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一门忠良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275章一m-n忠良

  “我同伴怎么样了?”廖安云咳嗽了一声问道。

  他这一次内伤tǐng重,估计一段儿时间里面是不能够做剧烈运动了。

  “还好。就是大tuǐ骨头有点儿错位,动弹不了。需要找专m-n的大夫给看,我开点儿草y-o还行,捏骨不行。”郎中对廖安云说道。

  廖安云又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带我去看看,我会捏骨头。”

  郎中和田net山都有些好奇。没有想到这么年轻的人居然也会正骨?不过他们还是把廖安云给搀扶着带到了房间里面。就看到曾凌霜躺在netg上,动弹不的。一个中年nv子大概是田net山的老婆正在陪着她说话。

  曾凌霜看到了廖安云走着进来了,顿时眼泪就夺眶而出。她在廖安云的全力保护下尚且还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伤势,更不说廖安云护着从那么高的山崖上滚落下来,又在山中漂了不知道多远,这才来到了这个小山村中,不死真是命硬啊

  而且,这么多年的相处,曾凌霜对廖安云早就有了一些异样的感情,只是她一直没正视而也。这次在天灾那无与伦比的威势面前,廖安云对她的呵护,让她真正的看清了自己的内心,爱的种子终于芽了。

  “别哭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不定这也是我时来运转的机会呢。”廖安云笑着安慰曾凌霜道。

  曾凌霜笑了一下,然后就对廖安云说道:“你倒是时来运转了,可我感觉半个身子都动不了啦。是不是高位截瘫了?”

  因为大tuǐ骨错位的缘故,曾凌霜在前一天虽然已经醒了过来。可是却躺在netg上动弹不。而廖安云又不知死活,她的心里面别提有多么着急。既没有办法通知人来营救,又没有办法自行去寻找出路。

  现在看到廖安云走了进来,提了一天多地心总算放下来了。接着就想到了自己的处境,怕是像张海迪一样,后半辈子只能躺在轮椅上面了。

  “骨头错位而已,不是什么大m-o病。我现在就给你治。”廖安云就坐到了netg边儿上,然后伸手mo上了曾凌霜地大tuǐ。

  曾凌霜就觉得廖安云这么做有点儿太过突兀了。虽然她心中对廖安云有了一些异样的感情,可是屋子里面还有三人啊

  不过曾凌霜很快就自己想歪了,廖安云真是给她正骨的。就只那么mo了两把,然后将她的屁股向上一提,然后就是一放。另一只手将曾凌霜的膝盖抬起,小tuǐ弯曲。只听一声脆响,曾凌霜就觉自己的能动了。

  “天啊,你真的会正骨?”曾凌霜瞪大了眼睛向廖安云问道。

  廖安云微微一笑道:“小意思了,这可是我家的祖传手艺。”

  曾凌霜的身体现在确实能动了,只是在netg上躺了几天,此时全身的骨骼都有些僵硬而已。廖安云又给她推了两下,活了活血,曾凌霜就感觉好多了。只是,因为骨头长时间错误,现在还不敢运动而也。

  “小兄弟居然是高手啊”老郎中看了廖安云这么漂亮的正骨手法,不由的赞叹了一声。他可是知道现在会正骨的人可是少多了。

  “什么高手不高手的。还是多亏两位的救命之恩呢。”廖安云非常诚恳地对田net山和老郎中表示了谢意。

  他说的也是实话,如果不是田net山把他救回了村里面,假如不是老郎中的土办法确实有效果,自己被山洪冲到了几十里外,扔在荒山野岭中无人问津,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就算是运气好点儿能够自己醒过来,也需要好几天的。这中间不用说有狼了,随便来只老鼠都能要了自己的命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这两位可都是他真正的救命恩人了。

  不过山里人确实够实在的,老郎中笑着说道:“有什么大不了的,山里面经常遇到危险的。出手帮帮别人,也是在给自己积德。假如他日自己遇到了危险,或者就是别人来救你了。”

  廖安云点了点头,把这话记在了心里面。救命之恩,总是要有所回报,但却不必急于一时了。

  廖安云又问道:“现在去外面的路通了吗?”

