,他这个做小弟的如果不说两句,显得有些冷场。所以这才硬着头皮说了几句,等到话一出口段一飞才忽然现,原来怕马屁并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关键是你要勇敢的迈出去第一步,厚着脸皮!等到你什么时候练成不要脸,坦然自若了,也就达到了拍马屁的最高境界,成为口中不拍,心中不拍,无拍胜有拍的马屁精!

  段一飞见田雄放下酒杯,急忙拿起酒壶给田雄倒满,然后这才给自己倒上,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等田雄训示!

  “你也吃啊,别光干坐着了!”田雄扬了扬筷子,轻声道:“这厨子是从咱们那儿调过来的,手艺一绝,来,你也尝尝!”说着田雄还挑起一片肥肠丝示意了一下。

  “谢谢老大!”段一飞有些受宠若惊的拿起筷子,轻轻的挑了几根土豆丝慢慢的嚼了起来。田雄知道他一时半会也放不开,倒也没有再让,而是一个人默默的吃了起来!

  喝一口酒,吃

  一口菜,点上一根烟,田雄轻轻的吸了一口,这才道:“以前啊我就住这样的房子,噢不,比现在的还要破一些,只不过那时候我家里双亲都在,日子倒也过的无忧无虑!那时候我的爷爷和我的父亲就喜欢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夜色里,让我母亲炒上几个菜,然后坐在窗前喝酒,聊天!他们说的什么那时候我也听不懂,只不过我父亲每一次出去回来的时候身上总是带着伤!”

  “一直等到后来我慢慢的长大了,才知道我父亲竟然是混黑社会的!青帮,也就是当时洪帮在sh最大的对手,你知道吗?”田雄忽然抬起头来看了段一飞一眼。吓的段一飞急忙点头。

  这一段洪帮的光辉历史,段一飞作为洪帮的堂主,怎么会不知道呢?只不过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田雄的父亲竟然会是青帮中的人物,难怪那时候便能吃的上溜肥肠!

  “呵呵,当时的父亲坚决的不让我混黑社会,他想我能像普通人那样过一辈子,不过他只怕不知道,我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条路,而且为了怕他知道,我还入了洪帮,直到青帮被灭的时候我父亲才知道,

  我在洪帮已经成了地位不在他之下的带头大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