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90章 田雄的过去 二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田雄轻轻的吐了口气,微微眯着的双眼中流露出一丝缅怀之色。其实田雄还有句话没说,当时他之所以混黑道,加入洪帮完全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在田雄年轻的时候撩拨了他青春躁动之心的女人!

  爱情的确是世间非常有魔力的一种情感,当人们身处其中的时候,会觉得对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甚至是一个回眸,一个眼神都是自己的全世界。想想那时候摸了一下对方的手,自己便感觉手心热了一天的特有的少男情怀,田雄这个黑道上大名鼎鼎的杀神,嘴角竟然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温柔的微笑。

  男女间第一次的情感啊,大抵都是如此美妙吗?现在的田雄虽然拥有无边的权势,拥有数不清的金钱,他可以每夜都换一个女人,甚至没晚都睡一个??,让自己夜夜新郎,可是曾经那份让他心慌,让他心颤,让他七上八下的美妙情感却再也不会有了!即便是那个女人重新出现在他面前,也不会再让他的心像曾经那样涌起波澜!

  人总是在不断成长,不断成熟

  的,可是在这个过程中,人们也丢掉了许多曾经属于自己的美好!

  那是一份独属于那个时代,那个岁月的田雄,独属于那份已经不能倒回的记忆里的爱情!它之所以如此美妙,如此刻骨铭心,是因为它只会在那个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对着特殊的人出现一次而已!一次,日后无论是床上??疯狂的??,还是月光下携手而行的浪漫,都不会再有那一秒连灵魂都要散去的感觉。

  爱情这东西是甜蜜的,可以将钢铁都化成绕指柔!它是坚固的,几乎没有能将它摧毁的东西。可它脆弱的时候,却经不起一句话,一滴眼泪,甚至是一张支票的冲击!这个时候的爱情是残酷的,是痛苦的!

  田雄迄今也忘不了当那个男人当着自己的面,用支票将那个让他心动的女人请上车的时候,他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绝望,一种彻头彻尾的绝望!不过如果当时的他只有这一种反应的话,那如今也不会有洪帮的老大田雄了!

  在短暂的绝望过后,田雄心中涌起的便是无穷的

  斗志,一种掠夺的欲望,一种踩到人的头上,成就巅峰的野心!成功的人跟失败的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失败的人在面对挫折的时候,只会黯然离去。而成功的人却可以鼓起勇气,将挫折狠狠的击成粉末,让挫折成为他的踏脚石,成为他人生中的闪光点!

  爱情可以改变一个人,让一个优秀的人萎靡,堕落,庸俗,直到平凡的能被风一吹就倒!而有的时候他也可以让一个原本平庸的人,努力,拼搏,奋斗,总有一天成就一个伟大的人生!

  田雄算不上伟大,不过直到如今他都可以说是成功的。而当时的洪帮为什么能够战胜青帮?就是因为田雄从他父亲那里套出了不少青帮的情报。

  而且因为他父亲的关系,田雄可以轻松的进出青帮的总部,他曾经凭借这个身份冒险从青帮那里偷盗了三份绝密文件,洪帮就是借着这三份文件,迫使当时的政府逮捕了几乎所有的青帮高层,而田雄也是凭借这三份情报成就了他在洪帮的地位!

  如果不是那个女孩的出现改变了

  田雄的决心,或许他不会加入黑帮,此时的他就可能是一个画家,一个诗人,甚至是一名军官或者街头的流浪者!如果不是他的父亲不允许他加入黑帮,那当时他或许会选择成为一个青帮的马仔,成为一个和他父亲一样的人。

  而那三份绝密文件也就不会出现,或许依然会,不过绝不会成就现在的田雄。所以说有的时候人生的机遇真的很奇怪,谁能想象的到,现在的田雄,现在的洪帮,竟然全都是建立在一个个偶然的基础上的?

  已经生的偶然似乎已经无从改变了,可是即将生的呢?没有人会知道必然的结果会站在哪一边!不过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此时的田雄早就已经对那个改变了他一生的女孩没有一点感觉了。他们之间唯一剩下的东西,便是潜藏在彼此心底的那份记忆!