  田net山就说道:“我刚刚得到消息,说是今天中午刚刚通了,能够出去了。”

  曾凌霜和廖安云就有些放心了,只要能够和外面联系上,这就好了。于是,廖安云就请村子里面派人出山,去和当地的救灾指挥部联系。

  由于出山的路不好走,宝藏村的人hua了一个下午才走出山,然后又hua了不少时间,才打听到救灾指挥部的位置,这才算是把曾凌霜他们的消息给传出去了。

  一直守在县救灾指挥部的曾凌风自然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曾凌霜和廖安云获救的消息。

  得到消息的曾凌风心总算是落回了肚子里,也开始对之前搜救队没能找到两人表示了了解。原来,两个人的帐篷顺着山沟往外走了十多里的样子,在被堵住的地方,顺着回流入另一条山沟的山洪,又漂了差不多十里的样子。如此一来,距离他们出事的地方,就隔得相当远了。而且,他们得救的那个村子,这一次并没有遭受到地震的破坏,所以搜救队也没有去那里,自然是没能第一时间现他们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两人平安就好。

  曾凌风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督促救援队出,前往那个村子。本来,曾凌风是要亲自带队前往的,不过,留守指挥部的陈飞宇说什么也不肯。这姐姐才脱离危险,要是弟弟再出问题,那就真的麻烦大了。要知道,这地震的余震还在不断的生呢。

  而上次的那次大规模的泥石流之所以能够爆,就是与地震有着直接的关系。十二号爆的地震,将那一带的山体都震松了。而十三号那一天,也就是曾凌霜他们带着救灾物资出的那一天的大雨,则是成为了泥石流爆的直接原因。当然,也有在那时候生的一次余震有关。要是没有那凑巧生的一次余震,那次泥石流的规模不可能那么大,曾凌霜他们也不会遇险失踪。

  在救援队出之后,曾凌风就给自己老爹去了电话,汇报一下消息。曾垂普听到儿子说nv儿得救之后,简直是喜极而泣。这几天他的思想压力是很大的,不但要处理抗震救灾这一大摊子的事儿,nv儿失踪的事情更是时时让他做噩梦。现在得知nv儿得救了,他心中的忧虑自然是减轻了不少。

  松了一口气的不只是曾家父子,在蜀中的所有巨头们以及当地政fǔ的头头脑脑们也是轻松不少。终于不用再担心曾凌风飙了,的确是值得大家欣喜的一件事情。

  因为是进山的路全是山路,再加上前几天的地震以及一次泥石流的原因,非常难以行走。而且曾凌霜和廖安云两个人都是伤号,所以救援队直到第二天下午才算是把曾凌霜和廖安云给救出来了。

  看见躺在担架上面动弹不得的大姐,曾凌风也没有了责怪她的心思。

  而且,敏锐的曾凌风还现,自己大姐和廖安云之间,好像有了某些变化。

  对此,曾凌风并不打算干预。反正前世的时候,廖安云就是自己的大姐夫,今生两人再结良缘,那也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情。而且,这也算是了解了曾凌风的一件心事,自己大姐都三十二岁快满三十三岁了,还没有出嫁,这可不是曾凌风愿意看见的事情。

  只是,曾凌霜和廖安云看向曾凌风的眼神,却是有些躲闪。尤其是曾凌霜,就在她出事的前一天,曾凌风可是严重警告过她,不许她往前行冲。可是自己转身就把曾凌风的警告抛开了,而且还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可是很担心曾凌风找她算账的。虽然曾凌风是她的弟弟,但说真的,曾凌霜还是比较害怕自己这个弟弟的。

  廖安云的心情和曾凌霜差不多,原因也差不多。

  两个人看见曾凌风向他们走来,那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不过,曾凌风只是说了一句“好好养伤。”就没了下文。

  正当曾凌霜心中欢喜的时候,曾凌风才又冒出了一句:“等你们身体养好了,我再和你们算账。”让两个刚刚开始放心的人又惴惴不安起来。

  随即,两人就被送上了救护车,往成都方向而去。

  曾凌风在这边也没什么事,自然也跟着救护车,往成都而去。

  曾凌霜他们才被送到医院,还留在川中的老胡和老温以及徐远山等政治局的巨头们都赶往了寒雨慈善医院。虽然在曾凌霜出事之后,他们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表示了他们的担心。但是现在曾凌霜获救了,他们还是很有必要再次表示慰问的。

  老胡更是握住躺在病netg上的曾凌霜的手,对着站在旁边的曾凌风说道:“你们曾家,真的是一m-n忠良国家有你们,真是国之幸事。”

  曾凌霜和曾凌风连忙说,胡伯伯谬赞了,不敢当。一场寒暄之后,曾凌风才算是送走了几位巨头。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雪恋1988其他小说:仙园农庄灵犀戒召唤之三国霸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