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砸车和打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283章砸车和打人

  吃过饭后,曾凌风和詹紫琳先出了饭店,周培林以及詹建国夫f-则落后一步。

  两个人出了饭店,来到了停车场上,正准备钻进去的时候,就听到那边儿有人在大声喊叫,“就是他们了”

  曾凌风扭头一看,就现刚才在商厦遇到的那个身材彪悍的年轻人,带了十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们冲了过来,手里面都拿着钢管之类的东西,看上去来意不善。

  十几个人,曾凌风是一点儿也不在乎的,不过他倒是担心会伤到詹紫琳,于是便将詹紫琳推进了车里,然后锁好了车m-n,冷眼看着那群人围了上来。

  本来曾凌风觉得,按照江湖规矩,对方这群人上来之后,肯定是那个彪悍年轻人过来跟自己猖狂地理论几句,提出一切非分的要求,然后自己严词拒绝,大家开打的。

  结果这帮家伙居然不按照牌理出牌,一冲过来就为这车子开始猛砸起来,曾凌风不察之下,车子后盖上面就被砸出几个浅坑来

  费睢阳很生气,他长了这么大,还没有像今天吃过亏。只是,当他回去带着人赶回商厦的时候,那个抢了他血燕窝的年青人已经不见了。这更是让费睢阳愤怒,怒火不得泄,自然是愈加愤怒了。

  不过,既然叫了兄弟们出来,虽然没能办事,但是还是得表示一下感谢,请吃一个饭神马的,这是联络感情,方便以后继续有求于人。

  只是,这没得到帮助,却需要付出,让费睢阳又加上了几分怒气。

  俗话说,冤家路窄,俗话又说,有心栽huahua不,无心netbsp;费睢阳在商厦没有找到那个可恶的小子,带着兄弟们来吃饭,却是碰上了。

  就在他们刚吃完饭,准备离开饭店的时候,费睢阳居然看见那一男一nv也从饭店出来。

  这简直让费睢阳喜出望外。

  于是,费睢阳招呼兄弟们一声,立即冲了上来。

  这也就是詹紫琳的这一辆华宇紫龙是按照防弹车的标准来设计的,要是换了日系车,三两下就被拆了

  曾凌风顿时愤怒了,这是他送詹紫琳的第一辆车,这对他和詹紫琳来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可是,现在却是被人家给砸了,曾凌风要是还能保持冷静,那就不是曾凌风了。

  曾凌风就对那彪悍年轻人质问道:“你活得不耐烦了,连我的车也敢砸?”

  “砸的就是你的车居然敢跟爷抢东西,长本事了啊?”年轻人自己也抓了一根钢管,冲着曾凌风砸了过来。

  曾凌风稍微让了一下,那钢管就砸在了玻璃上,出现了一个浅浅的白印子,倒是声音tǐng大的,曾凌风就看到詹紫琳在里面被吓得缩成一团儿。

  他顿时就更怒了好不讲道理的一伙儿家伙

  “jiao出血燕来,今天只砸你的车子”年轻人手持钢管,一脸嚣张地说道。

  “你做梦吧”大声道。

  “给我打”年轻人对跟着他来的那些人说道。

  这时候,周培林就和詹建国夫f-出来了,周培林的警卫员自然是跟在他们后面的。

  看见一大群人围在詹紫琳的车旁,周培林就急了。

  “你们干什么”周培林大喝道。

  “死老头子,你少管闲事,不然连你一起揍。”年轻人不屑的瞥了周培林一眼,狠狠地说道。

  曾凌风就有些傻眼,这位还真厉害啊,居然敢和政治局委员这么说,曾凌风就再也没见过比这位更厉害的人了。

  周培林更是恼火,多少年了,他没有被人呵斥了,今天居然被一个楞头青一般的年轻人这么喝骂,这让周培林顿时火冒三丈。

  “把他们给我抓起来”周培林指着年轻人那一伙人,对身后的两个警卫员说道。

  两个警卫员还没开始行动,曾凌风这边却是先动手了。

  在听了周培林的话之后,只见曾凌风一晃身就来到了年轻人的面前,yīn狠的一计撩yīntuǐ,正中他的要害,顿时那年轻人就chou成了一团儿倒在地上惨嚎起来,别的小伙子们现这边儿出了状况,脸上都是惊s。