  “算了,不说这个了!”过了好一会儿,田雄才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摆了摆手,轻笑道。

  一直在旁边听的津津有味,并若有所思的段一飞闻言不由得浑身一震,微微摇了下

  头,这才从田雄的过去中迅的清醒过来。像田雄这样的男人,是很少像刚才那样任由思绪控制自己的言行的,如果不是今天的情景让他感受到了记忆深处的呼唤,只怕他也不会像刚才那样说那么一番话!

  跟一个人拉近关系的最好办法,就是拥有一个共同的秘密。当然,如果这个秘密威胁到了对方的生存的话,那或许这会招来杀身之祸。田雄刚刚所吐露的秘密当然不会给段一飞招来杀身之祸,所以此时的段一飞忽然觉得,自己跟老大田雄之间的关系比刚才亲密了许多。

  看来老大是拿我当自己人的,要不然他不会给我说这些!段一飞心中不无自豪的想。刚刚的那一段经历虽然不长,但对于段一飞来说却是一生都难以摒弃的财富!

  “老大,汤来了,您先尝尝!”刚好这时候厨子将汤送了上来,段一飞急忙接过来,两手放到田雄旁边。

  田雄轻轻的点了点头,给自己盛了两勺,喝了两口这才轻声道:“噢对了,死神那边怎么样了?”

  段一飞急忙站了起来,他知道属于他坐着的那一段时间已经过去了,现在田雄这样问,那就表明他此时的身份是洪帮的老大:“老大,死神今天下午的时候便从警察局里出来了!”

  “噢?出来了?怎么出来的?”田雄稍微有一点意外,不过他知道扳倒死神跟对付唐越和陈浩南不一样,那得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耐心,长远计划,慢慢来!

  “是龙组的组长诸葛云风亲自去警察局将他接出来的,现在那个死神的身上还挂着一个什么对欧洲特别外交大使的名分,结果诸葛云风去用什么特使的名义将他给弄出来了!为此诸葛云风还特地调动了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到的警局,老大,这个诸葛云风跟死神到底什么关系,死神又是什么来头?他在xa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上面竟然不但没办他,还让诸葛云风将他给接了出来,靠,真***让人想不通,这死神这样都不死,真是走狗屎运了!”段一飞撇了撇嘴,有些不爽的低声骂了一句。

  田雄两眼轻轻一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轻声道:“

  该你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可不该你知道的,千万别瞎打听,明白吗?”

  段一飞浑身一颤,这才想起自己刚才一时兴起,似乎问了两个不该问的问题。他脸色微微一白,忙低头道:“对不起,老大,我……”

  “你不用道歉,阿飞,你要知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有多大的能力要担负多大的责任,同时,知道的越多,付出的代价也越大!你是我洪帮的主力战将,我不希望你有事儿,你明白吗?”田雄也知道对手下大将要多多拉拢,恩威并施。刚刚跟段一飞谈心喝酒是他在施恩,而现在则是在用威!

  段一飞急忙点了点头,轻声道:“我明白了,老大!”

  田雄这才点了点头,喃喃的道:“诸葛云风?哼!”田雄的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诸葛云风的警告,上百名洪帮精锐的死亡,这一切的帐都要算到这个死神跟诸葛云风身上。不过眼下,还不是算账的最好时机。

  轻轻的吐了口气,田

  雄眼中的冷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不悲不喜仿佛传说中的佛家禅境似地:“这个死神还真是好手段啊,这么危险的招数都用的出来,看来他是对上面不满了。不过这样最好,驱虎吞狼,何如二虎相争,而我在旁渔利?!死神啊死神,这次你可是要失算了!”

  关在警局里不出来一定是坏事儿吗?被龙组组长用一个加强营给请出来就一定是好事儿吗?以田雄的老谋深算,他当然可以想到其中的关键。诸葛云风为什么要带一个营的兵力前去?只要他亮出身份,田雄才不相信公安局中会有哪个家伙吃了熊心豹子胆,会敢阻拦他!再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些人怕是巴不得有人将死神给弄出去吧?

  很显然,这一个加强营的兵力是用来对付死神用的!这表明什么?死神怕是要失宠了!

  “噢对了,老大,今天我们的人在跟踪死神的时候,现他身边除了一些华兴社高层以外,还出现了三个神秘人物!”段一飞忽然想起了什么,忙轻声道。

  p

  :四更,筒子们,不用小狼说什么了吧?鲜花捏,票票捏,美女有没有?掌声,谢谢……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