  但是曾凌风就下狠手了,他提着那年轻人的钢管,如一阵风般冲进了他们之中,一分钟之内,十几个年轻人都抱着右tuǐ倒在了地上,全部是小tuǐ粉碎x-ng骨折。

  “很久没有打人了,感觉好爽”曾凌风笑着扔下了手中的钢管,钻进了车里面,安抚了一下詹紫琳。

  周培林等人看见曾凌风那凶残的打人动作,就是吓了一跳,这小子,制止的也真彻底,这些人都动弹不得了。

  就连周培林的两个中南海保镖出身的警卫员也是眼角跳了几跳,心脏也是狠狠地急跳了几下。

  一地十几个人躺在那里呻y-n,场面的确有些够震撼。

  那个年轻人这时也有些缓过颊来,恶狠狠的曾凌风和周培林他们说道:“你们狠居然敢打我”

  曾凌风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打的就是你”

  年轻人就大声道:“我爸是城管局费局长,等他来了,我看你们还能这么嚣张”

  曾凌风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这位也真够逗的,居然对着一个政治局委员大声说他爸爸是某某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脑残了。

  不过,由那个年轻人口中说出来的话,曾凌风也算是搞清楚了这些被他揍的人都是什么身份。

  城管——一个极其强悍的队伍

  曾凌风想起了人们对于城管的那些jīng辟之极的定义。

  城管是中国秘密展的,藏兵于民的准军事化组织,他们平时负责管理城市,锻炼游击和巷战战术,战时可以编入正式军。是一支可冲锋,可侦察,可游击,能吃苦,能忍耐,能奋战的国家优秀后备军。

  有网民曾经豪气万丈地道:“借我三千城管,复我浩d-ng华夏剑指天山西、马踏黑海北;贝加尔湖面张弓、库页岛上赏雪;中南半岛访古、东京废墟祭祖。见神杀佛、见佛杀神,拳拳打欧洲诸侯,脚踢北美hua旗。上能**,下能秒坦克,入海灭航母,飞天打卫星。中国城管,所向无敌”

  五角大楼秘密报告称:城管队伍是一支具有强大潜力,能单靠一辆破面包车或者皮卡,就能够全天候作战的可怕准军事组织。对此报告,我国庄严承诺,对外不先使用城管……

  诸如此类的定义还有很多,多得令人笑,也令人感到苦涩。

  从政fǔ的角度来说,城管这个部m-n,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是一个说不清编制,也说不清职权的部m-n,它就好比一个大筐,什么1u-n七八糟的东西都可以往里扔。

  但是对于国民们来说,城管却更像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剑,天知道哪一天,这把剑就会落到你的头上哪怕你不是小商小贩,哪怕你不是卖盗版光盘的,哪怕你并没有触犯半点法律。

  象那个用手机拍下城管执法人员粗暴执法过程的市民,就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们的围观中,被数十名城管人员活活地殴打身亡。

  在网络上,你若是搜索“城管打人”,得到的结果恐怕是数以千万计,虽然说里面很多是重复的新闻,但是哪怕是万中存一,也是一个很可怕的数目。

  “你……你你你这是当众殴打政fǔ执法人员,是要触犯刑法的,要坐牢的。”一个躺在地上的,看上去像是小头目的大个子s-厉内荏地叫道,只是由于中气不足,听着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威势。

  “这么说你当众砸人汽车,就是合法的行为了?你敢在这里大声地说一句吗?这是市里领导们要求的?”曾凌风冷笑道,对于这些城管们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这些行为,自然是看不过眼,而这些人现在更是砸了他送给詹紫琳的车,更是jī怒了他。

  就在这个时候,街道的另一头,传来了阵阵的警笛声,人们纷纷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四辆扯着警笛警灯的警车,正快地向这里驶来。围观的人们立时脸s-为之一变,人群中就有人高叫道:“你们快走,警察来了。”

  那个大个子看到这一幕,立时就是眼前一亮,哈哈大笑道:“你们完了,当众殴打国家执法人员,统统都得去坐牢去。”

  曾凌风撇撇嘴,走过去一脚踹在了大个子的后背上,那大个子立时就趴在了地上,脸和地面来了一次最亲密的接触,擦得脸上的皮肤火辣辣地痛。

  “坐牢去?还不一定是谁呢。”曾凌风冷笑道。以他的身份还有站在一边的周培林的身份,要还是还被抓了,那真的就是翻天了。

  周培林也冷眼看着对面疾驰而来的警车,他倒是要看看,这些警察和这几个城管到底是不是穿一条k-子的狼和狈。

  警车停在了人群外,车m-n拉开,哗啦啦下来了二十几名警察,为的警察是一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雪恋1988其他小说:仙园农庄灵犀戒召唤之三国霸业